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33

ooc





冬天黑得早,加上今天太阳没怎么露脸,刚过五点天就黑了下来。

屋子里很暗。叶修进来时反锁了房门,以免突然有人进来;窗帘很厚,大概是是这屋的主人睡觉时畏光,厚厚的双层窗帘一拉,微弱的光线也被完全隔绝在外——似乎只有在这个封闭的套子里,黄少天和叶修才能够真正地靠在一起。

黄少天的眼睛因为长时间没有眨眼而干涩,然而他却不敢眨眼,唯恐这眼睛一闭再一睁,说着爱他的叶修就会像泡沫般立刻消失,就像他在无数个深夜里大汗淋漓地从梦中醒来,结果发现是一场空那样。

他握紧叶修的手,高热的手指穿过叶修的指缝,与他十指相扣。叶修的手背很凉,指尖也很冷,没办法谁叫他天生体寒,怎么捂也捂不热。十根手指仿佛十条惑人的小蛇在黄少天的手上轻颤,引诱得他理智崩溃。

黄少天把头埋在臂弯里好一会儿,然后像是痉挛般地颤抖起来——他开始剧烈地咳嗽,咳得音嘶哑,把眼泪也从眼眶里震出来。

叶修慌乱地想给他拍背顺气,可黄少天像个倔强的小孩子死死扣住叶修的手就是不放。他咳了好久,眼睛都红了,眉毛拧在一起,脸也皱成丑丑的一团。昏暗的光线下,叶修只看到黄少天湿漉漉的、委屈的眼睛和他耳边闪着橙光的两颗耳钉。

叶修想不出什么话来劝他别哭了,只是喉咙干涩地说道:“耳钉你还戴着呀?”

“嗯?嗯……”黄少天头脑发胀,愣了愣才明白叶修这是在问什么。他点点头,抽着气磕磕巴巴地说,“你、你送给我后……我就一直、一直戴着。”

叶修用手背蹭了蹭黄少天发烫的脸颊,柔声哄道:“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不行!”黄少天一秒钟都没犹豫就果断拒绝了,接着他又可怜巴巴地说,“我一放手,你就要走了。”

叶修心尖一颤,退而求次:“那你放开一只手行吗?”

黄少天靠在叶修腿上,皱着眉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答应了。

叶修抽出左手把黄少天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他的背。

“你别走、别离开我。”黄少天哀求道。

“我不走,我不走,我在这儿陪你。”叶修悄悄揩去眼角的泪水,尽力保持着温柔的声线低声说,“我哪儿都不去。”

黄少天像是不放心一样,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叶修……我好难受,我浑身又酸又疼,脑袋也疼。我怕我没有力气拉住你,也没有力气赶上你……所以你不要走……”

叶修平日里巧如弹簧的舌头就像生了锈,徒劳地上下摆动吐出不出一句话——黄少天的这番话,让他怎么也狠不下心说出实话,可编造的谎言会让黄少天之后更难过。

他抽了抽鼻子,憋着一口气咬紧牙关,发出些细微的呜呜声。后槽牙与后槽牙相抵,似乎那里藏着可以控制时间的开关,只要他咬紧不放,时间就不会往前流,他就可以和黄少天在这个时间夹缝里好好的过上一辈子。

可他憋不了一辈子那么长的气,该放手的还是得放手。

叶修捏了捏黄少天的脸,露出一个完美的、温柔至极的笑容。他对黄少天说:“别哭了,你睡吧,我陪着你睡着。”

“你要陪我。”黄少天成了一个不愿撒手糖果罐的孩子。

“好,我陪你。”

黄少天被各种好话哄着才抱着叶修的胳膊勉强睡去。叶修轻叫了几声少天,得到了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后,他才小心翼翼地抽出胳膊,塞了一个枕头在黄少天的怀里。

他蹑手蹑脚地在屋子里找到一张纸和一支笔,趴在床上给黄少天写信。他几乎写几个字就要看黄少天一眼。

字是一笔一划写的,每一笔都写得工工整整,摆在一起看倒是显得别扭了。叶修写着写着,一滴眼泪落下了,噗地砸在纸面上,把两个新写的字染成一团。他立刻用袖子压了压,再拿开后那地方留下一个模糊不清的印子。

写完信后,叶修把纸折了一道放在黄少天左手下。他将落地灯打开,调到最小亮度,然后把窗帘拉开,把拖来的一把椅子搬回书桌旁。他穿上大衣,戴上黑色围巾和帽子,全副武装地站在床前。

叶修沉默地站了近十分钟。

最后他俯下身,在腺体处摸了摸,努力释放出一些好闻的信息素留在空气中,好让黄少天睡得安稳些。微甜微咸的气味似乎填满了黄少天的鼻腔,他的眉眼也终于放松了些。

叶修轻轻地取下了黄少天的一颗耳钉收起来,掖了掖被子后,他在黄少天的嘴角吻了吻,像是在告别过去。

“你睡着了。所以,我要走啦。”

“你要好好的。”







黄少天醒来后,花了几秒钟适应房间里的光线,低头发现怀中只有一个抱枕,而床边坐的是他的妈妈。

“妈……妈?”

黄少天下意识地寻找叶修——然而房间就这么小。鼻尖还萦绕着熟悉而令人安心的气息,而叶修已经走了。

“这好像是……他留给你。”黄少天的妈妈捏着一张纸放到他的面前,“我看了看,你……”

黄少天机械般地盯着这张薄薄的纸,似乎要把它看穿看透。他一行一行地读,一个字儿也不愿落下。叶修的信不长,黄少天很快就读完了。

然后他又哭了,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厉害。









「少天: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在飞机上了。你不用猜我去哪儿,也不用去问任何人。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我会在机场随便买一张票,然后踢上简单行李去到新的地方。

我想去旅游。如果问为什么的话,我只是说想忘掉你。不是说不记得你,而是不想记住我爱着的这个你。

因为太爱你了这种话听起来很矫情,可我想不出别的理由了。我爱你,但是不能爱你。

有句话是这样的:“你悄悄做你有可能侥幸成功违背俗世的规则,但如果你讲出来,所有人都会变成规则来替天行道地惩罚你了。”

我们违背了世俗的规则,于是就会有有人来阻止。我也想过,我好爱好爱你,凭借着这份爱,我就可以冲破一切障碍,和你好好地在一起。可我说服了叶秋,说服了我爸妈后,才发现原来规则那么多,我需要说服的人也有那么多。有的人是无法说服的,可我们又跨不过去,而强行越过只能伤害他们。怎么办呢。

一路走来很辛苦,我太累了,但我也不想放手,可又能怎么办呢。我已经彻底没有办法了,只好离你远远的,等着这份感情什么时候可是消失殆尽。我想了想,可能是一年,可能是五年,也可能我永远也忘不了。

我每次看到你的时候,好不容易平静的心情就又开始躁动了,这样周而复始。我怕自己什么时候会被这种情绪撑坏然后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

今天和你的见面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你变瘦了,也变得没有以前那么精神了,我很心疼,摸着你的手腕一点肉的没有。

我真的要走了,再不走你要是醒了的话我就走不了了。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还有,我爱你。

                                               叶修」










黄少天木然地坐在床上,用被子捂住自己只露出一张呆滞的脸,上面有乱七八糟的哭痕——他真的不是个爱哭人,真的。

可他的叶修不要他了。







tbc.




很短的一章,写得很难过


评论 ( 28 )
热度 ( 434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