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药不能停








黄少天刚生病的那几天,叶修没怎么在意。

因为他既不咳嗽也不流鼻涕,只是喊着头疼一个劲儿的往叶修身上蹭。黄少天平时也是这个样子,时不时地就找些有的没的借口扑到叶修身上,叶修也习惯了,只是任由他抱。

真正发现不对劲是在第三天下午的时候。

有个活动要参加,叶修午觉要醒得早一些。他直起身子准备穿衣服,轻手轻脚地打算越过黄少天去拿搭在椅背上的短袖衬衫,对方却死死抱住他的腰,并且与他的皮肤相贴他的额头烫的吓人,鼻腔里喷出的气体温度也颇高。

叶修扣纽扣的动作一顿,立刻摸上了黄少天滚烫的额头。黄少天似乎是认为叶修的手凉得舒服,忍不住把整张脸都埋在他的手心。

叶修觉得这体温都高得可以煎蛋了,也没那个耐心去拿体温计测,直接给黄少天套上衣服,带上钱包和手机直接打车去了医院。

周末的人反而不多,零零散散的十几个人分散在大厅里。叶修把黄少天安顿在等候区的座位,怕着铁椅子把他冰着了,先用带来的外套折了两折才让他坐上。

叶修在黄少天的耳边亲了一口,然后轻声说好好呆着他马上就回来。

烧得迷迷糊糊的黄少天本来该是头脑混沌的,听到这话却像是忽然清醒了一般,手上的力气大得不像个病人,死死拽住叶修的衣角,嘴里满是委屈的话。

黄少天嘟嘟囔囔地说不行叶修你不要走,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再配上湿漉漉的眼睛把叶修的心脏都快看软了看化了。

叶修安抚着黄少天说没有没有,我去排个号就回来。

“不行,你骗我。”

黄少天说着就露出两个尖尖的小虎牙在叶修的脖子上咬了一口。他咬得倒也不重,只留下两个浅浅的痕迹。

“叫你骗我。”

黄少天得意地扬起眉毛。

”嘶——”叶修吸了一口气,伸手在被咬的地方摸了摸,然后轻轻掐了一把黄少天的脸说,“你属狗的啊?”

“嗯?”黄少天眨巴了两下眼睛,里面的委屈统统换成了心疼。他耷拉着眉毛捞过叶修,在咬痕处不停地吹热气,一边吹一边道歉说,“宝贝儿我是不是弄疼你了,我不是故意的啊真不是!我替你吹吹,你还疼不疼啊……”

“没事儿。”叶修哭笑不得。

他只是做做样子皱皱眉,好让黄少天乖乖坐在这儿等他,没想到这家伙乖过头了。搁在平时这黄少天早就看出来,还能顺杆爬最起码把叶修再亲一番。

“快点好起来,不然智商都没了。”叶修揉了把黄少天的软毛。

黄少天现在过热的大脑还不能处理问题,但下意识感到这是句不好的话,立刻抓住那只放在自己头顶上的手,可怜巴巴地说:“你嫌弃我了。”

“怎么会?”叶修说。

“你就是。”黄少天撅起嘴,“除非你亲我一口才能证明你不嫌弃我。”

叶修颇为无奈的啄了一下,轻飘飘地就过去了。黄少天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

“我真的要过去了。”

“我也要去。”黄少天拉住叶修的胳膊不肯撒手。

“你老老实实呆这这儿。”

“我不要。我就要跟你去,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叶修拗不过黄少天,只好带着他一起去排队。中途黄少天还缠着他吃了不少豆腐,让叶修不进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装病来着。

“先去验血,然后拍个胸透。”

叶修拖着黄少天去验血,小护士用酒精棉在他手指肚上一抹,黄少天便一侧头嚎老叶我怕疼。

你怕个屁,多大个人了好怕扎个手指。叶修拍了一下黄少天的背。

“真的怕。”

“那你要怎么才不怕?”

“要你亲亲我。”黄少天的两滴都挤出来了,就等着叶修说不的时候流出来。

“那个麻烦您快点,他烧得有点厉害了。”

叶修把黄少天手腕一按,小护士手起针落,血噗嗤就出了。

“老叶你……”黄少天的眼泪真的出来了,还不止两滴。他瘪着嘴说,“你骗我。”

“我没答应你啊。”

“你无情你冷漠你残忍!”

“好了。”小护士不忍再听下去,生怕自己的耳朵会聋眼睛会瞎。











胸透的片子拿到后,叶修举着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看出黄少天肺上有斑点,下面还有阴影。

交给医生后说是肺炎,得住院。

叶修前后一顿忙,找了个病房让黄少天先挂着针,又哄一好一会儿才说服对方放自己去填住院单子,然后出去买了一碗蔬菜粥带回来喂给黄少天喝。

值班室的小护士拿着一个一次性手套和半粒药走进来,对躺在病床上的黄少天说:“你的体温太高了,先要用药物降下来。这种塞进肛门里的药用过没?”

黄少天:“???”

小护士:“我来还是他来?”

“那个我……”

“我想你这么个大男人也不好意思,就让你朋友来吧。进去了之后别用力,不然就出来了。”小护士说完便留下东西转身离开了。

黄少天神色不定地看向叶修。

叶修挑挑眉,套上手套:“翻过身。”

“真要用啊……”

“不用你的病怎么好?听话。”叶修扒下黄少天的裤子,找准地方把药塞进去,“放松点。”

“有点怪……”黄少天捂住脸,“好像有点体会到了你的感觉。”

叶修呵呵一声,脱下手套扔进垃圾桶:“除非你承认你那玩意儿直径只有五毫米。”

黄少天:“…………”

黄少天:“我什么都没说。”








第三瓶的药水滴得手腕疼。黄少天是可以忍着的,但叶修身边他就不想忍了,还夸张地哼哼起来。

他仗着自己发烧,用张通红通红的脸去蹭叶修的手心,说好疼啊老叶好疼好疼痛死我了。

叶修慌忙问道哪儿疼了。

手腕。黄少天可怜兮兮的。

我替你揉揉哈。

叶修蹲下身子细细地揉起来黄少天细瘦的手腕,又哈了几口热气让他的手不至于冷着。

“宝贝儿你真好。”黄少天傻兮兮地在叶修脸上用力亲了又亲。

“好好躺着!”

叶修把黄少天按回病床,想着这家伙又来这套不打算帮他揉的,结果黄少天在一旁嗷嗷直叫,宝贝儿亲爱的怎么肉麻的称呼怎么来,可惜叶修就是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视屏。

“老叶我真的好疼。”黄少天说。

得。叶修叹了一口气,认命地继续替黄少天揉手腕,然后自然是少不了一番黏糊。

“好好治病啊你。”

“知道了宝贝儿。”黄少天笑嘻嘻地说。









评论 ( 23 )
热度 ( 839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