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32



ABO

ooc





先是众人把黄少天抬到大巴车内,然后王杰希又联系队医先来看看大体情况。因为是职业选手,全明星周末又聚集了大量荣耀粉和记者,随随便便招一辆救护车或者直接把黄少天送到医院影响都不好。

黄少天被放在最后排的位置,一圈的人围着他表情沉重 ,像是在举行追悼会。

“卧槽你们都什么鬼表情……我还没死……”黄少天有气无力地说道,愣是给在场的人一人一个白眼。

“谁叫黄少你忽然就昏倒了吓了我们一跳。”卢瀚文说道。小孩刚刚真的被吓坏了,差点扑到黄少天身上就要喊天哭地。

“都散开,让他透透气。”王杰希说,“小别和英杰把左右窗户都打开,让他透透气。”

“行了都走吧,我一个人躺躺。”黄少天闭上眼,用胳膊遮住眼睛,一副很疲倦的样子。

一群人见黄少天还能和他们对喷,似乎没什么大碍的样子,他自己也伸手摆摆叫他们散了。选手索性聚在一起闲聊,不过为了黄少天能正常地休息,这些人面对着面拿着手机,分分钟组成一个新群在群里聊天,有些没座位坐的也不管什么大神形象,干脆盘腿坐在过道里。

“诶叶神?”

坐在靠车门位置的宋奇英瞧见叶修蹑手蹑脚地上了车,不由得轻声叫了一声。周围的一群人也都侧目。

“嘘——”叶修尴尬地摸摸鼻子。

“你是来看黄少的吗?”

叶修点点头。

“在最后一排。”宋奇英指指后面躺着的一团物体。

叶修道了声谢,向后排走去。他跨过唐昊,拍了拍沉迷手游的李轩,让他挪挪地方他好过去。李轩抬起头看清来者的脸,差点叫出来,还好叶修眼疾手快捂住了他的嘴。

李轩差点咬到舌头。等叶修走过后,李轩张着嘴和前排人对口型:“叶神怎么来了?”

“看——黄——少——”卢瀚文用气音说。

张新杰直接点了点手机,让他进群问。


逢山鬼泣:我去??叶神怎么来了??

流云:不是说了吗来看黄少……李轩前辈你是不是没听到我刚刚说什么……

逢山鬼泣:我当然看到了!不过有点惊讶而已,叶神居然是来特意看黄少天??

风城烟雨:不然呢?来看你啊?

逢山鬼泣:…………

逢山鬼泣:这么说网上之前传的他们俩不和真的是假的咯?

风城烟雨:我不仅怀疑你耳朵有问题,好怀疑你眼睛有问题

海无量:说实话,就老叶和黄少天的关系,亲兄弟都没这么铁

逢山鬼泣:等等,先跳过这个话题,我就问问黄少天在台上喊的那句话什么意思?总不是真的想和叶修组队吧?

风城烟雨:这个我不清楚,沐沐叫我那么说我就那么说了,你们问她吧

沐雨橙风:啊我看喻队那么说也顺便跟了下

一叶之秋:你们当时微博吗还能跟评论的……

索克萨尔:少天和叶神最近是有些矛盾,估计少天是想修复好关系,一时心急才这么说的吧

流云:黄少和叶神还有矛盾?夏休期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

风城烟雨:不是吧他俩还能闹不和?该不是黄少天抢了叶修老婆吧?

一叶之秋:叶修什么时候结婚了??

风城烟雨:我就打个比方……

一叶之秋:说起来上午黄少天还瞪了我一眼,我没惹他吧??

风城烟雨:行了别聊了,你看看后面









叶修也不是真的能心硬得跟石头似的,何况叫他面对的这人是黄少天这人。

实际上在他听见黄少天昏倒的那一刻,他的神经便紧绷了起来,一声一声的惊叫就如同一把又一把的烈火,炙烤着他的脑神经。叶修是很犹豫要不要去看看的,因为他清楚,这一去恐怕是要花上许多时间来磨去悸动。

他还在犹豫的功夫,腿却先已踏上了大巴车,朝黄少天走去。

北京的一月份挺冷的,风又大,呼呼地往里刮,饶是只开了两条细缝也能感到刺骨的寒意。像黄少天这样被广东的天气伺候惯的的人,自然是不习惯这边的冬天。

他被吹得头顶脚心都冷,头晕胃里还犯恶心,难受得不得了。黄少天正想侧头跟刘小别说说让他把窗户关上,眼珠稍微转了转,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他跟前停下。他僵了两秒,缓缓扭回头,刚睁开的眼皮又合上了。

王杰希见叶修来了,轻轻点点头,把靠着后排的位置让给他。

叶修坐下后扯下帽子和围巾,搓搓手,哈了口白气,凝视着黄少天的脸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黄少天把羽绒服上的帽子匡着,手臂也遮住了一部分脸,叶修倒是看不清他的表情。叶修叹了口气,想了想,把还残有体温的围巾盖在黄少天暴露在冷空气中的双手上,又扯了扯尾部把脖子也遮住。

他的手还没缩回来,就被黄少天先一步抓住了。叶修挣了几下,黄少天的力气却大的吓人,拽着不放手。叶修试了几下也就放弃了,任凭他握着,座位也干脆从倒数第二排直接换到黄少天身边。

黄少天用那条黑色围巾遮住两人的手,再侧侧身子,彻底挡住了周围人的视线。

他摩擦着叶修的手指,从指尖摸到骨节,再揉搓着指腹,最后捏过一遍掌心就将叶修的手紧紧握着,像是生怕下一秒这个人变会消失不见一般。

黄少天的手指是冰凉的,掌心却是烫的。叶修只感觉被黄少天这么拉着他快烧了起来。

两人只是这样静静的谁也不主动开口说话,唯有略显急促的呼吸声和一起一伏的胸膛,才能隐约看出他们此时的心情。

“唉……”

无声的叹气消散在空气里。



微草队医来了后,黄叶二人的手便分开了。队医简单地给黄少天做了诊断,给他量了体温,确定是长期过度疲劳和精神焦躁导致的,再加上小感冒。队医嘱咐黄少天要多休息,不能熬夜,然后还是说希望能去医院看一下拿处方药。

队医临走前看了眼叶修,让他张张嘴,又瞧了瞧他的眼睛,说你也和他一样,多休息,别把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儿。

“你们俩都是一个病。”队医末了这样说道。









“你好好照顾他,晚饭我给你们带回来。”王杰希把钥匙交给叶修。

“嗯。”叶修点点头。

待王杰希走后,叶修把门锁上,把窗帘拉上,然后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黄少天床前。

屋内有暖气,叶修把外套脱了只穿一件衬衫和浅灰色针织衫。他替黄少天掖了掖被子,干坐着独自面对黄少天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怎么样?”叶修干巴巴地问。

“我不好。”黄少天嗡里嗡气地说,鼻子似乎是被堵着了。他困到睁不开眼睛,可头痛得他又无法入睡。黄少天从被子里伸出手无力地扯了扯叶修的衣角,“你坐过来点。”

叶修默然,把椅子往前挪了挪。

“再近些。”黄少天拍拍床沿,意思是让他坐上来。

叶修刚坐上去,黄少天便把脑袋枕到他的大腿上,温热的触感透过布料传来,刺得他心中一动。

黄少天蹭了蹭,毛绒绒的脑袋滚了好几遍。他把叶修的手放到自己的鼻子下使劲嗅了嗅,半眯着眼说:“叶修,你好香啊。”

叶修听到这话差点湿了眼角,他抬起头憋了好一会儿才把眼眶里的液体憋回去——他的身上哪里有香味,只有呛人的烟草的味道,还有就是衣缝里的寒气。

他已经彻彻底底活得不像叶修,却依旧喜欢黄少天。

两个人都瘦了,瘦的不像样子。黄少天躺在他的腿上,只能感觉到咯人的骨头。说是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可他看到黄少天这个样子真的是后悔死了。

“叶修、叶修,你说我这是不是在梦里啊?”黄少天喃喃道,“我现在除了翻你的照片,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睡觉了。因为我每次做梦都会梦到你,梦见你和我在一起。然后我就不想醒来了,醒了就见不到你了啊。”

“我每天每天都在想你,睡觉想,吃饭想,走路的时候也在想。我还一个人去坐了摩天轮,我也想和你一起去坐摩天轮啊……你别说我幼稚。”

“我真的好怕见不到你了。每次来北京我都想来见你,去哪里我都想绕路来北京一趟,可是到了楼下我就怂了。你不想见我怎么办?”

“上次和微草比赛后我看见你和喻文州见面了,我还看见你们俩抱在一起了,你们之间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他没告诉我。叶修你也别说了吧,我担心我会难过的……”

黄少天絮絮叨叨,说的话也颠三倒四,说着说着,竟带上了哭腔。他的头脑都是昏的,手脚也是软的,可心里却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从未有过的安心与满足。

叶修不忍再听下去。

他捂住黄少天的嘴巴,昏暗的光线下眼睛格外明亮,闪着温柔的光芒。他笑了笑,像是雪地里微弱清冷的光。叶修轻声说道:“那天喻文州对我说,「跟我走吧」。”

“然后我想了很久,只能说一句,”

“「但我爱少天」。”

黄少天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很快就覆上了一层水光,他张张口,才发现喉咙已经被堵住了,什么都说出来。

叶修替黄少天抚顺散乱的刘海,再开口时,话里已带上梗咽与颤音:“我也在想啊,为什么我们都还没有好好拥抱过,还没有在一起过,居然就分开了。”

“少天,我爱你呀。”

“一直以来,从未变过。”




tbc.


评论 ( 32 )
热度 ( 455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