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炬迎风

首先非常感谢姑娘地repo!人生中收到的第一个!容我先表演个原地爆炸!

解释一下文中的时间bug,其实我没有按官方年历来算,当时写的时候是一六年的八月,恰好在七夕前后,就按那个时间来写了(这么看这篇文战线拉得也蛮长的……)

这篇文第一版始于一五年的十一月,当时还在沉迷all叶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单cp倾向。就想着各种cp都来一份可以好写些吧,所以就同时有了黄少天和喻文州的暗恋,至于叶修对喻文州的感情则是在第二版修改后加上去的。

写到第十一三章的时候觉得这情节发展不对,这样下去完全是傻白甜无脑np文,当时认为我得是个正剧向(…………)的写手,得正经不能光塞白糖,于是推翻重来。第一版中只是喻文州...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38<end>



ooc

黄少天和叶修黏黏糊糊地过了几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一块,对方离开自己的视线一秒都不乐意。

这两人现在最大的爱好就是躺在床上,懒洋洋地讨论未来——以前他们只能够脑补一下满足自己的想法,真真切切的可以实现了,倒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了。于是黄少天为了消除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时不时就要抱一下或者亲一口叶修。叶修则表示你要亲就亲别找这么多借口。

初三的时候他们回了黄少天家见家长。黄少天的姐姐很是热情,他的妈妈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两人暗暗地捏了一把冷汗,小心谨慎地回答她有意无意抛出的问题,生怕一个不小心她就不准了。

黄叶二人一边心惊胆战,一边悄悄在桌下捏起了对方的手指头,最后十指相扣拉在一...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37

ooc

一朵接一朵的烟火亮照得广场上的一块天空犹如白昼,却不敌黄少天此时眼眸的万分之一的光芒。他浅褐色的眼睛亮晶晶的,一双薄薄的嘴唇抿起,像是想笑,又像是激动得要哭出来。

听到这个回复,黄少天忽的抱住叶修,几乎想拉着他转几个圈。

叶修拍拍黄少天的后背,理了理他跑过来时被吹得乱蓬蓬的头发。叶修看了眼黄少天的穿着哑然失笑:“你怎么穿成这样?”

黄少天颇为窘迫地拉了拉风衣想要遮住里面的睡衣,怎么也遮不住。但想想反正是叶修看着,也就无所谓了。

烟火的爆鸣声很响,他凑到叶修耳边大声喊道:“我当时在床上!等你电话啊!”

叶修也更大声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今晚会打电话给你?”

黄少天双手圈成喇...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36


ABO

ooc

叶修堪堪压住想去找黄少天的冲动,还是给自己买了别处的火车票。可或许是冥冥中注定的,他在广州站的时候,竟然鬼使神差地提前下了车。

彼时他靠在椅背上小憩,暖气开得足足的让人头脑发昏,他迷迷糊糊间听见广播里提示着说广州站到了,脑子一抽,心里念叨着广州、广州,黄少天、黄少天,想见少天。于是身体就先行一步,提着包便下了火车。

等冷风灌到叶修脸上时,他才反应过来,看着头顶上明晃晃的LED牌,无比懊丧的啧了一声。

意料之外归意料之外,他搭了辆计程车,打算先找家旅馆落脚,明天再坐飞机直接回北京。

到了地方,叶修掏钱包却发现现金没多少了,只有几张蓝色钞票躺在里面。叶修的眉毛挑了挑...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35

ABO

ooc

郑轩连看了好几遍车票,确定座位号没错,才挠挠头和叶修打了个招呼,把行李摆在座位旁。相比于叶修的孤孤零零的一个单肩包,郑轩的东西就多多了。他把几个牛皮纸袋排整齐,又揣了个包在怀里。

叶修见着郑轩后就眼乱瞟。他点点头算是回了郑轩,然后便拿出手机,点开一个单机游戏软件装模作样地玩起来。

就他这手速,随便戳戳就能应付踩白块了。于是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到了郑轩身上——更准确说是一郑轩为中心的方圆两米的范围。

叶修踩白块刷了记录,又换了微博刷动态,手指一翻十几条就过去了,距郑轩坐下也有两三分钟了。叶修就这么漫不经心地摆弄手机过了两三分钟。

叶修不嫌眼珠骨碌骨碌转得累,郑轩倒是被...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34



ABO

ooc

叶修缓缓地退出房间。他的手搭在把手上,几乎是以慢镜头的方式在关门——本来只需一瞬间的事,他却偏偏分解成无数个细小零碎的动作,如同破旧的老式放映机,一帧一帧的上映。

说白了,他其实就是渴望黄少天能够醒来,发现他要走了,马上跑过来抓住他的手说你不要走,委屈的也好霸道的也好,叶修只需要一个小小的驱动。

他嘴上说着要放下,也给黄少天留了信说要离开,内心却还是不舍的。他是真的不想和黄少天分开,可现实又逼迫得他只能这样去做。

叶修快被逼疯了,也快被精神的压力累死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轻微的锁舌堵上门锁的声音和叶修心里的那咯噔一声同时响起。他把门关上了,也似乎把他的心脏夹...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33

ooc

冬天黑得早,加上今天太阳没怎么露脸,刚过五点天就黑了下来。

屋子里很暗。叶修进来时反锁了房门,以免突然有人进来;窗帘很厚,大概是是这屋的主人睡觉时畏光,厚厚的双层窗帘一拉,微弱的光线也被完全隔绝在外——似乎只有在这个封闭的套子里,黄少天和叶修才能够真正地靠在一起。

黄少天的眼睛因为长时间没有眨眼而干涩,然而他却不敢眨眼,唯恐这眼睛一闭再一睁,说着爱他的叶修就会像泡沫般立刻消失,就像他在无数个深夜里大汗淋漓地从梦中醒来,结果发现是一场空那样。

他握紧叶修的手,高热的手指穿过叶修的指缝,与他十指相扣。叶修的手背很凉,指尖也很冷,没办法谁叫他天生体寒,怎么捂也捂不热。十根手指仿佛十条...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32



ABO

ooc

先是众人把黄少天抬到大巴车内,然后王杰希又联系队医先来看看大体情况。因为是职业选手,全明星周末又聚集了大量荣耀粉和记者,随随便便招一辆救护车或者直接把黄少天送到医院影响都不好。

黄少天被放在最后排的位置,一圈的人围着他表情沉重 ,像是在举行追悼会。

“卧槽你们都什么鬼表情……我还没死……”黄少天有气无力地说道,愣是给在场的人一人一个白眼。

“谁叫黄少你忽然就昏倒了吓了我们一跳。”卢瀚文说道。小孩刚刚真的被吓坏了,差点扑到黄少天身上就要喊天哭地。

“都散开,让他透透气。”王杰希说,“小别和英杰把左右窗户都打开,让他透透气。”

“行了都走吧,我一个人躺躺。”黄少天...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31



ABO

ooc

这次全明星周末的主办方是微草,一大部分原因是他们的队长王杰希这赛季结束后就要退役。

仔细算算王杰希也已经出道十年了,与他差不多出道的选手都已退役,只有他一人还在台上,只与他相差一年的黄金一代也陆陆续续有人走,下一赛季怕是要走掉一大半。王杰希对着镜子整理领口,忽然有些感慨,一晃居然这么多年了,他居然也坚持了下来。

王杰希回头看了看满脸不情愿在化妆师的粉底下挣扎的叶修,又是一阵慨叹——他喜欢这个人七八年,居然真的可以放下了。他不再去幻想和叶修在一起,转而是满心祝福他能好。

那天王杰希与叶修的亲吻,似乎填补了他多年来内心的空缺,忽然间没有了什么遗憾——他们睡过同一张床,...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30



ABO

ooc

十月底,联赛进行了一半时,网上掀起一场不大不小的舆论争执。被推上风口浪尖的两人,是早已退役转而去做解说的叶修和蓝雨战队的王牌黄少天。

其实要较真的话也不是就他们二人,而是叶修和蓝雨战队。

这场掐架源于某个闲事儿的人整理了第十二赛季叶修主持和解说的所有节目,po到微博上也就是被叶粉们转发下舔舔男神。本来是转发不过上万,评论都是哎呀男神好帅好想包养之类的迷妹,没几天后转发里忽然多了一条「为什么叶修的解说里没有蓝雨?」,之后铺天盖地的疑问就来了——

「对哦我翻了一遍第十二赛季的所有视频,居然都没有?连赛后小采访里都没有?」

「什么情况?叶修大神和蓝雨队员不和吗?...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9


ABO

ooc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人总是要向前看的,过去的已经成为过去,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活在当下的人,应当斩断过去,偶尔眺望未来。

那么活在当下的叶修,现在是在以一种异常颓废的方式消耗自己。因为他不能回忆过去,一旦想到黄少天就会真的迷失在那条没有归途的路上。而他的未来,此时的叶修根本想象不出他的未来。凡事牵扯到这个话题,他必然要想黄少天会怎样,会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和别人一起生活。然而这又是叶修所不敢想的。

于是叶修只能用多到近乎变态的工作来塞满自己所有的时间和大脑,强迫自己飞速地思考拿出应对方案,简直比手把手带兴欣最辛苦的时候还要累上数倍——那时他还有着希望与同伴做支撑,推着他...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8


ooc

ABO

王杰希是在职工宿舍前的梧桐树下找到叶修的。

叶修低垂着头,稍长的刘海遮住他的眼睛。王杰希看不清的眼神,但他看到叶修的鼻尖是红的,脸颊上似乎还有泪痕,蹲在树下整个人一抽一抽的,想必是哭了很久了——王杰希的心脏也是一抽一抽的,神经末梢都在颤动。叶修难过简直就是像挖出他的心一样疼。

王杰希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叶修,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毫不掩饰地暴露在他的眼前。荣耀里的斗神永远都是无懈可击的,生活中的叶修也是强大得可怕。他从不会在别人面前露出多余的情感,但此刻叶修挂满眼泪的脸让他有些手足无措。向来冷静的王杰希有些慌张,他想抱住叶修柔声安慰,可又迈出一步后停下,怕走近了会惊扰到叶修。...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7

ABO

ooc

夜风很凉,夹杂着雨水吹开虚掩的窗户打湿了一小片地面。

叶修一手捂住眼睛,一手抬起,修长的五指虚张开,像是想抓住什么。被指缝切碎的光投在叶修右脸脸上,照得一半微亮一般黑暗,一半平静一半绝望——他保持着这个动作许久,直到小臂都淋得湿漉漉的,似是承受不住水珠的重量才无力的垂下。

本来以为所有问题都顺顺利利解决了的叶秋,借着微弱的壁灯只能看到他的哥哥虚弱地缩成一团,裹着白色的衬衫像只被暴雨砸坏的病兔子。事情的发展和他的想象出入过大,叶修的举动也让他猝不及防。一时间叶秋在一旁不知所措。

“手机……手机我帮你拿去充电吧。”他愣了好一会儿的神才冒出一句。叶秋弯下腰,轻手轻脚地拾起那...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6


ABO

ooc

叶修听着那声有些恍惚,以为是自己太久没听到黄少天的声音,所以才一时间没有辨别出——其实从他离开广州,与黄少天道别的那一刻来算,不过七天而已。

“请问还在吗?”

听筒中又传出询问的声响,还重复了好几遍。

清朗的女声带着些沙哑,或许是与生俱来的,或许是变声时的某种意外,也或者是长年抽烟染上的。叶修这下是听得明白,同时他的大脑也不够用了。

脑内所有的细胞都高速运转起来,猜测这个拿着黄少天电话的女人是谁——叶修的第一个反应是拨错了,他下意识侧头看了眼通话人姓名,清清楚楚的“少天”两个黑体字。

可能是医院里的护士?少天出了事在医院里躺着不方便接?啊这家伙真是不小心,毛毛...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5


ABO

ooc

叶家的餐客厅相连,中间只隔了半块磨砂玻璃墙。从客厅上楼梯是卧室和书房,叶修的那间在右边,叶秋斜着眼便能看到的位置——他这时候只希望他们家墙壁的隔音效果足够好。

“他犯了什么错?你连饭都不让他吃。”叶母质问,抽出叶傅手中的木筷啪地拍到桌上,调子愈发尖锐,“你说啊!”

“他怎么?”叶傅脸上满是厌烦,“你的好儿子找了个男人回来!”

叶母愣了愣,气势瞬间弱下许多,在叶秋小声地喊了句「妈」后才回过神来。她无意识地松开握紧的手,十指搭在桌面上敲动。

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道:“他喜欢男人女人有什么关系,他喜欢就好了。”

短短一句话落在叶傅耳中犹如暴雷。

“什么叫有什么关...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4


ABO

ooc

“好吧,”叶秋避开叶修的眼睛,尽量平静地说道,“其实没有我说得那么好。”

他的手搭在叶修的肩上,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他明显感到叶修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人的手指神经末梢分布多,敏感的是手掌的几何倍,所以叶秋能知道,他的手指下的叶修肩上的肌肉因长时间紧绷而僵硬,即使叶修努力在克制,细微的颤抖也从指尖传入他的大脑神经,刺激他的大脑皮层产生情绪。

让他的心脏也跟着皱起来。

叶修沉默,叶秋也不继续说。

他保持不算生硬的表情,打开医药箱取出棉签和双氧水,沾了一根后细细地涂抹到叶修脸上的伤口——叶傅那一掌太过用力,腕表蹭到划破了皮肤,两三道渗着血的口子已经肿起了。

双氧水一沾...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3

ABO

ooc

雨滴砸在叶修鼻尖,溅起的无数细小水珠让 他的眼前一时模糊,看不清叶傅的表情。

他依旧握着手机,太过用力骨节处都泛着青 白色,似乎是可以从这个方方正正的薄片汲 取某种让他心安和坚持的力量。

叶修用手背抹了抹水渍,立刻又有两三滴落 在他的发丝上。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豆大的雨珠在灰白的地 面上染出一个个深色圆点。叶修所处的是低 凹处,蜿蜒流下的雨水渐渐在他脚下汇合成 一滩。

“我很喜欢他。”

说完这话他不自觉地垂下头,下意识将目光 从他的父亲身上短暂地移开。

叶傅的脸映在 浅浅的水洼中,被不断落下的雨珠打碎又重 新聚合,倒影摇晃,而那双眼睛却一直紧紧 地盯着他。不知是...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2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叶修斜斜地站在一棵柏树下,一只手揣在口袋,手指一下一下敲拍,另一只手握着背包带——他去的时候拖了满满三大箱,此时就只背了一个轻便的旅行包。

临走前的晚上王杰希帮他收拾了一大堆,他胡乱装了几件,被王杰希嫌弃地抽出来重新整理一番。他只带了几件换洗衣物和平板以及手机,零零碎碎的东西全留在王杰希的家,以至于他走了那里还是如几天前他和王
杰希一同生活的样子。

他来回转了几圈,心里有些毛躁,又像是溢满了某种情感迫不及待的想要表达出来。

五米开外的地方便是他家大门。叶修始终在这个位置,想走进去却在迈出腿的瞬间缩了回来。他抽出...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1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有啊。”王杰希轻快地说道。

“是吗?”

叶修倒是并未如王杰希所想再深入问下去。 他重新坐回去,抱着奶黄色抱枕点开电视, 正在放当下烂大街的小言剧,他随手乱点了 几个台发没什么好看的,最后还是回到最初 的那个台。

王杰希嗅着鼻尖下残留的若有若无的香气, 心道有些可惜。不过他心情很好,情绪高涨 到能令他不假思索、盲目做出判断的地步。

屏幕上的男主跟女主黏黏腻腻,一直追求的 暖心男二被女主发了好人卡——过于无聊的 剧情让叶修忍不住捂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再正常不过的动作落在王杰希眼里却被他自 动加了滤镜,怎么看...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0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在王杰希家住了几天,叶修就被强迫跑了几 次晨跑。虽然每次都是堪称散步般的慢跑, 后半段也几乎是王杰希拖着的,但死宅如他 ,还是腿肚子酸软得不行。原本第二天叶修 就不想继续了,偏偏王杰希拿断网威胁他。 叶修犹豫片刻,不争气地屈服杰希势力。

叶修恹恹地倚在门框上,半眯着眼边等王杰 希边偷偷打瞌睡。

“走了。”

王杰希从厨房出来,提着一个黑色垃圾袋。 他走到叶修身边,用空闲的那只手敲了敲叶 修脑门,等对方慢悠悠的睁开眼要瞪他时, 便极自然地牵起他的手出门。

没睡醒,手脚都是软的。下楼时叶修几乎是 趴在王杰希身上的,畏...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19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不认识路,叶修只好老老实实的跟着王杰希。

弯弯曲曲的小巷里边缘的有些青石板可能是因为当时觉得不方便,没有翻修换上新的四四方方的石块。叶修就沿着这些松动的石板一路踩过去,双手背在身后摇摇晃晃着。天气热,他卷起裤腿露出一点点伶仃的脚踝,在淡金色的阳光下白得晃眼。

  叶修虽然说四处乱晃哪儿都想看看,但隔一小段路都要抬头找王杰希,确定没有跟丢后才继续哼着小调左摇右晃。

  有时王杰希稍稍走快点,叶修就会立刻小跑着赶上,一定要距离缩短到几步。  

这幅小孩子的样子。 王杰希忍不住侧目多看...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18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关于相亲变成微型的全明星聚会,或者是说队长间不正经的交流会的这件事,叶修也是没想到的。

叶修百般无奈地不断转动手中的勺子。他的手型流畅骨肉匀停,金属色在修长的手指间闪动,即使是不流畅的动作也看得人赏心悦目。叶修今天还特意收拾一番,柔软纤长的睫毛和狭长的眼眸更是加分,邻座已经有好几个年轻女孩蠢蠢欲动想上来搭讪了。

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三个小时,如果不是外面有叶秋在车内盯着他,他早早就脚底抹油逃跑了。

昨晚和叶秋聊得太晚,以至于中午才爬起来,迷迷糊糊间被叶秋压着洗漱收拾,塞了一块面包坐上车,叶修还没想明白要去哪里,叶...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17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睡你房间?”叶修倚在门框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群里聊天,叶秋则是在收拾他行李。


“不然去你那儿?你那房间从来没动过,被单都要换新的了,折腾半天还不如跟我睡。”叶秋搬出叶修的衣物挂到衣柜里,笔电之类的先放到一边。不出所料,在行李箱夹层摸出一盒烟。叶秋拿起烟盒冲叶修晃晃,“这东西我先没收了。家里不准抽。”


“我知道。”叶修耸耸肩,“不过我走的时候你可得还我。一个月我就这一包。”


“谁还管起你烟来了?”叶秋觉得好笑。


“不知道哪个笨蛋每次打电话都念叨我少抽点少抽点对身体不好,念得我都烦了干脆...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16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随时奉陪。”


这四个字砸得黄少天晕晕乎乎的。他神情恍 惚地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拧开水管先是洗了 好几遍手,把一支乳管打开挤在手心上搓了 半天,又后知后觉自己拿着的是洗面奶,于 是往脸上抹了两把。稀释透的乳液黏糊糊的 挂着,顺着黄少天的嘴角滑下。黄少天盯着 镜子中的花脸看了好久,忽然傻愣愣地笑起 来,三两下抹掉剩余的液体,对露出一口白 牙的自己比了个v字。


黄少天拍拍脸,在心里给郑轩点了个赞,磨 ...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15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不行,”叶修长长吐出一口气,“你放弃吧。”


他的声音很轻很小,如果不是屏气凝神的话根本听不到。而轻飘飘的这句话犹如一把铁锤,砸得喻文州的心口凹陷了一小块。


他一愣,仍旧保持着微笑,眉梢扬起的弧度却是降下。喻文州故作轻松地问道:“怎么? 连让我追你的机会都不肯给吗?”


“你正在黄金年龄,这种事会拖累你。”在喻文州的注视下,叶修给出了这个仓促又缺乏说服力的回答。


“我可是在第四赛季就开始了,一向保...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14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烟火表演还在继续,砰砰的爆鸣声中喻文州隐约听到数百米下人群的喧闹,和自己胸腔里发了疯似的心跳。

鼻尖弥漫的是苹果味的水果糖气味,叶修抛给他的,酸酸的前调和腻人的甜味。糖渣还黏附在牙尖,喻文州舌头翻动舔过上颚,浅淡的甜随着急促的呼吸咽下。叶修咬着的那颗似乎是柠檬味,金黄的糖粒夹在牙间和鲜红的舌头露出一点点。他的嘴唇沾上水光,柔软鲜嫩,一定很合适接吻。

叶修今晚穿的是白色短袖衬衫,纽扣解开两个,从喻文州的视角看去恰好能滑出流畅的劲线,一直往下是精致笔直的锁骨。衬衫下摆没有扎进牛仔裤,所以他甚至可以望到平坦的小腹。

喻...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13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叶修说。

喻文州跟拉着叶修从后门偷偷溜出去,一路小跑到了摩天轮下。他掏出早早买好的票递给检票员,也不管对方对于两个男人同坐摩天轮的略带惊讶的表情,直接进去。

“是啊。”喻文州坐在叶修对面翘起腿。两个横椅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尺,喻文州的脚尖自然的垂在叶修的腿肚旁。他说,“我觉得不错。”

“…………两个大男人坐这个真的好吗?”叶修一阵无语,玩着手上的面具。

“都一样的。”

“怎么一样了?”叶修说,“情侣坐交流一下感情,我们俩纯粹是闲着坐十几分钟。”

“也可以交流感情,不如说说以前的事?”...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12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五个清一色的纯爷们扎堆走在游乐场也是很扎眼的,当然那个未成年的小家伙是自己硬要挤进这个队伍。为了不引起注意,五人分散走,差不多每两人之间隔一两米,郑轩负责看着卢瀚文。 

沿着街道走的喻文州特意拨乱了中分,蓬松的刘海遮住了额头,还带了一副黑胶平光眼镜,“不错,一看就能吸引大把姑娘。”叶修这么点评。黄少天戴一顶棒球帽遮住惹眼的栗发。叶修、郑轩倒没什么特征好掩饰的,大大方方地四处逛。

今晚似乎有什么活动,格外热闹。仿照夏日祭,游乐场的几条主干道上全部摆满摊位。大多是卖小吃...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10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这顿饭吃得很压抑——喻文州和叶修心照不宣,没有再提起客厅里的意外。黄少天则是闷头扒饭,向来活跃气氛的他一言不发,眉头微皱,驼背伏在餐桌上,看起来心事重重。于是郑轩也不好多说什么。


“那个……晚上我们能不能去游乐园玩?”卢瀚文扒完最后一口饭,满怀期待地问道。


“是啊是啊!”郑轩附和道,“放假嘛也带小卢出去玩玩。叶神也没来过吧?”


“恩?”突然被点名的叶修一愣,舔去嘴角的米粒回道,“在杭州陪沐橙去过一次。十多年前的事了吧。”


“我听说最近新修了一百五十...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09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团队赛兴欣打得相当奔放,以包子入侵为中心,剩余四人策应,任他的打法多天马行空都不会脱出整个团队。方锐的气功师倒是和乔一帆的鬼剑士搭配一起,海无量捉云手一出,制造僵直后丢进一寸灰的鬼阵,李远被坑一次血掉得直飚粤语。


最后差不多是平局,流云以微弱的优势击杀沐雨橙风,不过自己也是剩下百分之四的血量。


“哎呀好险!沐橙姐姐真厉害!”


“乖,待会儿让黄少天也请你喝奶茶。”苏沐橙摸摸卢瀚文脑袋。...


1 / 2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