[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34



ABO

ooc







叶修缓缓地退出房间。他的手搭在把手上,几乎是以慢镜头的方式在关门——本来只需一瞬间的事,他却偏偏分解成无数个细小零碎的动作,如同破旧的老式放映机,一帧一帧的上映。

说白了,他其实就是渴望黄少天能够醒来,发现他要走了,马上跑过来抓住他的手说你不要走,委屈的也好霸道的也好,叶修只需要一个小小的驱动。

他嘴上说着要放下,也给黄少天留了信说要离开,内心却还是不舍的。他是真的不想和黄少天分开,可现实又逼迫得他只能这样去做。

叶修快被逼疯了,也快被精神的压力累死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轻微的锁舌堵上门锁的声音和叶修心里的那咯噔一声同时响起。他把门关上了,也似乎把他的心脏夹死在了门缝里。

叶修定定地站在门前,耳边传来由远及近的杂乱的脚步声。他的思绪也被着这脚步声打散了,他把手插进口袋,隔着棉衣狠狠地把自己掐了一下——在想什么啊你。

他转身的这功夫,蓝雨的一群人已经到了,三男一女。

那喻文州、郑轩卢瀚文三人他自然熟悉,而那个看起来四十开外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他却是不认得。

和三人打过招呼,他往女人那边多瞟了一眼,发现对方也在看他,以一种哀怨的眼神。叶修心中一惊,这时候喻文州当然不会带外人来看黄少天,而这女人的相貌给叶修一种奇异的熟悉感。他当时就产生一个不太好的想法。

他还没来得及暗中多观察几下,就被侧身上前的郑轩挡住了视野,也切断了那个女人投来的视线。

“叶神,黄少怎么样了?”郑轩提着一大袋药品和一碗外卖粥,喘着粗气问道。

“黄少还好吗!”卢瀚文更急,差点就要直接窜进去看。

提到黄少天,叶修的眼神便暗了暗,哑着嗓子说道:“他累坏了,不过没多大问题,就是要多补补觉。他现在已经睡了,你进去的时候小声点儿。”

“嗯。那叶神你这时候是……”

“我先走了。”

“不吃点东西吗?我们特意买了粥回来。”郑轩提起那装着两碗热腾腾的粥的袋子。

“不了。”叶修顿了顿又说,“你好好照顾他,让他多吃点多睡点,少熬夜。还有,不准他没日没夜地对着电脑,有空就带他出去散散心。”

“哦哦。”郑轩听得有点懵,怎么听都有种交代后事或者是什么自己不在了要托付重要的人的感觉——郑轩压下奇怪的想法,匆匆从袋子里翻出一盒甜饼给叶修,“这个你拿着先垫垫肚子吧。微草的队医说你和黄少都有点低血糖。”

“可以进去了吗?”那个女人问道,很是急切的样子。

叶修侧身让出路,投去疑惑的眼神。

“这位是黄少天的妈妈。”喻文州咳了一声轻轻说道。

叶修先是一怔,然后轻轻地对那个略显憔悴的女人的点点头,说了句阿姨好。

黄少天的妈妈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带着些晦涩不明的情绪,别过头匆匆推门进去了。

喻文州按住叶修的肩膀让他稳下心神,然后对郑轩卢瀚文说:“你们先进去吧,我找叶修有事。”

三人都进去后,喻文州关上房门。现在走廊上只有他们俩,外面的寒风呼呼地刮,一丝丝冷意袭来,让叶修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把脸又往围巾里埋了埋,只露出一双眼睛。

“什么事?”

“我送你回去吗?”喻文州答非所问。

叶修深呼吸几口,咽下哽咽的声音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坐车回去。”

“那我送你到车站吧。好像离这儿有点远的,我陪你。”喻文州说完,很自然地拉起叶修的手。

叶修缩了缩,却被喻文州扣住手腕。

“我失恋了,你就当做陪陪我吧。”喻文州笑了笑,声音里却夹杂着几乎称得上是哀求的语气。他说,“我很难受的,求安慰。”









空中还有雪花飞舞。细细小小的雪片粘在两人的头发上,又有些钻进他们的衣领里化成水珠。

“冷吗?”喻文州问。

“还好。”叶修说。

喻文州握着叶修的手插在自己的大衣口袋里,就像一对普通的小情侣那样的亲密动作——叶修却不太喜欢这份亲密。他想抽回手,可喻文州就那样紧紧地握着,用手指圈住他的手掌 大拇指按在他的手心,既没有摩擦也没有揉捏,仅仅是握住而已。

这样的姿势让他们挨得很近,肩膀都凑在一起。他们的身高相仿,叶修稍稍侧头便能碰到喻文州。

街上的人不多,三三两两的人从他们身边走过,偶尔有些目光投来切在他们脸上。这让叶修感到浑身不自在。喻文州则是若无其事,甚至对那人笑了一下。

“我记得我对你说「跟我走吧」的那天,也是在北京,那天下了第一场雪。”喻文州慢慢说道,“雪下得比今天还大吧,我看到你的肩上都积了些。”

“唔。”

“你现在,还愿意跟我走吗?”喻文州说得又轻又快,几乎要被寒风刮走。

叶修还没来得及说出拒绝的字眼,喻文州便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不会的。我知道的,你对少天的感情。”

叶修的脚步踉跄。

“我只是稍微有点想知道……”喻文州似乎是在措词,他用手挡了一下眼睛,然后说道,“当时在摩天轮上,你是……怎么的心情。在听到我的表白后。”

“有点激动吧。”叶修说,“毕竟我是……曾经暗恋你很久的。”

喻文州的眼底有一闪而过的光芒,然而只是一瞬间的光,很快便消失了,他的眼里还是一片沉郁。喻文州笑得有些疲惫:“猜到了。”

“嗯?”叶修不明白他是以前就猜到还是苏沐橙告诉他了后才明白。

“知道为什么沐橙单单告诉我你是omega吗?”喻文州紧了紧握住叶修的手,“她说她无意中翻出你的一个本子,上面满是我的名字,写得很好看。你的一个相册里还有我的很多照片,她就猜测你是不是喜欢我。于是她告诉我你的身份,让我注意点你。当然她也说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她不太放心少天,因为他的意图实在太明显了。”

“嗯,是很久以前的本子了。”叶修也不否认,明明白白地都道了出来,“大概是第六赛季吧。那些照片是我收集来的,你知道我没有手机。”

“我倒是觉得,你每次都会把注意力放在黄少天身上。”

“暗恋啊,光明正大地看你太傻了。”

“这么说来我很迟钝啊。这么长时间其实一直是不敢确定你的想法。”

“所以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感情了。”

一旦开了头,所有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出来的话都可以道明白了。叶修呼出一口白气,他盯着白气的消散,平静地说道:“我喜欢过你,但现在已经,过了这么久、我已经放下了。”

这句话说出口后,叶修的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很多。

很难说喻文州在他心里到底是个什么位置,总之他知道以前肯定是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喻文州占据了他的整颗心脏不留一点空隙。

所以是什么时候决定开始放弃的?大概是长久的注视得不到回应,自己爱胡乱猜想的性格,以及跨越了上千里的距离。恋爱吧,求而不得很容易让人焦躁进而失望。叶修倒是一直没明确表示在这方面对喻文州意思,可他自认为在喻文州面前已经表现得足够明显。

但喻文州偏偏没有一点反应。这就不得不让叶修陷入自我怀疑。不过想通喻文州可能对自己没意思后,他也就逐渐淡化这份情感。

毕竟他知道有些事不能强求。

说喻文州向他表白时他激不激动?有点吧。可终究是有点晚了。他承认,如果喻文州稍微地早那么一点点,早上三四个月,他或许就一口答应了。

可他现在装上了黄少天。

喻文州的表白叶修没直接拒绝,只是他还稍稍地有点放不下。那种对初恋的眷恋。因为他无数次幻想过这种场景,也自我失望了无数次,欢喜被消磨殆尽,喜欢也退化到对于朋友和后辈的那种。他仅仅是不忍心拒绝喻文州,因为他在喻文州身上曾经有过幻想。

他长久以来求而不得,也不说失望,只是说,忽然间不想要了,不想再继续,因为他知道自己就算这样坚持也得不到结果,是没有意义的。而这个时候恰好黄少天出现了,他弥补了叶修心中的空缺,给了叶修长期以来幻想的一切,于是叶修对黄少天的情愫就这么产生了。

“那真是……可惜了。”喻文州说。

叶修的手捂不热,连带着喻文州原本温热的手指也变凉了。他放开叶修的手,连笑容都勉强不出。他仿佛被抽光了全身的力气:“我的手凉了,不能再暖你的手了。”

他的眉眼依旧温润,眼里像含着一潭春水,却是不再暖人了。








两人沉默一路。到了站台,叶修拦了一辆计程车。

喻文州站在路边向坐在车内的叶修挥手。

车开出很远,喻文州依然在挥手。

他看到那辆红色的计程车载着他年少欢喜远去了。









叶修回家后便大病了一场,高烧不退。在医院里一连躺了七八天,叶修浑身都是软的。

叶秋替他推了电竞局那边的工作,让他好好养病。叶修呆了几天,对叶秋说想出去旅游。叶秋说好啊,我把工作推一下陪你一起。叶修说不了,他自己一个人。叶秋急了,说这怎么不行呢。叶修说怎么不行,他都这么大的人了。

叶秋最后还是放叶修一个人出去了,给他收拾了两大个旅行箱,几乎要把房间搬空,而叶修走的时候却只带了一个小包和一张他自己的银行卡。叶秋气急败坏,一如当初得知叶修离家出走般。

叶修随机买的票。他在火车站的电子屏前闭着眼睛点,点到的是苏州。时至冬休期,也快到春节,票不是很好买,软座和卧铺没有了,他只好买了张硬座的。

他买了票上了火车,按照编号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后,他撑着脑袋目光散漫地看向窗外,胡乱猜想着对面会坐谁。

“那个……叶神?”

大包小包的郑轩,手里捏着张粉红色的火车票,看看票上的座位号码,又看看叶修。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450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