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叶】夺爱之冬03


娱乐圈paro

新欢旧爱


*配合白玫瑰/红玫瑰bgm食用效果更佳








那段日子不是仅仅由快乐与幸福这两个单薄的字眼就可以定义的。

是呼出的每一口气体都是微甜的时候。
 
黄少天和叶修一起在英国留学,合租的一间小公寓,一室一厅,一卫一厨。很小,也很冷淡伦敦风。唯一的卧室里壁纸是深蓝色的,米黄色书桌摆在窗户旁,从上到下的装修都透着一股冷冽的味道,只有实木地板还隐隐有着暖意。床比单人床大不了多少,但也占了这个房间的三分之二,余下的空间里小巧的书架和衣柜可怜巴巴地挤在一块。

但黄少天对叶修说他很喜欢这种尺寸的床。这样的话每天睡觉的时候他就不得不把叶修抱得紧紧的,要不然会掉下去。黄少天可以让叶修靠着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声入睡,他也能感受着叶修的呼吸入眠。

一睁眼就是对方好看的睡颜,谁先起来了就负责把另一个人叫醒,然后两个人在床上磨磨蹭蹭,在不玩出火的条件下换好衣服。
 
忙的话匆匆互相打完领带,冲下楼买些快餐等公汽时吃。如果两人刚好都有空,一天没有什么安排的话,通常是闹到九点下床,松松垮垮穿着睡衣,踩上拖鞋到厨房尝试煎荷包蛋和培根。

一般是叶修下厨,虽然他在厨艺方面也没什么天赋,但至少可以把荷包蛋煎的边缘焦黄,戳破蛋皮会有浓浓的溏心流出。全麦面包片用面包机就可以搞定了,抹上一层巧克力酱或者苹果酱,牛奶是订的鲜奶。黄少天只负责去牛奶抹酱这个工作,剩下的时间就是搬把椅子蹲在叶修旁边,偶尔叶修会顺手夹给黄少天一片培根让他试试熟了没。

“嗯……熟了吧。”黄少天一只手撑脑袋,脸颊鼓起一边的腮帮子,歪着头看向叶修。

“那到底是熟了没有啊?”叶修用木质锅铲把培根翻了一面。

 
“你自己尝尝嘛。”黄少天说。

“好像差不多了吧。” 

也从未想过,简单的洗碗这件小事可以是甜到滴出蜜来的。
 
两个人挤在狭小的水池前,刚开始是在认认真真地分工洗碗,后来变渐渐演变为抓着满手的泡沫往对方脸上抹,弄得头发上、眉梢上,甚至是细密的睫毛上都粘的是透明易碎的泡沫。

还有第一次的zuo爱,是不痛的。

记忆里是一个闷热的午后,阳光不足,是要下雨的样子。因为空气的胶着,气味不会四处流窜,于是黄少天身上浅浅的青柠味沐浴露很轻易地便充满了叶修的鼻腔了。大概是温热的身体和轻柔的气味安抚的他的神经,在黄少天压上来的一瞬间,所有的情欲与焦虑竟然消失得干干净净,只有暖意和幸福在刺激着他分泌多巴胺。

黄少天吻住了他的嘴唇,是一丝丝的甜。叶修被吻得有些神志不清,只是模模糊糊得想,黄少天又偷偷吃了巧克力。

“好甜。”叶修说。

 

酸的苦的因为你,都是甜的。

 

 

 

 

“好甜。”

方锐觉得从黄少天进来的那一刻,苏沐橙的表情就变得很奇怪。直到苏沐橙说出黄少天这个名字时,方锐真的感受到了苏沐橙身上隐隐的敌意。在气氛变得尴尬之前,方锐拿出一盒巧克力说:“唐柔带回来的,吃吗?”

“呀,巧克力!”苏沐橙的表情忽然间冰雪消融,拆开包装塞了一颗,顺便抛给叶修一块,“还是柔柔最懂我,话说怎么在你这儿?”

“那天她回公司你们都不在,就给我了。”方锐挠挠头。

“哼,都是我的了。”苏沐橙一脸满足,全然不方才一副冷硬的模样。

“甜过头了吧。”叶修咬了一小口,被甜得皱起眉头。 

“还好啊,甜度适中。”

“不太喜欢吃甜。”叶修摇摇头。

把黄少天带到公司,剩下的就不关他的事了。经纪人郑轩领了人,带黄少天熟悉公司去了。见人走了,苏沐橙便把叶修拉到走廊尽头盘问起来。

“你怎么又跟他在一起?”苏沐橙问。

“我怎么和他在一起了?还没好上啊。”叶修说。

“你还想好上啊?”苏沐橙瞪了他一眼,“我是说你怎么早上跟他来的,喻文州呢?”

“公司叫我接他,我能怎么办?”叶修摊手道,“文州早来了吧,应该去看新广告的场地去了。”

“叫你接他?疯了吧?”苏沐橙不可思议道,“他还能公司股东不成?” 

“巧了,他不是,但他爸是。”叶修说。

“……好了好了,你以后少跟他接触就是了。”

“嗯。”

“你回答得认真一点啊。”苏沐橙撇嘴道,“我才不想他以后又伤害你。”

 






七月,大暑。

骄阳似火,柏油路面烫得几乎融化,灼热的空气连吸一口都是一种煎熬。蝉声一段接着一段,摄影棚内正忙碌着做开机准备,热火朝天的景象。

电影「凛冬」即将开拍,深资导演魏琛,大咖云集,从主演到配角几乎都是一线大牌,甚至请动了已经息影一年的影帝来饰演男一号。一时间线上线下都在讨论这部电影,一是因为影帝的复出,二是这部电影的爆点实在太多——爆红的现象级歌手首次献声电影;喻文州突破瓶颈,接演新类型角色;Glory当家花旦苏沐橙饰演女配……每一个都是热点,单是随便一条就能引爆网络。

即使剧组已声明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与拍摄,并且明令禁止任何媒体以任何手段获得并公布场拍,但仍有不少娱记一早就守在剧组门口堵的水泄不通。剧组为了保护演员隐私和电影剧情不被泄露,只好让他们从后门坐车进来以瞒过记者。

工作人员们摆完器材,一辆白色面包车缓缓驶入。本来没太多人注意,毕竟是进组第一天,所有人都要来报道,像这样的面包车下来的演员大概不会有多大咖位,也就不会引起多大的关注。只有魏琛一个人蹲在小马扎上,不经意间地瞟了眼车牌号,愣了一下后又仔细看了几遍,皱着眉头似乎仔细思考一番后才嘟囔道:“老叶?”

常跟着魏琛跑的都是精明人,一听他这么叫就知道是熟人,能让他叫老叶的估计全娱乐圈也只那么一位。

“是叶神来了吗?”助手问了一句,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场子里的人听到。

这句话就犹如一锅热油倒入了沸水,整个现场都躁动起来。

“叶神好!”

先是几个副导看到一身干净利落白色运动服的青年从车上下来后,立刻迎上打招呼。然后先到的几个演员和助理们纷纷上前,关系好的勾肩搭背热络一番,较生疏的后背们只能矜持地站在一旁,用热切的眼神盯着这位大前辈。化妆师小姑娘们站得远,有些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狂摇同伴的肩膀,星星眼的捧着手机跃跃欲试。

“大家好。”青年摘下黑色墨镜,笑了笑点点头。

男人长得很干净,皮肤素白,身体修长。从枝桠间洒落的细碎光斑恰到好处地洒在他的眼间,便折射出了无限光芒。即使打扮简单,站在夏日的绿荫下,也能让人感受到扑面的荷尔蒙。

“啊啊啊啊啊!!”一个化妆师小姑娘捂住胸口小声尖叫,“真人也太好看了吧!”

“矜持,矜持。”

“我爱他啊啊啊!!”

“前辈请和我握手!”

高富帅就是好。刚刚还是众星捧月的大月亮,现在立刻变成星星的魏琛被挤到最外围默默流泪。

“都该干嘛干嘛,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们近距离接触,”魏琛粗声粗气挥手赶走一圈人,“散了散了。”

“还以为你会耍大牌晚到的。”魏琛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调侃道。

叶修笑道:“不敢不敢,魏大导演的电影我哪儿敢迟到,那可不是不想在圈里混了吗?”

“那您可客气了,能请到您可是您给我面子。”魏琛继续接道。

“是您客气了……”

“你们俩能不能正常点。”方锐觉得自己快看不下去这两人互相恶心的客套了,忍不住戳破道。

“你咋这么早来了?”魏琛揽住叶修,表面上一派友好的样子,实际上暗暗掐住了叶修的后颈。

“时间看错了,以为已经十点了。”叶修沉痛道,表示自己本来打算吃过午餐再来的。

“你这老混账!”魏琛拍了下叶修脑袋,“老子的戏你还敢迟到!”

“今天本来就拍不了多少么。”叶修翻了个白眼冲他吐舌头,“略略略。”

“你这个样子被你粉丝看到你知道多毁形象么?”魏琛放开叶修说。

“不,她们只会夸我可爱。”叶修道。

“你到底还要不要脸!”

“当然要啊,我还靠着脸吃饭。”

“滚!开工了!”

叶修嘁了一声,转身收起嬉皮笑脸的模样,变成影帝叶修钻研剧本去了。两面瞬切看得魏琛内心直骂娘。

“魏导魏导!叶神呢!”化妆师小姑娘兴奋地小跑过来,手里大包小包就是想立刻给叶修上妆。

“换衣服去了。”魏琛没好气道,“一个个地能不能像我这样沉稳点,像是没见过叶修的。”

“但是第一次见叶神的古装啊!简直帅到窒息!”

叶修的戏路颇广,从战争题材到言情肥皂都有涉猎,但出道四年,独独没有拍过古装剧,这让热衷于收集自家男神颜照的粉丝大呼可惜,在微博下提了无数次都没有回应。也有些黑粉也开始借题发挥,大肆宣扬叶修不接古装戏的是长相有硬伤,架不住那身装扮。马上就有圈内大手甩上几张p图,美得假粉沉默真粉跪舔叫老公。当然也有些跳得狠的说这图修过了,像假人。热度一路飙升,由此还在微博上弄了个超级话题。

圈里争论叶修古装到底如何的粉就没消停过,直到叶修转发了一条宣剧的微博,一时间流量差点挤跨服务器。

叶修v:新电影「凛冬」,多支持咯[大兵]

一条简简单单的电影宣传,让粉丝们疯狂的不是一年沉寂后的重出,而是下面配的九宫图的角色定装。

首位是一袭红衣的喻文州,眼角绯色勾起,让人产生无线惊艳之感。喻文州向来走的是谦谦公子的路线,古装剧接的不少,或是温文尔雅,或是英气潇洒。一身滚边云纹素锦袍,一把玉柄白折扇。摇摇扇子就苏倒无数少女,轻轻一笑便能让人酥软了腿。

而正中间的一张,手持油纸伞,穿着一身象牙白的叶修却硬生生地将喻文州的柔与妖全都压了下去。

如果说喻文州是温润的玉石,那么叶修则是少了一份尘世,多了一份仙气。一举一动都是美,宛如浑然天成的艺术品,从线条到颜色都是极致的,根本让人转移不了视线,仿佛有致命的吸引力。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得大抵就是叶修。眼前的叶修,若是委屈第二,那么也无人敢称第一。

“surprise。”

叶修的视线忽然被一团火红色占据。鼻尖是浓郁的花香以及湿润的气息。

闭目养神的叶修眼珠在眼皮底下转了半圈便知道是谁的手笔了。他抬起头,对着镜中俊秀的青年含笑道:“喻文州,你怎么来了?”

“来探班的。”

喻文州轻轻一撑,双腿交叠坐到高脚椅上,剪裁贴身的休闲仔裤勾勒出笔直的腿型,将玫瑰随手放在化妆台上,仔细端详叶修的妆容。他撩起叶修一缕长长的假鬓发在食指与拇指间摩挲,道:“真好看。”

叶修眉梢一挑:“哪里,我这扮相可比上你。你的粉叫你什么来着?”叶修故作苦恼状,旋即笑道,“玉面公子,少女杀手。”

“可是你连少女杀手都杀死了。”喻文州捉住叶修的手指,轻吻指尖,“真是好看死我了,叶修。”

“少贫 ”叶修最受不了喻文州肉麻的情话。他抽回手,在喻文州的额头上轻弹了一下,“老实交代,到底干嘛来了?”

“真的是来探班的,”喻文州很是无辜,“顺便拍个戏。”

“你不是中途进组么?”叶修问。

“提前了,拍完这前三场后就要进山,我跟着多学习嘛。”喻文州的一只手慢慢探入叶修的衣领,“我也想你了,叶修。”

“别闹。”叶修推开喻文州,理了理略显凌乱的领口,里面大片的肌肤上残留着的昨晚喻文州印下痕迹,“好了,整理一下出去吧。”

“叶神……”喻文州的眼里满是失望。

“乖。”叶修捏捏喻文州的脸颊,像是哄要不到糖的孩子。

虽然喻文州并不想扮演这个孩子的角色,他更想要的成为的是一个占有者。

“好吧。”喻文州倒不强求,只是坐下把叶修抱在怀里腻,顺口提到,“听说要安排一个新人进组,让你关照来着。”

“谁?没跟我说么。”

“叫黄少天吧,那个酒会上你碰到的歌手。”喻文州语音刚落,便感受到怀中人身体僵硬了一瞬间。喻文州心念一转,似是不经意地问道,“你要是嫌麻烦的话,我帮你带?”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352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