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叶]snowman








雪下得很大,柏油马路上积了厚厚一层,川流不息的汽车轮胎都不能碾平。

一双黑色的加厚皮靴从台阶上跳下来,踩在雪地里一路小跑,咯吱咯吱响。穿着黑色羽绒服的青年也不顾来来往往的行人,扎头冲进人流中。

「对不起对不起,借过。」

孙翔拉了拉羽绒帽,又将怀中的塑料袋紧了紧。

今天是除夕,按理说他这时候应该呆在家里和叶修一起暖被窝,虽然平时也都是这样——但此时此刻不行,他必须出去到某个地方再回去。

出了点状况。

孙翔携带着凛冽的寒风和淡淡的药味儿回了家。

开门后他在玄关处剁了会脚,确定身上的冰渣子和寒意都消融后才换上棉拖鞋进入客厅,然后就看到了一团被窝兽。

叶修裹在一层厚厚的白色被子里,只露出一半脸和些许细碎的刘海。没有什么颜色的嘴唇含着一根细长的吸管。他缩成小小一团,专注地盯着木桌上摊开的书本,显得格外柔软。

如果没有桌子上的那瓶冰镇可乐,孙翔会觉得更可爱。

「你疯了?!生病还喝冰的!」孙翔扯出叶修嘴中的吸管扔进垃圾篓。

叶修抬起头,带着水汽的黒眸看了他一眼,像是某种小动物。然后吸吸鼻子继续看他的书。

仅仅一眼就把孙翔的脾气看没了,他的语气软和下来,从后面抱住叶修:「叶修我们吃药?」

叶修撇撇嘴:「药苦。」

「喝完了吃糖?」孙翔的手伸入温暖的被子里,握住叶修的手劝道。

「不好。」

「……」孙翔压住想强灌的想法后,尽量耐心地问道,「怎么?」

「不开心。」叶修指着被摊在桌上的书说。

这是本封面纯白的书,显然是份样品 却被叶修用红色马克笔从对角线打了一个大大的叉——他不喜欢这本书,即使是他写的。

孙翔在心里哀叹一口气。

温言细语的他全拜这本书所赐——这是叶修新写的小说,关于一个狩猎男孩和一只受伤的狐狸故事,结局是狐狸在春天的第一缕阳光到来时终究没能熬过而死去,只留下了冬天里男孩为他戴上的围巾。而出版商觉得结局不够夺人眼球,硬是要改成变成人什么的恶俗结局。

忙着改小说忙着和出版商沟通,于是在某天孙翔加班的夜里,叶修累坏了,趴在书桌上睡着,第二天就被流感光顾。

「别管这了,大不了不出又不会饿死,再说了还有我!」

孙翔如是这样安慰着。说实话安慰人并不是他的长项,在他的理念里似乎和客户打交道更容易。叶修闻言哼哼几声,便又埋头琢磨起来。

面对这样的叶修,孙翔挠挠头发。

怎么办,智商好像不够啊。

傍晚的时候太阳总算是冒出来起了点,却也像是套在保鲜膜里不能释放出一点热度。

「叶修!叶修!你快出来!」

叶修正在考虑要不要再睡一觉时,孙翔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唔……」叶修揉了揉疼得紧的太阳穴,随手抓起沙发上放的黑色羽绒服推开院门,「怎么了……」

话说到一半叶修便愣住了。

一个白白胖胖的大雪人立在院里的那棵枫树下,一大一小两个雪球的连接处系着一条天蓝色围巾。叶修想起来那是他去年送给孙翔的。

「那个狐狸太难了我不会,就堆了个雪人出来。」孙翔说。

「我知道你不开心,但我也不懂怎么哄,你知道我这人不怎么会哄人的……」他尴尬地摸摸冻红的鼻尖。

糖浆般粘稠的暖黄色阳光毫不吝啬地覆盖着雪地和雪地里的孙翔。他的棕色发丝边缘融在阳光里,像是镀了一道细细的金边。叶修眯起眼,觉得他在blingbling地闪闪发光,看久了眼睛有些涨了,鼻子也有些发酸了。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你不要不开心,要不然我去把那个出版商揍一顿?」

「喂你别!」叶修被他这句话逗笑了,于是他突然抱住孙翔,眉眼弯弯,「你在我怎么会难过。」

和你在一起简直是我一辈子最开心的事。

end.




评论 ( 8 )
热度 ( 470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