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味情话



叶修走进屋,只觉得嗖嗖冷意。他看了眼空调,拿起遥控器把温度调高了点儿。

“吃雪糕吗?”

叶修从袋子里挑出一盒八喜,香草味的,从沙发绕过来的时候把冰盒贴到黄少天的脸上。

“嘶——哪儿来的?”黄少天被冰的一个激灵,左手拿了八喜,右手拉过叶修的小臂贴在自己脸上蹭了蹭。他举起雪糕看了看,有些小不乐意,“我想吃巧克力味的。”

“楼下便利店做活动,多买点囤冰箱里。然后很遗憾的是巧克力味的买完了。”

叶修捏了捏黄少天的右手,后者才哼唧唧放开他的胳膊。叶修拖着一双人字拖,啪嗒啪嗒地把雪糕放进冰箱冷冻层,取了罐可乐,在啪嗒啪嗒走回来,让黄少天挪了个位置在他旁边坐下。

“少喝可乐。”黄少天蹭到叶修大腿边,一个鲤鱼打挺,后脑勺就在他的专属大腿上着陆。他换了舒服的位置躺着,美滋滋的打开雪糕,先是挖了一勺送进叶修嘴里,自己才哼哧吃起来。

“你怎么不说少吃雪糕。”

雪糕太凉,冰得他牙稍微有些疼,而且香草味的好像有点太甜了。叶修舔了下上颚,想下次换了别的口味好了。

“不行不行不行,雪糕是我人生三大爱好之一!你剥夺了它就相当于剥夺了我三分之一的快乐!忍心嘛你!”黄少天在沙发下现场表演了一次兔子蹬鹰,一双大长腿瞪得直溜。

“让我猜猜,还有一个是荣耀,剩下一个是什么?”叶修喝了口可乐。

“当然是你啊!”黄少天这么说,眼睛里充满了狡黠。

“……嗯”

好像可乐也甜得过分了。



评论 ( 4 )
热度 ( 191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