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来到约定的咖啡馆,在临窗的位置坐下后,入眼的不是等待商议的合同,而是一束火红耀眼的玫瑰。这寒风凛冬里的温室玫瑰价格可不菲,叶修粗略扫过一眼,竟然还是没有刺儿的。

“喻总,咱们这是工作时间。”叶修挑眉。

“算是我送给未来合作伙伴的小礼物。”喻文州微笑道,站起身将玫瑰放到叶修的身旁。

“……那可以开始谈了么?”叶修只感到百般不适,心里琢磨着怎么将这玫瑰在回家前处理掉,免得家里的小崽子又要闹腾半天。

他这么想着,手掌托住下巴,漫不经心地往水雾蒙蒙的玻璃外一瞟,霎时间背后便出了一层冷汗。

小崽子黄少天此时就在窗外看着他。

叶修这扭头也不是不扭头也不是,脖子在暖气的吹拂下居然显得有些僵硬了。万般纠结致之时,黄少天倒是先动身,带着一身寒气走进咖啡馆坐到他的旁边。

“我爸对花粉过敏。”黄少天说话不打草稿,张口便给叶修安了一个莫无须有的病症。他颇为嫌弃地看了一眼玫瑰,心想待会儿也带叶修去买一束更大的。黄少天把玫瑰花毫不客气地扔回给喻文州道,“大叔,工作别带骚扰ok?”

“现在是下班时间,成年人谈谈恋爱是自由的吧?”喻文州张口说瞎话的本事也不小。

“嘁。你要追我爸经过我同意了吗?”黄少天拉了拉卫衣的衣领,对喻文州露出敌意明显的眼神,日渐趋于成熟的脸庞线条分明锐利。他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生道,“一杯摩卡,一杯黑咖,不加糖。”

叶修一悚,摩卡显然是替他点的,心道这小子平时不是最怕苦了,今天怎么还非要打肿脸充胖子。

叶修琢磨不透半大少年的心思,喻文州却把黄少天这撑面子的行为看得清清楚楚,他对服务生说道:“不好意思,把黑咖换成牛奶,顺便我要一杯蓝山。”

“你什么意思!”黄少天很是不满。

“小孩子乖乖喝牛奶,咖啡对小朋友的身体不好。”喻文州故意在小朋友三个字上加重了音调,在黄少天听来非常不爽。

“有我在,你就别想泡到我爸。”黄少天咬牙切齿道。他一手抓住叶修的手腕,拎起双肩包张腿就走,“我们回家,他自己埋单。喻、总。”

评论 ( 13 )
热度 ( 209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