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38<end>



ooc







黄少天和叶修黏黏糊糊地过了几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一块,对方离开自己的视线一秒都不乐意。

这两人现在最大的爱好就是躺在床上,懒洋洋地讨论未来——以前他们只能够脑补一下满足自己的想法,真真切切的可以实现了,倒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了。于是黄少天为了消除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时不时就要抱一下或者亲一口叶修。叶修则表示你要亲就亲别找这么多借口。

初三的时候他们回了黄少天家见家长。黄少天的姐姐很是热情,他的妈妈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两人暗暗地捏了一把冷汗,小心谨慎地回答她有意无意抛出的问题,生怕一个不小心她就不准了。

黄叶二人一边心惊胆战,一边悄悄在桌下捏起了对方的手指头,最后十指相扣拉在一块儿。

黄少天姐姐默不作声地看了他们一眼,摇摇头觉得还是要保护好眼睛,转身进了书房。

许是他姐姐天天在妈妈面前说叶修的好话,也或许是那天她在北京见到了憔悴无比的叶修,看到了那封盛满爱意与无奈的信,以及他的儿子绝望的眼泪。黄少天妈妈忽的心软了,觉得他们俩可能是真的相爱的。她再看叶修时眼神里便多了几分柔和。人改变一个观念往往只要一瞬间。

“你们俩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我管不了的。”黄少天妈妈最后轻轻地叹了口气,随即又横眉道,“不过哪天你们要是分了,你,对就是你黄少天,就别来见我了。”

黄少天和叶修先是一愣,然后慌不迭地拼命点头。

又在广州逗留两天后,两人带着黄少天妈妈塞的大包小包的年货去了北京。

进叶家前,叶修突然对黄少天说待会儿叶秋说什么你都别信,他就是故意摆出一副表情来吓你的。

黄少天迟疑地嗯了一声,下一秒叶秋就出现在门后给他们开了门。

“进。”叶秋冷冰冰地说。

黄少天仿佛看见这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上,左边写着嫌弃,右边写着不爽,额头上挂着不高兴三个大字。

叶修捅了叶秋一胳膊肘,说你什么表情。叶秋没好气地冲他翻了白眼。

叶修妈妈见了后,欣喜地把黄少天拉到一旁问东问西。他爸爸哼了一声,不过是什么都没说,扔给黄少天一本相册就回房了,叶母也跟了进去,怕是要开始唠叨他了。

“我妈看起来挺喜欢你啊。”叶修和黄少天一起翻着相册,漫不经心地说道。

“那是,看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谁不喜欢!”黄少天飞快地对着叶修的脸颊啄了一下。

叶修本是下意识就要还回去,转头瞟到叶秋黑着脸还在旁,耳根有些发红地推了推黄少天,小声说道:“别闹。”

“哎呀你怎么还……”黄少天这话说道一半,也才注意到叶秋,尴尬地咳嗽几声,埋下头开始和叶修安安静静地看照片。

叶秋:“…………”

叶秋发誓,刚刚这两人肯定是自动忽略了他。

冬日暖阳正好,淡金色的空气中连细小的尘埃都看得一清二楚。阳光穿过落地窗投到黄少天和叶修的身上,有些烫的温度把他们的脸颊染上浅浅的粉色。背对着光线,他们在光辉中似乎连轮廓都融为一体,眼里温柔地、坚定地闪着光。

叶秋看着黄少天的笑颜,心里忽然生出些妒忌来,但想得更多的却是——真好。










在春季赛事紧张的情况下,联盟居然宣布放十天假。

放假嘛,谁都高兴。喻文州简略地总结一下,也没讲太多便宣布散会了。

黄少天拿出手机和他家叶修发消息,笑得眉眼弯弯。实际上今年开年来他时不时就会忽然笑出来。

“黄少黄少笑什么呢!”卢瀚文凑过来,只看到聊天框「宝贝儿」三个字高高挂起,卢瀚文瞬间就想到了去年夏天的事儿,“哇这是黄少你女朋友嘛!你追到她啦?!”

“是啊!”黄少天心情颇好地给叶修回了个么么哒,爽快地说。

“我靠黄少你居然脱团了?!什么时候事!”听到这个消息的单身狗李远一声惨叫。

“过年的时候吧!”黄少天说。

“过年……怪不得没见你在群里刷屏!原来是有了女朋友!”同样作为单身狗的徐景熙悲痛欲绝,十分绝望对喻文州说,“报告队长,咱们副队背叛组织了,怎么办!”

喻文州笑了一下却不回徐景熙,俯身拍拍黄少天的肩低声说道:“在一起了?”

“唔。”黄少天点点头,一时间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那祝你和他幸福。”喻文州依旧是挂着温和的笑容。接着他起身拍拍手说,“副队脱团了,那你们接着努力吧。”

“队长你这话什么意思??”

“说好统一战线呢?说好集火呢??”

“世风日下!队长你居然不谴责一下黄少!”

蓝雨众人纷纷吐槽。而他们的大心脏选手郑轩,默默地收拾资料,表情深沉——我什么都知道,但我什么都不说。

“诶郑轩你别走!我有事儿找你!”黄少天叫住一脚已经踏出门的郑轩。

郑轩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面色如常,加快了步伐。黄少天却是小跑上前抓住了郑轩的胳膊说:“老郑!真有事儿!”

十分钟后。

“…………你想干嘛?”

此时郑轩正坐在一家甜品店,桌子上摆满了各式蛋糕,他的正对面坐的是黄少天和叶修。一对脱团狗。

“我们放假想拍类似于结婚照那样的东西吧,想请你当神父!”黄少天说,一边喂了叶修一口焦糖布丁。

“有点腻。”叶修舔舔嘴唇说。

“那喝喝果茶。”黄少天哄道。

“……拍结婚照为什么要有神父。”郑轩盯着自己面前的一杯冰水,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拍结婚照之前当然要先弄个什么宣誓啊之类!不觉得这样很浪漫吗!”黄少天替叶修揩去嘴角沾的奶油,“你不是傻哦你!”

对不起我觉得你们俩更傻。郑轩心里想。

“那好要神父,可为什么是我??你们随便找一个不行吗?”

“因为是你把我们俩撮合到一块儿的啊!你当我们见证人更有意义嘛!”

郑轩震惊道:“我怎么不知道??”

“要不是你那天叫我直接去表白,我或许还得揣个一年半载的!那时候老叶都会被别人拐走了!”黄少天说。

“还有你在苏州说的那些话吧。”叶修笑了笑,“你不告诉我的话,我可能真的要强迫自己忘记少天了。唔还得谢谢你带我去抽了签,你说的图个心里安慰。”

叶修从包里抽出那根保存完好的上上签,「春风过境,桃花灼灼」八个大字简直要刺瞎了郑轩的眼睛。

“哇塞这个寺庙蛮灵的嘛!改天我们俩一起去求个签!”黄少天头次见这签,颇有兴趣地上下翻了翻,“我们抽的一定是上上签啊!白头到老什么的就不用说了吧!”

“美得你。”叶修笑着刮了一下黄少天的鼻子,眼里满是简单却又不见底的温柔。

郑轩悲伤地捂上脸——他终于明白那个写着大凶的中签是什么意思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寺庙真的挺灵的。











搞来一套神父的黑袍和一副金丝边眼镜,打扮得人模狗样的郑轩地等樱花树下的黄少天和叶修。

一身黑色西服的黄少天英气逼人,手里捏着朵樱花要给叶修戴上,被叶修按回去别在了自己的发鬓旁。

地点挑在日本北海道。郑轩说你俩哪儿来这么多是还要出国。黄少天说因为叶修要看樱花,可不就得去日本嘛。而且这要是在国内万一被人拍到了发到网上又得忙一通你说是不是。郑轩沉默一会儿说行行行你有理。

黄少天先拍了一张两人十指相扣的照片。两只修长好看的手交缠在一起,像是共生的植物藤蔓无法分离。戴在无名指上的素银戒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把照片编辑准备发到朋友圈,这时候正在和叶修讨论到底应该发几个心。

单身狗郑轩只觉得恋爱中的人果然都是傻逼。

“两个吧。”叶修说,“一个是你的一个是我的。”

“好吧!”

郑轩的朋友圈发出叮的提示音。郑轩面无表情地戳开,冷漠地点了个赞。

黄少天:[心][心]

[图片.jpg]


没几秒下面瞬间就有了好几条评论。


王杰希:恭喜。

喻文州:祝幸福。

张佳乐:我靠什么情况??黄少天你什么时候脱的团??

卢瀚文:黄少速度这么快?!要结婚了!


接着就是一排的99刷屏。郑轩也在下面回了一条。


郑轩:呵呵








笔挺的西装把人衬得更加帅气。帅气的黄少天和帅气的叶修一起站在郑轩面前,此时倒是有些不自在了。他们紧紧握住对方的手,眼里满是甜意和压不住的狂喜与期待。

郑轩装模作样地拿着厚厚的小本黑封圣经,将十字架按在书上,慢悠悠地说:

“黄少天先生,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

“我愿意!”黄少天迫不及待地说。

郑轩刚想说不能打断,看见黄少天那腻死人的笑容又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郑轩咳嗽一声,继续一板一眼地说道:“叶修先生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愿意永远爱着黄少天、珍惜黄少天,对黄少天先生忠实,直到永永远远吗?”

“我愿意。”叶修说。

然后他们在纷纷扬扬的粉色风暴中相视一笑。


过去的苦难都已然成为了过去,甚至成为了他们可以感慨的事情。一路坎坷,黄少天和叶修披荆斩棘,磕磕绊绊地总算是走过来了。接下来在他们眼前的,是他们俩共同构成的未来。

天气正好,他们来日方长。




end.

耶!

祝黄先生和叶先生百年好合!





评论 ( 84 )
热度 ( 857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