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设老叶有手机,就想看哥哥弟弟打电话(。)





“生日快乐。”

叶修忽然接到这么个电话。

他愣了两秒,向电话那头回道:“生日快乐。”

“今年回来的吗?”

“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叶秋,都二十一了,不要这么依赖哥哥。”叶修离开嘈杂的训练室,走过简陋的长廊来到一扇窗前,窗外是杭州的灯火阑珊,“别太想我哦。”

一遇到叶修,叶秋的良好涵养便没了,他恶狠狠的吐出一个滚字,很快反驳道:“谁想你了!”

“老爷子还好吧,小朋友你学习肯定还行吧不然太丢我的脸了,小点也好,你们都还好我就放心了,挂了啊。”

“你别!”叶秋那边着了急,生怕叶修真的挂断电话,他急忙喊道,“看楼下!”

这一喊似乎是冲破了千里的距离,叶修恍惚间听到叶秋的声音就在不远处。他一低头,乐了,叶秋那傻小子就站在他楼下的路灯下冲他使劲挥手。

“站灯下你也不怕招蚊子。”

叶修下来时顺了一瓶六神,扔给叶秋,这家伙细皮嫩肉的,从小就招蚊子咬。

叶秋忙忙接住,开了瓶盖胡乱地往胳膊上抹,叶修瞟了几眼,白白净净的胳膊上真有几个红疙瘩。

“腿上也有。”叶修用手指沾了点花露水涂到叶秋腿上。

“你别碰我自己来!痒痒痒!”叶秋炸毛似的跳开。

“长大了就不要哥哥了。”叶修伤心道。

“你少说两句话行不行!”

一路吵闹,叶秋跟着叶修到了他租的房子。幸好天黑没人看见,不然明天又有邻居要来问东问西。

“好破。”

叶秋踏入房子的瞬间嫌弃道,特别是他踩到了门口的垃圾堆。

“又不是第一次来了。”

叶修无所谓地打开灯,惨败的日光灯把整个房间照得一览无余。

几个简单的家具外加一台电扇,就是这个家的全部了。灰色和白色占了房间大部分色调,唯有蓝白格子的床单才看的让人有点暖意。

叶秋忽然感觉鼻子发酸。无论来了多少次。

“今晚我跟你睡。”叶秋说。

“你身上味儿太大了,你打地铺,我睡床。”叶修扇了扇鼻子,皱皱眉很嫌弃的样子,“多大的人了还跟哥哥睡觉,羞不羞。”

“少来!”叶秋抓住叶修的肩膀,两人一起摔到床上,“你确定你有多余的枕头打地铺?”

“好像没有。”叶修仰头想了想,“你可以拿衣服垫垫。”

“混账哥哥!”





关了灯后,两人都没再说话,耳边仅有一阵接一阵的蝉鸣。

离家出走后,他们好像就再有没有这样在同一张床上睡过觉。叶秋闻着叶修身上淡淡的薰衣草香波,和窗外飘来的暴晒后的青草味,只觉得莫名安心。

“夏天到了。”叶秋忽然说道。

叶修短暂地嗯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要睡过去了。

“你该回来了吧。”

“还早呢。”叶修翻了个声,像是被叶秋身上的花露水味熏到了,“哥今年就能三连冠,还要一直赢下去,多好。”

“你怎么知道你能一直赢下去?”

“因为我厉害。”

“…………”叶秋实在是不敢恭维叶修的脸皮,隔了半晌才说道,“二十一了啊”

“二十一了。”

叶修坐起身,拍了拍叶秋的脸颊。叶秋瞪着眼睛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夜色中,叶秋看着他哥脸,听他颇为严肃地说道,“叶秋小朋友,你二十一了。”

“嗯?”

“所以快点睡觉,才能快乐成长。”

“滚!”叶秋踢了下叶修的小腿。

“真的,晚睡的孩子是会长不高的。”叶修拍了下叶秋的脑袋。

“你好像没资格说这话。”

“当然有,我是你哥。”

“不想和你说话了。”叶秋拽过薄毯盖子自己身上,“睡觉!”

“哎!我盖什么!”

“用衣服盖盖。”叶秋嘲讽道。

“我可爱的弟弟呢,为什么长大了一岁还这么幼稚。”叶修扯过薄毯的一半,哼哼地凑过去紧挨着叶秋。

“死掉了,今天的我是二十一岁的叶秋。”

“啊……不想说了,好困。”叶修不再和叶秋拌嘴,一歪头就睡过去。

“睡了?”

“睡了……”

叶秋简直对他哥这入睡速度无语。他抬表看了眼时间,时针还在十一的位置。叶秋轻声无奈的说道:“……哥,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叶修梦呓般回道。






末班车,双子生日快乐!

评论 ( 3 )
热度 ( 224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