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01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没有文笔

改人物改情节改写小设定,改飞了就活该吧智障x






潮湿温润的味道溢满狭小的空间。

温暖、柔软,上好丝绸从指间滑过,细腻白瓷从脸庞擦过。

像被包裹在温柔的海中。

可从叶修的表现来看,这种气味并不能令人舒适。

——他紧闭双眼,修长的双腿绞在一起,手指在床单上无力抓挠——从脚尖到头顶被刷上一层深粉色,汗水打湿的发丝黏在两颊。光洁的额上冒出的薄汗凝成一滴滴落至锁骨的凹陷处。

白里透粉,意外情色。

有一股火从他的小腹点燃,以燎原之势蔓延,烧到躯干,烧到四肢,烧尽每一分每一寸。他的皮肉被烧得发红发热发烫,随着一呼一吸不断有信息素从毛孔钻出,而颈后的腺体几乎成了一块表层附着薄灰的碳,稍稍有点风便能让炭灰扬起点起火星,使他自燃。

越来越浓郁的气味使他的五感蒙蔽,被塞进一层厚厚的橡胶膜。

发情了。

这是一个Omega处在发情期。

热意、痒意统统攀上神经末梢,这迫使叶修脱掉了上衣又蹭掉了裤子,仅剩一条平角裤贴在臀上。他难受得蜷缩颤抖,身下一道被不明液体濡湿的深色印在灰色床单上显得格外明显。

透过密密的睫毛,叶修看到这块印记像是被针刺了般飞快地移开目光——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从他身体里流出,不属于汗水或者泪水的液体。

随着时间的推移房间里信息素的气味越来越浓,可他不敢开窗让新鲜空气进入冲淡这浓稠的海洋气息。兴欣里除了少数几个Omega和Beta,其他都是气血方强、还未找到配偶的Alpha,一旦泄露一点便会勾起Alpha,他不想添这么多不必要的麻烦。


抑制剂早就吃完,等着专卖药店开门要到明天上午,所以他只好,也只能死死锁住门窗,连门缝也让苏沐橙堵得死死的,留他一个人在房内默默承受来势汹汹的发情期。

Omega的发情期半年一次,并且有特定的时间段。发情初期腺体会由肉色变成淡淡的粉色,独特的信息素开始散出,omega变得焦躁嗜甜。这种时候最先感应到的是其他omega,所以每次苏沐橙都会提醒叶修日期,早早地做好准备。

每个omega的最佳标记期在二十岁到二十五岁,一旦过了年龄再想不过多受发情期的控制就得用信息素,而信息素却又是会伤害免疫系统和生育功能的,药效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发情期的突然到来,让被抑制剂侵蚀得千疮百孔的叶修措手不及。他没有一点点能力来反抗。

一股又一股,内裤很快湿透,叶修被烧得意识也模糊起来——这次发情期似乎格外迅猛,打得他措手不及。即使抑制片吃了太多已经起不了什么作用,可他格外想念那一瓶子白色药片,起码他能好受些还能够站起来,不用像现在这样狼狈——有千千万万只蚂蚁爬可他只能赶走几十只接着更多的蚂蚁涌上,无休无止。

 



空调开得很低,冷气很足,但他的身体越来越热。

没人能将他从这片海中解脱,除了他自己。

于是他翻下床,跌跌撞撞地爬向洗手间。他搭上浴缸的边缘试了几次连连滑下,最后只能四肢无力地靠着贴满瓷砖的墙瘫坐在大理石地面上。他一只手捂住鼻子,一只手慢慢地沿着瓷缝向上,摸到金属凸起处便抓着顺时针扭转半圈。

哗——

冰冷的水从花洒喷出,直直洒在叶修的头顶。水随着身线流下,经过高热的身体后脚掌感受到的竟然是温热的。

当然叶修是无法感知这点小小的差别——冷水让他暂时获得一丝清明和力气。他干脆扶着洗手台勉强站起,迷迷糊糊扯了一块毛巾堵住流水口。染上桃红的手滑了几次捉住开关打开,不等水把洗手池注满便扎头埋进。

真的是像在海中了——冰凉的水,海洋的气息,柔软的触感。耳边只剩下闷闷的水声。叶修觉得这样很舒服,让他的头脑不至于被火烧坏。

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叶修终于憋不住气从水里抬起头。他大口喘气,胸膛大幅度起伏,像根风中的灯芯草。他借着清冷的月光看了眼镜中的自己——浑身通红,有点像樱花虾——他沉默地看着,又扎入水中。






叶修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离开洗手间,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当他的神智清醒时,已是东方泛白。

熹微的晨光穿过百叶窗的窗缝,斜斜的打在床上。叶修的睫毛颤了颤,随即缓缓睁开。他裹着潮湿的空调被翻了个身想继续睡,可黏腻腻的感觉让他无法睡着。

他索性掀开被子半靠在墙上,用力耸耸鼻子,一股类似海风的气息,但比昨晚淡了许多。叶修又摸摸稍稍凸起的腺体,也没有那么烫了。这才确定发情期过得超不多。

他冲了个澡勉强洗去残留的气味,胡乱地扒拉几下头发,从衣柜里找出衣服套上后便撒着拖鞋下楼。

 “早啊。”

兴欣的人都在客厅吃早饭,叶修摆摆手向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找了个角落的空位坐下。

 “不是叫你多睡会儿吗?”叶修的声音有些嘶哑,陈果听了忍不住皱了皱眉。

 “没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叶修喝了一口豆浆,特殊时期后显得过甜的味道让他咂咂嘴,“不过你们还是要和我保持一点距离啊,免得影响到你们。”

 “诶哟没事!”方锐凑过来哥俩好似的搭上叶修肩,“我可不像你那么弱鸡!”

叶修抽开身搬动椅子离方锐远了些,有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他刚刚脱离发情期没多久,很容易被Alpha的信息素影响,即使是Alpha不刻意释放或多或少也会出现轻微症状,方锐没理由不知道还和自己靠这么近。

 “卧槽老叶你你你!多嫌弃我啊我都没嫌弃你!”方锐见叶修像躲瘟神般躲着自己还往魏琛边上跑,心里顿时泛起了酸泡泡,又扑了上去。

叶修翻了个白眼,想着魏琛时Beta不往他那儿靠靠哪儿啊,这还没完了,简直是被信息素冲坏了脑子。

 “滚滚滚!这不是嫌不嫌弃的问题好吗?!”他迅速塞了一口面条后跑上楼,关门前不忘喊一句,“不许进来啊!”

 “靠!”



 


叶修回房里后在房里翻找零钱,打算出去买包烟,顺便问问买的抑制剂放哪儿了。他抽屉翻得哗哗响,就是找不出一个钢镚儿,藏在柜底的信息素掩盖剂也不见踪影。不太平和的心情变得莫名焦躁——他觉得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似乎睡了一觉后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

叩——叩——叩——

轻缓的敲门声响起。

 “沐橙啊,有事吗?”

叶修打开门,瞧见是苏沐橙后边招呼她进来。同为Omega他们之间没必要避开。

 “我来和你商量一件事。”苏沐橙拉着叶修坐在床上,“关于……相亲。”

 “你吗?终于想嫁出去了啊。”叶修先是愣了愣,然后欣慰摸摸苏沐橙头,“放心哥一定给你找最好的!”

 “不。”苏沐橙顿了顿,“我是说叶修哥你啊。”

叶修愣了,下意识反问:“我?”


 “对啊!”苏沐橙很快接道,“叶修你看你都快三十了还不结婚,叶秋都让我催你了。你可不能让我三十多岁去当伴娘啊!”

 “你要是想找相同爱好的,可以在联盟里找啊,虽然有点少……”苏沐橙小心翼翼地观察叶修的表情。

她真的太想给叶修找个人好好爱他照顾他——这个人撑了那么久应该好好休息——叶修大病后的身体似乎更加单薄,愈发增强了苏沐橙这种想法。

而叶修则是蹙起眉头——哪里少了……联盟里Alpha一抓一大把……

经过昨晚的发情期后叶修也考虑是不是要找一个伴侣,可苏沐橙这么个直球打过来,他一时还接不住。

他挠挠头:“大小眼我可不能接受。”

 “……王队?”

 “是啊。话唠心脏也不行。”

 “叶修你……喜欢男的?”苏沐橙咽了口唾沫。

A的男女有区别吗……不过他也不是很能接受女性alpha和他结成伴侣。叶修耸耸肩继续说:“到时候碰上合适地Alpha我会注意的。”

 “诶……什么?”

 “Alpha啊。”叶修走到窗边开窗透气,双手撑在木沿上说。

 “我可不想这么早结婚到时候生孩子想想都可怕。”

 “诶对了,沐橙你给我买的抑制剂呢?”

苏沐橙的笑容渐渐凝固了,她好半天才挤出一句:“叶修……你说的是什么?”

 “?”

 “抑制剂、生孩子……都是什么?”

 “???”

 “你该不是看了ABO小说看多了吧……”

 “ABO?我真的是Omega啊。”叶修抽了抽眼角,被发情期烫得发涨的脑袋一下子紧绷起来。

苏沐橙深吸一口气,微笑:“可我们这里,没有其他ABO,和抑制剂。”

 “……啥?”




tbc.



改了一些设定和情节,人物也有变化(当然第一章看不出什么(。)

那句话怎么说的,混更混得好,日更才能日得爽!(x)

评论 ( 28 )
热度 ( 1585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