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叶】夺爱之冬

娱乐圈paro

新欢旧爱





过去的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即使是最狂乱坚韧的爱情,也不过是转瞬即逝的真实。唯有孤独永恒。
                                                      ——Márquez

黄少天这红得有些莫名其妙,也可以说是不讲道理。几天之内,各大娱乐头条微博热搜便都是他的名字,阳光张扬的长相霸占了黄金时段的屏幕。甚至有传言称这个当红小生即将加入glory公司。

反正对叶修来说这不是什么好事。

自从他们分手后,叶修便一点也不想见到这个人。

一身剪裁贴身湖蓝色西服的叶修站在哪儿都是最闪耀的星星,无论是从地位还是单从外貌来讲。不少女星和叶修隔着若有若无的距离,一旦他靠近便带着温软的香水味儿围上。叶修礼貌地一一敬过接踵而来的酒杯,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四周的人,刚关掉微博准备收回手机时闪来一条消息。

苏沐橙:我看到黄少天了,你注意点,别让他逮着

·听到没啊!!

叶修:知道了……[无奈]

苏沐橙:哼!别让我看到你再跟他在一起[龇牙]

叶修:ok
·大小姐认真点跟人家导演聊天行不行?

苏沐橙:我又没想演他导的戏[龇牙]

叶修:行行行

叶修无奈地望了眼一袭裸色长裙的苏沐橙,在啤酒色的灯光下顾盼生辉,一颦一笑都扣动人心。

远处的苏沐橙似乎也感受到了叶修的视线,飞快的转头冲他做了一个搞怪的表情,然后继续轻声细语地和旁边的男伴交谈。

……果然只是屏幕上的女神。

叶修无奈地摇摇头。他环顾四周,确定没有黄少天后从裤袋里摸索出一根烟,凭着记忆找到安全通道口,掏出打火机点了火。

通道和大厅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跨出这一步喧嚣与吵闹便都被抛到了身后。安全出口绿莹莹的牌子挂在上方,像是妖魔鬼怪入口的招牌。

说实话他也是今晚才知道黄少天回国的,还是以一个爆红的歌手加流量小生的身份回来。要是早知道这事,哪怕是提前一天,他也要把这可有可无的酒宴推掉。

叶修头一次因为自己不关注外界新闻产生了苦恼。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从肺里转了个圈才从口里缓慢吐出,灰蒙蒙地笼罩了整个视野。

“这样抽烟伤肺。”

清爽的声音忽然从叶修的耳畔响起,熟悉得让他心惊。叶修尽量克制自己以保持冷静,但脚尖向外还是暴露了他此时想逃跑的内心。

烟雾一点点消散,眼前人的轮廓也一点点清晰。

先是栗黄色挑染的软发,浓密张扬的剑眉,然后是琥珀色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比以前的那张脸更成熟,更帅气。

是他日夜想念,却又爱恨交织的人。

是黄少天。

叶修只觉得头痛。本来想偷偷跑出来抽根烟顺便避开黄少天的,谁知会在这里碰到。

“嗯。”叶修敷衍地点点头就当做是打了招呼,抬腿就要走。

但黄少天哪里肯。

“叶修。”

黄少天将叶修逼回了大厅角落。黄少天进,叶修只能退,被他弄得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按照他的引导一步一步地被压到落地窗边。

窗外是灯火阑珊的夜色,映入黄少天的眼眸中,像是一团燃烧热烈的火。他扣住叶修的一支手腕,凑到颈边轻嗅这个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低哑着声音说道,“我好想你。”

“这儿是公共场合。”叶修下意识躲开黄少天过于亲密的动作,左手的烟快要燃尽,捏着烟蒂的两根指头烫的不行。叶修方才抽烟残留的味儿还未散去,他舔舔上颚,侧头异常冷淡地回应道,“有多少明里暗里的摄像头都对着你,注意点,大红人。”

他的最后三个字咬得极重,黄少天明明白白地从中听出了疏离,像是一把无形的尖刀插进他的心口。

“叶修我……”黄少天还想解释什么——比如说他错了,他没想真的分手,从他提出的那一刻他便后悔了整整四年。

“整整四年。”叶修推开黄少天,余光瞥见有只黑漆漆的摄像头正对准他们。他松开燃烧殆尽的烟头,宛如一对挚友,轻巧地用被烫过的指尖替黄少天整理衣领。叶修按过领带,轻声说,“你过得很好,我也过得不赖。我们谁也不亏欠谁。”

说罢便转身离去,像极了当年黄少天离开那间狭小的合租公寓,一样的干脆利落,毫不留情。

黄少天低着头,细碎的刘海遮住了眼睛。他按住胸口,紧紧抓住那块皮肉。等叶修消失在人群中时,他才艰难地从喉咙里发出声响,低沉而模糊。

“我错了。”







在旁人看来,这只是当红新人和深资前辈的友好交谈,但落入喻文州眼中却不是这样的。

他默不作声地站在香槟塔后,隐藏住自己的身形,看着一个女记者拍下一张张陌生男子与叶修过分亲密交谈的照片。

等叶修离开,女记者也打算收工时,喻文州忽然伸手拍了拍那位记者的肩膀。

“你好。”喻文州挂上春风和煦的笑容,却只是嘴角上扬,浅色眼眸里一点笑意也无,“可以麻烦把你相机的内存卡给我吗?我会还你一张新的。”

女记者被喻文州这笑容迷得晕头转向,但也没忘记自己的职业操守连忙摇头说不行:“喻哥您看,您也知道我们做这一行的……”

“请给我好吗?”喻文州还是那张笑脸,但那股柔意也懒得装了,眼里满是冷意。

记者被这股冻人的眼神看得起了一层白毛汗,握住相机的手开始轻微颤抖。

“我先拿走了。”喻文州灵活地抽出内存卡,塞了一张名片给记者道,“我的联系方式,您什么时候有空我把新的卡给您。”

做完这些后喻文州也不管女记者的反应径直走开,将内存卡放入内衬口袋想着过后处理掉。他锁定了叶修的位置,揉揉脸换下生人勿近的表情,重新变成温文尔雅的喻文州。

“晚上去我公寓?”

喻文州手持一杯淡金色的香槟,一路和周围的名媛们礼节性问好,向叶修所在的角落走去。

“随便。”

叶修像是没骨头似的靠着墙上,随手拈来一个葡式蛋挞就啃起来,也不管什么形象不形象的,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仓鼠。

“都在看你呢,注意点。”喻文州伸手替叶修揩去嘴角的酥皮残渣,动作很是轻柔。

叶修没有反抗,倒是显得习惯无比。

“刚才被拍了。”他东张西望,一点儿也不像当红影帝该有的架势。

“没事儿,就当是新剧宣传了。”喻文州好脾气地笑道,一点儿也看不出方才的戾气。

“嗯。”叶修擦擦手,显得兴致缺缺,“什么时候可以走?我困了。”

“还有一会儿吧,起码要等主办方讲完话。”喻文州抬表看了看时间,道“你真的想走的话,我带你偷偷先溜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

“嗯,如果你放心把苏沐橙一个人留在这里。”喻文州说。

“这不还有方锐嘛!”叶修立刻拿出手机联系方锐,叫他麻利地滚过来别到处撩妹,“对我把安文逸也喊过来,两个大伙子还看不住一个小姑娘么。”

也不知到底是不是因为能离开这乏味的酒宴而高兴,叶修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屏幕。

“你怎么这么可爱。”喻文州捏了捏叶修的鼻子。

“因为你不可爱所以衬托得我可爱了。”叶修对答如流。

喻文州轻笑一声,倒也不反驳他。

“说起来,刚刚大厅里和你说话的人是谁?”回到公寓,喻文州脱下外套给两人倒了杯清茶,像是无意间问道。

“哪个人?”叶修喝了一口,觉得有点苦。

“栗色头发,我记得好像是歌手来着吧,新人。”喻文州说。他眼神散漫,实际上却是盯着叶修的眼睛。

“哦,是黄少天,以前认识,不是特别熟。”叶修回答道。

“看你跟他靠的挺近,还以为你们很熟呢。”喻文州听出叶修不想多说,也没有进一步追问,只是在心里记下了了这个名字。

“怎么?吃醋了?”叶修开玩笑道。

“有点。”喻文州抱住叶修,埋在他的肩窝里闷声道。

叶修拍拍喻文州的脑袋,还没说出话,便被喻文州凶猛地堵上嘴。他先是惊讶一秒,然后从善如流地接住这个吻。

“补偿我。”喻文州的眼里都是狡猾的意味。

叶修胡乱点点头。一场绵长的吻后,他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也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这周让我多做一次。”喻文州抱住叶修摔到床上这么说道。

叶修踢了踢喻文州的小腿肚,算是答应了。



夜深,酣畅淋漓的情事后,喻文州把叶修抱去浴室简单清理一番,后者便沉沉睡去了。

喻文州看了眼熟睡的叶修,从抽屉里拿出无框眼镜架在鼻梁上,带上笔记本电脑去了书房。

他在搜索引擎中输入黄少天这三个字,点击确定,跳出来的便是关于黄少天的简介。

喻文州一目十行地看下去,那些基本信息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只是留给黄少天的小迷妹们看的。他真正要查的,是这个空降的黄少天和叶修之间的关系。

酒会上黄少天和叶修的动作,显然不是想叶修说的朋友见面那么轻松。那个黄少天对叶修有着明显的欲望——就像他对叶修一样。叶修对黄少天的态度也是很耐人寻味,虽然他不是叶修的正牌男友,但这件事上叶修选择了对他隐瞒,这不得不让喻文州对他们的过去产生好奇。

说实话直到今晚之前他还一直想对叶修进行温水煮青蛙的模式,可突然有人来给他添了一把火,让他必须改变方法把叶修追到手。

黄少天。

喻文州在心里又把这个名字默念了一遍。







“喂,魏老大,你知道喻文州这个人吗?”

“咋?glory公司的啊。”

“哦哦,我就问一下。他和叶修的关系怎么样?”

“我去,你该不会看上他了吧?还是看上叶修那不要脸的了?!”

“滚滚滚滚滚!我就问问,过几天进公司也好提了解。就今天酒会上碰见他们俩,觉得关系挺不一般的……我就八卦一下不行!”

“他俩关系是蛮好的啊,动不动就处一起,唉还有粉丝搞了cp蛮火的,你要不要看?”

“去去去,哪儿的事。”黄少天隔空翻了个白眼,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大。

“听说他们还是炮友来着吧……哎你可别在外面瞎说,都是圈里那么几个熟的人开的玩笑,我就这么一多嘴。”

“知道了知道了。”黄少天说着挂了电话,一点也不给魏琛留面子。气得那边的魏琛哇哇直叫。

烦死了。

黄少天蒙头倒在床上,直到被憋的喘不过气来才猛的掀开被子。他望着墨蓝的天花板,只觉得胃中翻滚。后悔的情绪从未在听到叶修和喻文州的关系后这么鲜明。

他抬起胳膊遮住自己的眼睛。

真的没有想过分手的。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665 )
  1. 青梅煮酒声烦 转载了此文字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