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叶】夺爱之冬-08



新欢旧爱

娱乐圈paro

直到细细密密的金黄桂花缀满枝头,整个摄影棚里都被清甜的香气浸透,除开搭戏场合叶修的身边很少看到黄少天的身影。

或许是那天喻文州的一番话刺激了他,黄少天成天都独自关在屋内,即使是魏琛敲门进去过不了几分钟就会被赶出来。

“老叶,你去看看那小子呗,我真怕他憋出什么毛病来。”

下午的戏散场后,魏琛找到叶修这么说道。

“我去干嘛,和他不熟。”叶修道。

“这不是安排你指导他拍戏么?剧组里除了我就你跟他接触最多。”魏琛用卷成筒状的剧本戳戳额头,忽然间叹了口气,“他在这里也没别的朋友。你就当帮帮我,万一他出事儿了戏份重拍可不好找人啊。”

叶修的一句怎么可能刚到嘴边...

撸了一对黄叶头像!

霓虹的那个头像制作网站也太好用了叭!

顶置

实力倒退型写手,文力一年不如一年非常有自知之明地写起小段子,不是搞笑型选手所以写不来沙雕文,只有沙雕隔日删的智障对话供观看

日常爬墙,如果有很长时间没看到我了,那我一定是在某个圈欢乐的吃粮

经常有翻旧粮的妹子发来私信问xx文是不是弃了呀,统一回答:是的哦!(?太不要脸了吧??)

关于几个坑

《夺爱之冬》:写起来还蛮好玩的,剧情跟着大纲走但感情线好像进展的太慢了,导致现在不知道怎么下笔惹(?)虽然大家现在高举喻叶黄叶喻黄叶大旗,结局出来了都是发出啊——的失望的声音吧(?)
其实预计也就十一、二章啦,会写完的吧!(大概(。))

《全城追捕》:这个当时设定的世界观和支线又多又杂,没办法驾驭,...

“啊——我想吃泡面。”苏沐橙取下耳机,伸了一个懒腰向叶修说道。

“姑奶奶你刚刚才吃过。”寒冬腊月的天,叶修连下巴都不愿意露出来,只是用眼神示意那桶已经凉透、还没来得及扔掉的鲜虾板鱼面。

“那是五小时以前好吗?”苏沐橙不满地踢了一下叶修的椅子,“你还能不能有点时间概念?”

“天天吃泡面不好。”叶修语重心长道,眼睛却却丝毫没有离开过电脑屏幕。

“不想泡就直说。”苏沐橙轻哼一声。

“要不你叫老板娘给你泡?她肯定愿意为女神服务。”

“你还是她男神呢。”

“别吧,我估计她现在肯定觉得很幻灭。”叶修咂咂嘴,从衣兜里摸出苏沐橙硬塞给他的用来代替烟的薄荷糖,扔了一块到嘴里,咬一下满嘴清凉,“嗬,...

多余的叶修不要丢,扒光扔床上,隔壁小黄都馋哭了

叶修点燃一根夹在中指与食指之间,右手撩起湿漉漉的刘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狭长的桃花眼眯起,缓慢地呼出一团青黛色的烟雾。

刘皓还未反应过来叶修的出现,威胁的话语卡在嗓子里不上不下。叶修一脚踹下刘皓手中的枪,随即将人反扣在地。

叶修活动了下脖子,眼神冷冽起来,他弹掉多余的烟灰道:“别忘了你是谁教出来的。”

“你这点功夫,差远了。别想着动他。”

【喻黄叶】夺爱之冬07


娱乐圈paro

新欢旧爱

“如果你对叶修还有那么一点点愧疚,如果你还喜欢他、不,对你这种人来说可能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麻烦你离他越远越好。”喻文州道。他之前在溪边洗过一把脸,此时溪水已经蒸发殆尽,唯有眼角还挂着的摇摇欲坠的水珠闪烁着冷漠的光,“你接近他只会让他的伤疤再次被揭开流出血,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吗?”

“我只想弥补我之前犯下的错误。”黄少天说,“他愿不愿意接纳我是他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确定他想见你?黄少天,不要把别人的退让容忍错当成主动,这也更不是你得寸进尺的借口。”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是什么想法!”

“我是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喻文州抬眼看向黄少天,...

天仔生日快乐了

叶修来到约定的咖啡馆,在临窗的位置坐下后,入眼的不是等待商议的合同,而是一束火红耀眼的玫瑰。这寒风凛冬里的温室玫瑰价格可不菲,叶修粗略扫过一眼,竟然还是没有刺儿的。

“喻总,咱们这是工作时间。”叶修挑眉。

“算是我送给未来合作伙伴的小礼物。”喻文州微笑道,站起身将玫瑰放到叶修的身旁。

“……那可以开始谈了么?”叶修只感到百般不适,心里琢磨着怎么将这玫瑰在回家前处理掉,免得家里的小崽子又要闹腾半天。

他这么想着,手掌托住下巴,漫不经心地往水雾蒙蒙的玻璃外一瞟,霎时间背后便出了一层冷汗。

小崽子黄少天此时就在窗外看着他。

叶修这扭头也不是不扭头也不是,脖子在暖气的吹拂下居然显得有些僵硬...

【喻黄叶】夺爱之冬06



娱乐圈paro

新欢旧爱

“叶修!叶修!你醒醒!”

苏沐橙风风火火跑到叶修房间,也不忌讳什么男女有别和女神包袱,见门没上锁直接一脚踹开,十足的冷气让她打了个冷颤。

“快起来!”苏沐橙扑到叶修床边掀开被子,张牙舞爪地把叶修活生生弄醒。

“姑奶奶您这是干嘛呢?”半梦半醒间被强行拉起,叶修只觉得脑仁都是疼的。抬起眼皮一瞧苏沐橙披头散发的样,连插在头发间的簪子都摇摇欲坠,乐了。他扯回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团,靠在墙上等着看这小祖宗有什么事。

“才几点啊你就睡了?”苏沐橙见叶修这么舒坦的模样,又想起自己在外面东奔西跑热得大汗淋漓,心里就很是不平衡。她气哼哼地坐到叶修床上毫不客气地占了一大块位...

【喻黄叶】夺爱之冬05


娱乐圈paro

新欢旧爱

“他出轨?你也出轨?”魏琛拽住黄少天的衣领,压低声音重重质问道,“黄少天你逗我玩儿啊?”

“反正就是这样啊!”

“你先他先?”

“差不多……”

魏琛差点气晕过去:“你们俩是真的有能耐啊!”

“好吧其实说来说起都是我的错。”黄少天挣开魏琛的钳制,见四下的工作人员都走光了,这才把魏琛拉到一个临时的休息室,锁上门又小心翼翼检查一遍窗户顺便拉上百叶扇。

魏琛见他这幅做贼的样,冷笑一声,掏出一根烟点燃叼在嘴里:“你当时有本事干出这档子事,怎么?现在还怕旁人偷听了去?”

黄少天蹲在地上狠命地抓了几把自己的头发,露出懊悔无比的神色:“你先听我说完再骂我行不行,...

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
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

写更新忽然蹦出这样的歌词

是什么农村重金属爱情啊😂😂😂

【喻黄叶】夺爱之冬04



娱乐圈paro

新欢旧爱

刚化形的小狐狸变成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许是修为不够的缘故,一对褐中带红的毛耳朵软塌塌地搭在脑袋上,屁股后也缀了根大尾巴。小狐狸爬起来,颤颤巍巍试着用两只后爪走路,结果踏出没两步便失去平衡跌倒在松软的草地上。

狐狸摔了个狗啃泥,搓搓手扒掉脸上粘的碎草片,还没等他产生委屈的情绪,抬眼便瞧见不远处的青年看他出了糗正低低的笑。

“不、不准笑话我!”狐狸顿时又羞又气,尖着小嫩嗓警告道。

“不笑了。”青年压平嘴角的笑意,摘掉斗笠,将白纱在手臂上缠了几圈,向狐狸伸出一只手道,“需要帮忙吗?”

镜头一转,已能行动自如的小狐狸窜上槐树,扒开密密的枝桠,蹲上青年所小憩地枝...



叶修说自己是这世上的最后一个山神,也是最后的一个神。

喻文州翻开一本无神论者的书,指尖划过书脊,侧头问道:“那其他的神呢?”

“死了。就是膨——的一声,”叶修的手指拢在一起,比出一个脆弱的花骨朵的形状,然后猛的张开,“就像这样,忽然间消失了。”

“他们去了哪里?”

“死了,就是死了。不存在的东西还能到哪儿去。”

喻文州长长的哦了一声,有问道:“那神仙能活多久呢?”

“几百几千个你那么长吧。”叶修懒洋洋地答道。

“你多大了?”喻文州问。

“你今天问题特别多啊。”叶修换了姿势躺,双手交叠枕在脑袋下,“我记不清了,活这么久了,谁还记得自己的年龄。”

喻文州点点头,不再问了。...

【喻黄叶】夺爱之冬03


娱乐圈paro

新欢旧爱

*配合白玫瑰/红玫瑰bgm食用效果更佳

那段日子不是仅仅由快乐与幸福这两个单薄的字眼就可以定义的。

是呼出的每一口气体都是微甜的时候。
 
黄少天和叶修一起在英国留学,合租的一间小公寓,一室一厅,一卫一厨。很小,也很冷淡伦敦风。唯一的卧室里壁纸是深蓝色的,米黄色书桌摆在窗户旁,从上到下的装修都透着一股冷冽的味道,只有实木地板还隐隐有着暖意。床比单人床大不了多少,但也占了这个房间的三分之二,余下的空间里小巧的书架和衣柜可怜巴巴地挤在一块。

但黄少天对叶修说他很喜欢这种尺寸的床。这样的话每天睡觉的时候他就不得不把叶修抱得紧紧的,要不然会掉下去。黄少天可以让...

十八岁的黄少天:

  我是三十五岁的你,已经到了走在路上可以被叫大叔的年龄了。说起来是这么大了,还是条单身狗,和二十年前一样。顺便强调一下,我现在不是话痨了,以前我都没发现,如今想想那时候真的话很多。

  感觉这么多年来,生活的环境变了,生活却没变。参加工作后周围的朋友还是喻文州和郑轩,下班后约着去大排档吃烤串,但是我们不喝啤酒了,改喝果汁。毕竟都是三十五岁的人了,要学会养生。回家了来两盘游戏,vr很普及了,但听说明年就会有一款全息游戏上市,我已经下了订单。然后就是,我写这封信的目的,怎么说呢,是想告诉你这把年纪了暗恋的人还是叶修。

对的,到了三十五岁你这个没出息的还...

白日梦列车


叶修一觉醒来,忽然发现苏沐秋在他身边啃西瓜。

叶修吓了一跳,毕竟苏沐秋已经死了九年了,就这样出现让他心脏有点受不了。他从口袋里一枚硬币,是20xx年的,证明他不是在做梦。

苏沐秋说你没有做梦,但也不是在现实世界里。

那这里是?叶修有点糊涂。

是我创造的空间!苏沐秋说。

这一定是梦,梦里的苏沐秋还是个傻逼。叶修这么想。

真的。苏沐秋好像能看出他内心的想法。他问叶修还记不记得他们以前玩的国王游戏。

叶修点点头。他想起来轮他时,不知道是忙着打游戏还是出门买雪糕,他匆匆跟苏沐秋说了一句十年后再说吧就没了下文。

所以……?叶修的表情变得很古怪。你是来找我玩完这个游戏的?

这回轮到苏...

2



其实是决定今晚表白的。

都计划好了,打完篮球,刚好找机会出去吃烧烤,几瓶啤酒下肚,酒意上头,这么晚风一吹,就在夏天里顺理成章地说出我喜欢你。一切都会顺利得不可思议。

于是黄少天把叶修带到大排档,点了一堆肉食,让老板先上了两小碟凉菜和三罐冰镇啤酒。

“我不喝酒。”叶修见黄澄澄的啤酒被倒进玻璃杯里,泛起细碎密集的白色泡沫,忍不住皱了皱眉。

“我知道我知道,我自己喝么。”黄少天转头冲正在忙碌的老板喊了一声,“来杯椰子汁,不加冰!”

然后回过头冲叶修眨眨眼:“给你的。”

“……”

黄少天捡了几颗花生米丢嘴里嚼,然后灌一大口啤酒,再吃几口海带丝配上一口啤酒,这么重复了几次,烧烤一盘没上...

1


说不上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

开始只是单纯觉得,这个人的性格很开朗,笑容很好看,是招人喜欢的模样。和他的性子比较互补。

叶修想,是不是因为自己略显薄凉,才会对这个像小太阳一样的人有过多的关注。

但是一般人也很难去忽略他吧。

篮球场上一呼百应,跳起投篮时尤其显得腿长腰细,肌肉线条流畅,但毫不夸张,薄薄的一层贴在骨头上。打完后喜欢在脖子上挂一条天蓝色毛巾,刘海会撸上去露出饱满的额头,整张脸都是汗津津的,汗水顺着棱角分明的脸颊流向脖子,再下滑隐没至球衣里。

“好渴。”黄少天扯了扯球服,一只胳膊夹着个篮球向叶修走过来。他放下球,在叶修旁边坐下,伸直腿做了伸懒腰的动作,然后用脚踢了踢叶修...

土味情话



叶修走进屋,只觉得嗖嗖冷意。他看了眼空调,拿起遥控器把温度调高了点儿。

“吃雪糕吗?”

叶修从袋子里挑出一盒八喜,香草味的,从沙发绕过来的时候把冰盒贴到黄少天的脸上。

“嘶——哪儿来的?”黄少天被冰的一个激灵,左手拿了八喜,右手拉过叶修的小臂贴在自己脸上蹭了蹭。他举起雪糕看了看,有些小不乐意,“我想吃巧克力味的。”

“楼下便利店做活动,多买点囤冰箱里。然后很遗憾的是巧克力味的买完了。”

叶修捏了捏黄少天的右手,后者才哼唧唧放开他的胳膊。叶修拖着一双人字拖,啪嗒啪嗒地把雪糕放进冰箱冷冻层,取了罐可乐,在啪嗒啪嗒走回来,让黄少天挪了个位置在他旁边坐下。

“少喝可乐。”黄少天蹭到叶修...

【喻黄叶】夺爱之冬

娱乐圈paro

新欢旧爱

过去的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即使是最狂乱坚韧的爱情,也不过是转瞬即逝的真实。唯有孤独永恒。
                                       ...

【all叶】我和领队灵魂交换的这一天



01

我是李轩,我有一个惊天大秘密。

我和我们领队灵魂交换了。

关于为什么这个扯淡的设定会发生在我身上,我觉得很大可能是整个国家队里只有我是直男,所以被换到叶修的壳子里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大概只有我才会爱护叶修的肉体吧。

02

最先发现这件事情的人是喻文州。

因为他和叶修住在一个房间。其实本来联盟是打算让领队和队长一人一个单人间,其他人住双人间。但喻文州表示要人人平等,不能搞特殊,于是在众人纷纷找好室友后,理所当然地把叶修拉进了他的房间。

本来是可以当队长但因为懒而推辞掉的王杰希,这一刻决定痛改前非,改掉这个坏毛病。

我在凌晨忽然醒了一次,迷迷糊糊去了趟厕所,回来时无意间瞟...

赵处长真可爱,沈教授真好看

想起以前开的伪父子黄叶脑洞。

小黄x大叔叶

当时特别想看老叶叫小黄喊他爸爸,但小黄非要喊老叶大叔,长大了做的时候还边做边在老叶耳边说“大叔你还行不行啊?”和老叶哭着说“宝宝慢点?”的那种。

但是现在我已经是个佛系少女了(耶!?),只想看甜腻腻的日常,吃醋修罗场最好

比如,

小黄高一的时候,收到小女生的情书,不知道该怎么办(当时天天还是个纯情小处男诶!!),约了小女生放学见面,支支吾吾一点都不黄少天,想着如何委婉拒绝。结果老叶看见了,心里就很不平静,但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归结于自己养的猪被白菜骗走的失落感。小黄发现了老叶,但老叶什么奇怪的表现都没有,还跟他开玩笑说谈恋爱可以但不能...



就觉得,黄少天适合当热恋期的男友。

小奶狗和小狼狗的混合体,整天黏黏糊糊的,问老叶喜不喜欢他,两个人独处的时候非要把老叶抱着。一蹭有感觉了,一直想要进行爱的鼓掌,手都摸进老叶的裤子里了,被老叶一瞪,就又委屈巴巴地收回手继续紧紧抱住老叶,头埋老叶的肩窝里,等着下面消火。

干什么都要先问老叶这个好不好那个行不行。有时候智商情商一起都不够太用,惹得叶修不爽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会一个劲儿地缠住叶修说我错了我错了,解释一大通原因。

也有的时候自己不高兴,非不告诉叶修,就自己憋着。但很快就会沉不住气,一点都不像赛场上那个冷酷无情的夜雨声烦,光在想怎么老叶还不来找他,想着想着就急了,生怕叶修不要他...

活着本身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虽然看到妹妹的笑颜时也会跟着嘴角上扬,又接了一个新单子赚到钱时会高兴,捡到叶修后三个人一起吵吵闹闹地生活也很快乐。

但是怎么说,天黑时一个人躺在狭小的阳台上,屋内叶修和苏沐橙睡的正熟,望着浓重得化不开的夜色时,总会感到难过,还有压力如潮水般涌来。

像是这个月赚的钱不多,只够交房租和水电费,伙食费都得省着用啦,比如小沐橙下星期的家长会又得接受班主任的同情啦,比如好像没有新的工作的话,自己大概很难供苏沐橙读大学啦,比如自己略显灰败的未来啦。

说到未来,真的是个很遥远的词。

苏沐秋双手交叠垫在后脑勺下,一条腿支起,另一条腿搭在上面晃荡,时不时的挠挠腿肚赶走嗡...

翻了一下黄叶tag,就发现好几个撞梗的……开始犹豫要不要写脑的梗了(。)

如果非要形容黄少天的话,那应该是七月的热风,八月的烈日,是一大把跳跳糖,一瓶咕噜咕噜冒泡冰镇可乐外加一颗甜橙的结合体。

他是热烈到极致的向日葵。高兴的时候就笑,生气了就骂,难过了就红着眼角掉眼泪,一点儿也不隐藏自己的情绪,一点儿也不肯委屈自己。

黄少天的睫毛不一定是翘而密,但一定要纤长。眼型是杏仁眼,眼角微微上挑,还有浅褐色的瞳孔像是揉碎的星辰。眼睛眨一眨,不用风也不要太阳,就能看到长长的睫毛上盛满了整个夏天的阳光,夏天特有的生机扑面而来。

他真心地冲你笑一笑,那就是眉眼弯弯,眉梢眼角都挂着亮晶晶的星光。

不光会撒娇,更会黏黏糊糊地哄人。一口一个宝贝儿的让人听得心先软了一半,但不会觉得...



如果苏沐秋还在的话,叶修的生活大概比现在要麻烦得多。

比如不能随便吃泡面了。

因为当初是创业艰难,资金少,只能一箱接着一箱地往小出租屋里般泡面,一年四季家里都飘着劣质浓香。最后吃下去肯定会成营养不良,还有胃病。

所以和嘉世签约后,苏沐秋就扔掉了家里囤积的所有方便面,连带着垃圾一股脑儿扔掉。还会逼着叶修吃白饭吃青菜,还有多吃肉。偶尔叶修不自觉地从外面顺了一桶泡面回来,被苏沐秋看到了肯定要张牙舞爪地骂一顿。

苏沐秋的衣品比叶修好得多。

叶修衣柜里不修边幅的衣服也被苏沐秋要么是打包扔了,要么是拆了做了抹布,处理完后就把死宅叶修拎上街给他挑衣服。逛了无数家店,每次叶修都不情不愿地接过衣物...

1 / 5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