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9


ABO

ooc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人总是要向前看的,过去的已经成为过去,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活在当下的人,应当斩断过去,偶尔眺望未来。

那么活在当下的叶修,现在是在以一种异常颓废的方式消耗自己。因为他不能回忆过去,一旦想到黄少天就会真的迷失在那条没有归途的路上。而他的未来,此时的叶修根本想象不出他的未来。凡事牵扯到这个话题,他必然要想黄少天会怎样,会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和别人一起生活。然而这又是叶修所不敢想的。

于是叶修只能用多到近乎变态的工作来塞满自己所有的时间和大脑,强迫自己飞速地思考拿出应对方案,简直比手把手带兴欣最辛苦的时候还要累上数倍——那时他还有着希望与同伴做支撑,推着他前进。但如今他的眼前是一片黑暗,看不到自己也看不到未来。心累比身体的疲劳更令人伤神。

他现在连吃饭都是叫的外卖或者直接泡泡面,被逼过来的饮食作息习惯通通丢到一边,唯有以前黄少天提过的吸烟不能吸到烟屁股的话还记得。这是下意识的动作,他好像已经悄悄把黄少天刻入骨髓——但叶修其实是会下厨的,起码的三菜一汤会一点点,足够养活自己。但他不敢。

他开始不敢慢悠悠地喝茶,不敢需要花费时间的甜点,不敢路过游乐场,似乎也怕见到玫瑰花——无事可做的时候他会容易走神,思绪不受控制地飘到黄少天那儿,想到夏天鬼屋里他们俩牵着手,想起黄少天送给他的那朵鲜嫩的玫瑰,还有黄少天好看的笑颜。

但想一次心就会疼一次,并且这种感觉不会因次数的增多而逐渐减弱麻木,而是越来越鲜明。所以叶修不想再疼,就拼命地不去想他。

然而这种拼命努力的代价就是他的日常生活变得一团糟。






王杰希扶着醉醺醺又哭得没了力气的叶修进去宿舍的第一眼,就看到了简陋的书桌旁堆的泡面桶,用堆积如山来形容真的不过分的那种。

他把叶修哄到浴室洗澡,自己则是皱着眉开始清理垃圾——王杰希从抽屉里翻出几个黑色垃圾袋,蹲下身把纸桶里残余的汤料倒在一只,把纸桶丢到另一个袋子里。好在叶修似乎是每次都将汤喝得差不多,剩得不多他方便收拾。

但王杰希同时也觉得这对他来说一点都不好——叶修又在糟蹋自己的身体。

王杰希收拾完一袋扎好袋口,再拿起一桶时却发现了压在泡面桶下的垃圾筐。他是奇怪为什么叶修的房间里会没有垃圾筐。

铝制筐内有几个空的啤酒罐,一些方便面包装袋和几张废纸。王杰希无意中瞟过那纸上写的字,皱巴巴的纸上全是黄少天这三个字。有的是工工整整有的是龙飞凤舞,居然还有拼音和缩写,不过最后都被划了去。

有些字似乎是被水晕开了糊成一团。可能是啤酒泼在纸上,也可能是在写的时候就被打湿了。王杰希无意去想这些,他面无表情地将垃圾打包放到角落,又把窗户推开让房间里的霉味儿散出去。

王杰希做完一切后已经是二十分钟过去了,但是叶修还没有从浴室里出来。他站在外面只听见哗哗的水声,敲了敲门叫了叶修几声却没人答应。王杰希心里一沉,立刻按下把手推门进去。

迎面的没有缭缭水蒸气,反而是带着凉意的水珠——叶修坐在花洒下,任由冷水将自己从头到脚地淋上一遍。他的鼻尖发红,脸上却是苍白得可怕。

王杰希啧了一声,关上花洒开关,抽出浴巾把叶修裹起来后直接抱出浴室。

“你在干什么?”替叶修擦干身体,王杰希沉声说,“你会不会照顾自己了?”

“醒醒酒。”叶修的嗓子有些哑了,费了好大一番劲才说出来。他卷过被子,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只露出半个脑袋。

叶修往里面拱了拱,盯着墙壁的上霉斑说道,“这时候估计门关了,你睡我这儿吧。”

“嗯。”

王杰希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想说什么却卡在喉咙说不出,最后只是轻轻地顺了顺叶修的头发。







半夜时,王杰希还没有睡着,忽然被一个暖烘烘的东西抱住了——叶修蹭了上来。

王杰希身体僵了僵,低头想要挣脱,却被叶修抱得更紧。淡淡的酒气和叶修身上特有的味道席卷了王杰希整个嗅觉系统。

叶修胡乱地在王杰希的胸口蹭,柔软的发丝搔得王杰希的颈脖一阵酥痒。王杰希知道叶修没醒。

他的脑子似乎也被这若有似无的酒气熏昏了,迷迷糊糊地推了几下后竟不愿再让叶修离开——就当是在做梦吧。让他小小地占有一下叶修。

明明在数十天前就决定要彻底斩断对叶修的爱恋,此时这份心思却又如一颗种子,从尘土中发了疯似的生长,伸出的粗壮藤蔓牢牢地缠住王杰希的心脏。

然而接下发生的事情让他的大脑彻底爆炸了。

叶修吻上了王杰希。

飘过的云片恰好挡住了月亮,狭小的房间里瞬间暗了许多。两人纠缠在一起的呼吸,衣料间的摩擦声,还有砰砰的心跳声在昏暗的环境里显得无比暧昧。

浅浅的唇间的厮磨。两人的嘴唇都很干,倒像是两块光滑的上皮在摩擦。叶修饱满的唇瓣在王杰希的唇上毫无章法地移动,一点点的温暖让王杰希觉得有一把火从嘴唇一路烧到了心里,把他烧得理智全无。

“少天……”叶修微微皱着眉头,梦呓般的喊道。

凉风吹走云层,月光倾泻而入,微微照亮了两人间的距离。

头昏脑涨的王杰希愣了愣,然后狠狠眨了两下眼,一瞬间把混乱的思绪都拉出去。

他失神般的推开叶修,把缠在自己腰间的双臂掰下,替叶修把被子盖好 。王杰希沉默地盯着叶修不安稳的睡颜看了良久,还是如之前一样,叹了口气,温柔地顺了顺他的头发。

王杰希轻轻拨开叶修的刘海,在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虔诚而刻意疏离的吻。

之后王杰希便悄悄离开了。他明白的,无论如何他都不能逾越那段距离。







叶修醒来时,觉得他昨天似乎梦见了黄少天。但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做过梦了,何况这梦做得如此真实——他在梦中真切地看到了黄少天的眼睛,那种含着浓烈爱意与隐忍的眼神。

他按住疼的厉害的太阳穴,让大脑重新开始运作。叶修看了眼电子闹钟上的数字,慢悠悠地理解现在已经是中午。

他的手搭上另一半已经凉透的床单,怔怔地望着前方。叶修的脑内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然而只是霎时间,这个念头就如流星般飞快划过。叶修不愿去抓住它的尾巴,因为他从潜意识里就抗拒这个想法。

——昨天是谁?

——是……










一周后,第十二赛季的常规赛第一轮,转播方选择了霸图主场的一局,解说员是潘林和李艺博这对老搭档。

联盟其实原准备让叶修上的,也是为了让转播方面赚一次开门红。但说什么叶修也不肯来解说这一场,联盟拧不过他,又怕这位大神和他们争着争着就跑路了,那他们到时候找不到人哭都来不及。

眼看赛期将至,冯宪君几次打来电话,一边握着药瓶子一边细声轻语地问原因,问了半天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叶修就是不肯说。冯宪君长叹一口气,抓了把药说好吧那你下一轮一定要参加。

叶修十分敷衍地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满不在乎的语气气得冯宪君差点把瓶子砸了。

叶修确实有些心不在焉,但真不是有意气冯宪君。他挂断电话,转身点开电竞频道等待荣耀第一轮比赛——霸图主场对上蓝雨。

画面首先给出的是张新杰一张性冷淡的脸。镜头向后拉,依次露出霸图的主力队员们。镜头一转,紧接着是蓝雨战队。

叶修的眼睛紧紧盯住屏幕,垂在腿侧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指甲尖扣着肉,掌心上留下十个月牙形的印记。

喻文州那张温和带着浅浅笑意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时,叶修下意识地错开他的眼睛,似乎是喻文州的视线能穿过数十公里和玻璃屏和他交汇。

潘林在不厌其烦地介绍蓝雨,那些罗里吧嗦的东西听得叶修心里阵阵发燥。他一点都不想看这种东西。——时间被拉到无限长,叶修眼中小窗口里的潘林,嘴巴一张一合像只行动缓慢在吐泡泡的鱼。屏幕上的画面被卡成一帧一帧,漫长到让叶修觉得空气也凝固了,让他难以呼吸。

镜头终于移动到了下一位蓝雨队员——黄少天。

看到这个人叶修绷紧的神经才放松下来,他像只重回水底的鱼般深深地换了几口气。

不解说这次比赛的原因很简单,这场比赛中蓝雨战队。他害怕解说时黄少天的名字从他嘴里念出来的次数多了,他会忍不住泪腺崩坏。

黄少天冲镜头笑了笑,却不说话。

李艺博奇怪地咦了一声,说黄少天今天居然没有说话啊真是稀奇,是憋了什么大招吗。潘林立刻调侃道恐怕是憋着要在对战是刷屏吧,那可真是心疼霸图的选手了。然后两人一起哈哈哈,屏幕上也是刷过满屏的哈哈哈弹幕。

叶修想跟着也哈哈哈一下,但干涩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蓝雨的发挥异常稳定,尤其是团队赛。

“真不愧是黄少天,典型的机会主义者!”潘林赞叹道,“今天的比赛居然没有在交流频道,黄少天是要改风格了吗!”

“不过把功夫全部用在敌队上面的黄少天真的可怕,一换一把张新杰换了下去!要知道张新杰不仅是牧师更是霸图团队的指挥者啊!”

“哈哈哈,沉默的黄少天倒是更符合妖刀这一名号了吧!”李艺博调侃道。

摄像师十分配合地给了正从比赛区出来的高冷黄少天一个特写——好看的嘴唇抿成薄薄的一条线,面无表情反而凸显得脸部线条更加明显坚毅,像极了比赛中冷酷的夜雨声烦。

弹幕里一群迷妹疯狂地刷着黄少好帅好帅。叶修曾经被黄少天吵烦了说如果他能不说话,肯定是帅破天际。但现如今真的看到了叶修却不觉得黄少天好帅好帅,只是虚虚地将手指抵在黄少天蹙起的眉头的位置,狠狠地皱了下眉。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黄少天在比赛中的出色发挥,让他一上台就成了记者们的焦点,长枪短炮全都上来了。

然而黄少天却是毫无反应。

记者们都是疑惑,黄少天平时不用提他问都能甩出一大串,今天怎么居然一声不吭,是摆大神架子?

场面僵持十几秒后,黄少天仍旧是一个字儿都蹦不出,提过问题的记者得不到回应尴尬地又喊了几声黄少,希望他能做出些反应。






黄少天呆呆地对着镜头,不知道忽然想到了什么。

然后他放松眉眼,露出了一个十分灿烂、非常黄少天的笑容,阳光得让人心里发烫。

屏幕前的叶修看到这,几乎是下意识地摁灭手上的半根烟,回了屏幕中黄少天一个只有他见过的笑容。







被聚光灯打着的黄少天看着黑漆漆的镜头,想到叶修会不会也在电脑前看比赛,会不会看到他?黄少天忽然觉得自己不该苦着脸,应该笑一笑。这样叶修才不会担心他,不会因为自己难过而难过。

于是黄少天提起嘴角,对着镜头露出一张笑脸。








他们相隔千里,冲着玻璃屏幕对彼此笑了笑,笑得暖人而温柔,就好像他们从未经历过分离与苦痛一样。






tbc.

因为想着他好,于是连皱眉都不愿被他看到。





评论 ( 37 )
热度 ( 489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