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叶】夺爱之冬06



娱乐圈paro

新欢旧爱






“叶修!叶修!你醒醒!”

苏沐橙风风火火跑到叶修房间,也不忌讳什么男女有别和女神包袱,见门没上锁直接一脚踹开,十足的冷气让她打了个冷颤。

“快起来!”苏沐橙扑到叶修床边掀开被子,张牙舞爪地把叶修活生生弄醒。

“姑奶奶您这是干嘛呢?”半梦半醒间被强行拉起,叶修只觉得脑仁都是疼的。抬起眼皮一瞧苏沐橙披头散发的样,连插在头发间的簪子都摇摇欲坠,乐了。他扯回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团,靠在墙上等着看这小祖宗有什么事。

“才几点啊你就睡了?”苏沐橙见叶修这么舒坦的模样,又想起自己在外面东奔西跑热得大汗淋漓,心里就很是不平衡。她气哼哼地坐到叶修床上毫不客气地占了一大块位置,“知道我在外面找你找了多久么!”

“好好好,你辛苦了,有可乐喝不喝?”叶修扬起下巴冲桌上的蓝色罐装指了指。

“哼,是黄少天给你的吧?”苏沐橙极为不屑地瞟了眼那罐可乐,然后眯起一双杏仁眼像审视犯人一般盯着叶修,“吃晚饭的时候我可都看见了,你和黄少天在那个小角落里鬼鬼祟祟的。”

“叙叙旧么。”叶修随口瞎掰道。

“你?和你她叙旧?”苏沐橙瞪大眼睛,一副少骗我的样子。

“你是不是又偷吃鸡腿了?”叶修的视线从苏沐橙的肩头越过,落在鞋架旁一束装饰塑料雏菊上,“你嘴角有块油渍。”

“吃一根鸡腿又不会长胖!你别告诉秀秀!”苏沐橙气势弱了三分,急急忙忙找出纸巾,销毁犯罪证据后又显得理直气壮些,“哎呀不跟你说这些,我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要说!”

叶修露出有话你快说我还要睡觉的表情。

苏沐橙白了一眼叶修:“你走了之后,魏琛就跟黄少天聊上了,我听见好像问你的事来着是。”

“老魏么,问问又没什么事儿。”叶修道。

“他们之后又到休息室去了,我就偷偷跟过去,你猜我听到什么了?!”

“还听墙角啊你?女神形象崩塌了。”

“这是重点吗!”苏沐橙打了一下叶修脑袋,“黄少天原来是个渣啊!他和你谈就是想玩玩!”

“嗯,还有呢?”叶修神色不变,既不冷一分也不热一丝。

“你怎么一点都不生气??”苏沐橙惊叫道,“他是个大写的渣男啊!跟你交往就是为了跟别人炫耀把你搞到手!这是欺骗感情好不好!那时候我就说你不该和他谈,早听说他的风气不好没想到烂成这样!你还说什么会好的会好的,什么浪子回头金不换,我看他……”苏沐橙哼哼道,“我看他直接淹死在浪里算了!”

“因为一开始我就知道啊。”叶修的表情没有隐忍的意思,只是坦荡荡的风轻云淡,“他接近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什么心思。”

“那你还和他谈?!”苏沐橙道。她真的一点都看不懂叶修了。

“因为我觉得好玩,看他没什么恶意想陪他玩玩。”叶修竟是忽然笑了起来,“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还什么期不欺骗感情的,你情我愿的,沐橙你还是小孩子吗?”

“是!你最成熟!最懂这套潜规则好吧叶影帝!”苏沐橙垮下脸,想着她在那里着急上火,替叶修担惊受怕的,生怕他因为这段感情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来,结果纯粹是皇帝不急那啥急。苏沐橙眼睛眨眨,瞬间便湿润一片。她不仅觉得委屈了,还气叶修这没心没肝的,“我真想知道你的心肝到底是不是石头做的!”

苏沐橙喊出这句话后,狭小的空间里兀的安静起来,窗外的蝉鸣虫叫倒是一声比一声响。她回想起叶修提出要回国的那个夏天,脸色苍白得可怕,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叶修向苏沐橙凑近了些,取下镂空的簪子,替她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再把颇长的鬓发撩到耳后。

“是皮肉做的。”叶修轻声说道,“我没办法拒绝他的要求。他就像一个小太阳,随时都散发着热度和活力。被他骗我当时是心甘情愿的。”

苏沐橙呆滞一秒,随后差点要哭出来:“到底是谁幼稚谁不懂事啊!叶修你怎么这么好骗!你小时候是不是别人对你好点给你根棒棒糖你就跟别人走了。你这不是、这不是……”

苏沐橙捂住嘴,她实在不愿意不愿意将那个字用在她最亲的人的身上。

“本来两个人都不打算动真心的。只是最后结果是我陷进去了,他还在局外。”叶修说,“我那时是真心实意地喜欢他,也是真心实意的难过。”

“回去吧,早点睡觉。”叶修裹着被子翻了个身,面朝白得刺眼的墙壁,“走的时候顺便帮我把门锁上。”

苏沐橙来的时候怒气冲冲,走的时候也愤怒也丝毫未减,还多了几分心酸和替叶修的不值得。砰地一声关上门后,房里终于只剩下叶修一人。

 

——爱情里谁不犯贱。

 

 

 

 

 

“出去逛逛?”喻文州一大早上便敲开叶修的房门这样提议道。

“今天不是有你的戏份么,旷工不怕被老魏打?”叶修蒙上被子把眼睛遮住,只露出凌乱的发顶。

“改了。魏导说黄少天的状态挺适合的,就拉他去出外景拍后面的一个戏了。”喻文州答道。他将打包来的皮蛋瘦肉粥和两根油条放到桌上,拎起昨夜留下的可乐笑道,“跟你说了少喝碳酸饮料,又不听话,没收了。”

叶修躺在床上胡乱点点头。

“出外景?上山了么?”

“不知道。”喻文州摇头,绕开话题道,“快点趁热吃了,吃完带你出去玩,我找到一个好地方。”

 影视基地后方是一片连绵的山脉,喻文州邀叶修去的是外山,等在基地里的戏份全部杀青后还要集体进山拍摄外景。

已然是进了三伏天,八九点钟的太阳也让人无法忍受。喻文州和叶修为了不招人目,只得全副武装走过去。叶修觉得一路走便是一路流汗,直到走到山脚下已是衣服内外湿透了,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树荫底下这才好受些。

叶修见四下无人,便大大方方摘下鸭舌帽和口罩塞入喻文州的背包里,顺便拿出一瓶冰水灌了几口,同他一起上山。

入眼的是深深浅浅的绿。他们走到是一条羊肠小道,人踩出来的那种泥巴路,开发时间已不可考究。似乎是刚被人走过一次,新长出的野草纷纷折了腰匍匐在地面上,有些比较旺盛的位置也被人连根清理了一遍。

叶修刚开始还有些兴致,一路上东张西望,可落入眼中的不是树便是烂了的树桩上长出的白色菌类,差点被弄得审美疲劳。

“这里。”喻文州拐过一个弯,向叶修指道。

一条潺潺的小溪突兀地出现,密密的树林里也终于出现了缺口,一缕一缕的阳光依次投下,泛着闪闪的亮光。

“你怎么找到这地方的?”叶修脱下鞋子,卷起裤腿便下水了。他找了一块庇荫处的岩石坐着,双腿有一搭没一搭地晃悠。

“沐橙告诉我的。”喻文州也寻了块较为平坦的地处休息 “她说去年在这儿拍戏发现的,还和楚姐一起在小溪边架了烧烤架烤肉。”

“你听她瞎掰吧,云秀还会纵容她吃烧烤?”叶修摇摇头,但也不刨根问底。

喻文州淌水走到小溪中央,弯下腰翻开几块被水流冲刷得光滑的卵石道,“你说这儿有鱼和螃蟹吗?”

“没有吧,水太清了。”叶修缩回被溪水冰得有些麻木的脚,抬起放在太阳底下看了看,都有些发白发皱了,“水至清则无鱼,下句是什么来着?”

“人至察则无徒。”喻文州愣了下神,轻声回道。

“真有文化。”叶修笑道。

他干脆躺在凉飕飕的岩石上,双手双脚摊开,随手抓了片宽大的绿叶覆上眼睛。些许阳光洒下宛如碎金,沉沉的绿,哗哗的流水,夏日的燥热似乎在这一瞬远去了。

喻文州走到叶修身旁,俯身欺下。清风拂过吹起他细碎的刘海。喻文州抚上叶修的脸颊轻轻摩挲,在他耳边低语道:“我真想不回去了,就在这里活一辈子。”

“恩,我也想。”叶修的声音含糊,像是昏昏欲睡。

喻文州吻上叶修略显凉意的嘴唇,用舌尖细细描摹纹路,天地间仿佛唯有他们二人存在。喻文州摘下那片绿叶让它随水漂去,用自己的手掌取代了他的位置。

这是一个绵长至极的吻。

呼吸交错,肢体交缠。闭上眼睛、断开视觉后,听觉与嗅觉便变得极为灵敏。是暴晒后的青草,略微湿润的泥土,带着水汽的花香,潺潺流水,了了蝉鸣,还有突兀地一声树枝断裂的声音和含着落荒而逃意味的脚步声,尤为刺耳。

喻文州与叶修慌忙分开,却不见任何人影。

“你在这儿坐着,我去看看。”喻文州安抚道,摸摸他的脑袋,转身没入树林中。







穿着一身破烂衣服还挂着剧组特制血浆的黄少天只想找个地方冷静一会儿。魏琛那家伙帮忙说得含含糊糊不给个明确答复,还压榨自己的感情跑来上山拍戏。

一到中场休息黄少天便跑出来,听说附近有条小溪,盘算着过去看看。

本来是这样想的,但才一只脚踏入小溪边缘便看到了及有冲击力的一幕——只是接吻而已。黄少天想到,都是成年人了什么事没做过。

但他的心脏还是无可遏制地狂跳起来。在脑子模拟千八百回的心酸总比不过真枪实战。

尤其是他逃走后又见喻文州跟出来。

“你都看见了?”喻文州倒是显得从容不迫。

“喻文州要是不想和他谈就少跟他接触……”

黄少天话还没开头,便被喻文州截住。他这儿还在气血冲头,却被喻文州的下一句话弄得浑身冰凉。

“我不跟他接触,难道要你来么?”喻文州依旧是在笑,但仅仅是皮肉的架势,眼里还多了几分入骨的寒意,“黄少天,我求求你别再害人了。”


tbc.










评论 ( 41 )
热度 ( 347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