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在人间









北京的雪下得特别的大,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人一踩上去几乎可以埋了小腿。窗外飘着鹅毛大雪,四合院的玻璃上也结了窗花,凸凹不平,把外面射进来的光扭曲了。

已是深夜十一点,院子里还是很热闹,街上也是吵吵嚷嚷,整个北京城都会喜庆到明早。没办法,今天是除夕,年一跨便是千禧年,中国人图个吉利,再怎么也要熬夜守岁。

和外面热火朝天的景致不同,叶修的屋里倒是冷冷清清的。

坐在藤椅上,叶修随便按了几个台,都是春节联欢晚会,他每个电视台的都瞟了几眼,中央台在放小品,他觉得还不错,便放下遥控器紧了紧身上的军大衣看起来。

间或有寒风从窗缝吹进来,吹得叶修的脸凉凉的。他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艰难地在狭小的空间里移动,顺手从椅背上拿了块毛巾把窗户边缘堵上了。

他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漏风的地方后,皱着眉想着什么时候得把这房子翻修一遍了,冬天漏风夏天漏水的简直没法过。

叶修揉揉有些僵的脸——还要把家里的暖气片装上。

今年的冬天尤其冷。以往的时候,叶修还能抱着棉被熬过去,但现在他似乎有些受不住了。许是他这房子该换了,也或许是他老了。

片刻后叶修摇摇头,他才二十七岁,而立之年都都没到,谈什么老不老的。可能是他的心里倦了。

叶修回到藤椅上,找了个枕头抱着,疲倦地打了个哈欠。这时晚会开始了歌舞节目,怪无趣的。叶修看得兴致缺缺,把脑袋往围巾里埋了埋,困意渐起。

意识朦胧中,他似乎听见敲门声。

或许是电视里的声音吧。叶修想着,懒懒地翻了个身,侧睡在藤椅上。

砰砰声越来越响,一下一下像是叩在叶修的心上。叶修的心脏一阵闷疼,忽的被惊醒了。

他耷拉着眉毛,慢吞吞地打开门。

“谁啊?”

“是我。”一个清爽的男声回道。

叶修的身形忽然颤了一下。

他觉得他的眼睛可能是被这满天的雪花迷住了,不然他怎么会看到,黄少天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眼前。

惨白的灯光照出沉郁的天空,洋洋洒洒的雪片成了这个青年的背景。叶修盯着一小片雪花自上而下,落到黄少天的肩头。

“外面好冷啊老叶,让我进去吧。”黄少天说。

叶修张张嘴,喉咙里似被风雪灌满了,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是我,黄少天。老叶你该不会不认得我了吧!”黄少天拍拍叶修的脸,笑嘻嘻地说,“是我,少天!”

叶修试了两次才成功发出声,他声线颤抖地叫了一声:“少天……”

“哎。”黄少天应道。

黄少天牵起叶修的手,又觉得自己的手太凉了,便拉开羽绒服的拉链露出温热的毛衣,把叶修抱着。他顺了顺叶修的软发,闭上眼在颈边狠狠了嗅了嗅,说道:“叶修,我回来了。”

黄少天的外衣上全是积雪,头顶上和睫毛上也是。一进屋,便被稀薄的暖气蒸成小水珠挂着。黄少天脱下羽绒服,接过叶修递来的大衣换上。

叶修让黄少天坐在床上,拿着干毛巾给他擦头发。

“幸好你没搬走,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儿。你要是不在的话,今晚我还得找家小旅馆凑活。”黄少天无比熟练地拉过叶修的手腕亲了一口。

叶修戳了一下他头顶,黄少天便抱头说好疼好疼。

“瞎闹。”叶修说。

“我退役了呀,收拾完行李就赶到你这儿来了!意不意外惊不惊喜!”黄少天揽住叶修的腰一把抱住,想小狗一样在肩窝处不住地蹭。

叶修被他闹得没办法,一百多斤的重量压在身上他也闷得慌,干脆躺下任凭黄少天胡作非为。

“你怎么突然退役了,应该还有一年吧?”叶修
用脚蹬了蹬黄少天的肚子,却被黄少天反手抓住脚踝,“军队那边肯放着咱们优秀的好队员走?”

“哎呀……”黄少天忽的卡了一下,很快又接上说,“这不是想你了嘛!你离开后就剩我一个人出任务可寂寞了!老叶我好想你好想你!”

毕竟是朝夕相处的人,叶修察觉到了黄少天语气里的紧张。他按住黄少天在他脖子上乱动的脑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紧紧盯着他,严肃道:“到底怎么了?你说清楚别打马虎眼。”

黄少天被他看得心虚,小声说道:“就是受了点小伤……”

叶修心里一沉:“什么小伤还能让你提前退役了?”

“就是小伤……一点点小伤!我都不在意……”

“我在意。”叶修说,“把衣服脱了我看看。”

“真的很小啦老叶你不用看的!”黄少天挣扎道。

“我要看。”

“天气这么冷脱衣服我会感冒的啊!老叶你也不舍得我感冒吧!”

叶修紧紧盯着黄少天。

“好吧……”黄少天坦白道,“是受了伤……哎老叶你别掀我衣服,不在背上,也不在肚子上!哎呀那是以前被刀砍的养几个月就好了!”

黄少天护住自己的腹部,支支吾吾道,“老叶你还记得那个姓金的毒//枭吗?就是把你手差点弄残废的那个……我今年找到他了!彻底剿灭了他的盘踞点还把他搞进去了!我厉不厉害!”

叶修抿着唇:“代价呢?”

“…………”黄少天别过头去看电视。

叶修掰过黄少天的脑袋,几乎要和他的鼻尖相碰:“他伤了你哪儿?”

黄少天看到叶修的眼里隐隐有了雾气。

“伤了……伤了腿。”黄少天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还好吧,就是冷天的时候麻烦点,平时走路不麻烦的。”

“你犯这个险值得吗!”

“有什么不值得的!”

“你这样我该多担心你!”

“你浑身是血地被拖出来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会多担心你!我当时恨不得和那个人渣同归于尽!”

叶修怔了怔,然后颓然地坐下,过了好久,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算了……”叶修疲惫的揉揉眉心,“你饿不饿?”

“嗯。”黄少天点点头。

“我给你煮面。”









退役的两年中,叶修独自生活,也学会了如何不让自己饿着。他煮了一锅清汤面,从橱柜里拿了两个鸡蛋敲了放进去,其中一个居然还是双黄的。

捞起来后,叶修简单地散了盐和葱花。这便是他与黄少天两年来的在一起吃的第一顿晚饭。

“你不吃鸡蛋?”黄少天要把荷包蛋赶到叶修碗里,又被叶修挡了回来。

“吃过晚饭了。吃不下。”叶修说。

“哦哦。”

黄少天呼噜呼噜地吃面,似乎那一碗清汤白面是什么绝佳的美味——实际上只要是叶修做的,他都爱吃。

一锅面很快被两人消灭得干干净净。叶修收拾碗筷要去洗,黄少天撸起袖子说,我来我来。叶修说你歇着去。黄少天说不要两人推来推去,最终还是没洗成,倒是先滚到床上去了。

关了灯,房内显得格外寂静。外面开始放起了鞭炮和烟花 噼里啪啦一片好不热闹。

“叶修。”黄少天抱住叶修,让对方的脑袋埋在自己的胸膛上。

“嗯?”叶修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

“我好想你。”

“嗯。我也想你。”叶修回道。

黄少天低头吻了吻叶修的发顶。

“我都不知道你不在的两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唔。”叶修伸手摸摸黄少天的脑袋,“现在我在你身边了。”

黄少天捉住叶修的手,在手心上亲了亲:“叶修,我爱你。”

叶修耳根一红,睫毛颤了颤说:“我也爱你。”

“我更爱你。”

“我比你爱我还要爱你。”

“那我对你的爱比你你对我的爱还要多两倍!”

“我要多三倍。”

“四倍!”

“五倍!”

“十倍!”

“……有没有意思!”叶修忍不住,噗嗤一声先笑了出来。

“当然有意思了!”黄少天说。他在黑暗中比划了一个括号,“我一直爱你到……时间的尽头!”

“读过几年书啊!”叶修敲了一下黄少天的脑袋,“还时间的尽头。”

黄少天委屈巴巴地用嘴碰了碰叶修的嘴唇:“反正我就是好爱好爱你!”

“我也好爱好爱你。”

安静了一会儿,黄少天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忽然感慨道:“其实我都怕我会不来了。”

“那你还要去出这么危险的任务。”叶修白了他一眼,在被子摸到黄少天的腿替他轻轻揉起来。

“我咽不下这口气啊!”黄少天揽着叶修腰的胳膊紧了紧,“真的见到你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回到了人间。”

“感情你以前一直在地狱啊。”叶修说,“以前怎么没觉得你怎么娇气?”

“没你在当然是地狱啊!”黄少天理直气壮。

“你真是……”叶修忽然觉得有些害臊,便不理他了。

“老叶。”黄少天握住叶修的手,“年后我们就去杭州吧。”

“干嘛?”

“就住在那边啊!”

“好好的为什么要搬?”

“哎……我是怕、我是怕北京这儿人流量大,容易出事儿。”黄少天的声音逐渐变低了,似乎是不愿提起这事儿,“你记得咱部队里的老聂么,他退役后结了婚,有个小女儿。结果有一天,小姑娘被人抱走了,他妻子也被打残了。虽然那一伙人被抓了起来,但是、但是这个家就这么被毁了。

“做特种兵的,得罪的人多,大摇大摆地活着,说不定哪天就被人咔嚓了。老叶……老叶我不想失去你,我担不起这个风险。”

黄少天和叶修都清楚这个职业的高风险,他们从军队下来,回来的根本不是美好人间,而是危机四伏的黑暗。他们如果不隐姓埋名,就得每天活得兢兢战战。

“……那幸好,我们没孩子。”叶修故作轻松地说道。

叶修的父母从政,弟弟叶秋是国家高级干部,那些人自是伤不到。而黄少天爸妈直接住在军属大院。所以他们俩要担心的倒是少了许多,只要守着彼此就好了。

“所以我们去杭州吧!杭州好啊!我也攒了些钱,能在那边买套房子。到时候咱俩开个小杂货店,天天守着过日子。”

“你这是养老吧少天大大?”

“就这样过着嘛!”

“好好好。”叶修打了个哈欠,“不早了,睡吧。”

“你敷衍我!”

“没有。”

“哼!”

叶修无奈地主动亲了亲黄少天:“都听你的好吧?”

“这还差不多。”

黄少天按住叶修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年后他们果真去了杭州,在西湖边上找了套房子住下。叶修也托叶秋给他俩换了个身份证,把从北京来杭州的痕迹抹去了,连带着抹去了他们的过去。

黄少天和叶修终于是在了人间。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461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