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叶修





叶修:

见信安好。

想了很久该怎么称呼你,最后还是直接在开头写了你的名字。因为我想你不是注重这样形式的人,我也随便了点,希望不要介意。

我是你的粉丝,算是一个老粉吧,从你出道到退役,再到现在的世邀赛。关注了这么久,其实我除了看比赛也没做什么,我甚至怀疑我算不算得上是你的粉。但我觉得我是喜欢你的,所以有这份喜欢,姑且把我归纳为你的粉丝吧。

今晚忽然想写封信给你,也没有特别想说的,鼓励批评你大概已经看惯了,我也不知道有什么能引起你的注意,可能你也不会看到这份信,但我还是要写。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能看到的话,随便看看吧。

按时间算,这份信寄到你手里时,应该是世邀赛的第五天,那么我说,今天的比赛打得不错,加油。

是不是有点像你说话的语气?嗯十年来我也只模仿到了这个性冷淡的说话方式。

我说性冷淡你别生气,只是我觉得你不太好懂。你总是一副风轻云淡、苦痛穿身过的样子真的让人琢磨不透,我以前很讨厌这种人,因为我认为他们是在装——不可能有人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在我理解中,这只能在在书中出现的,他们通常被称作圣人或者是神。

但我却在你的身上看到了,真是不可思议。

这十年来你受了多少赞扬我记不清了,唯一记住的就是黑粉路人的恶意中伤。唉你既不接受采访澄清,也不发表声明,只有嘉世的公关部门急得上火。真的那什么不急那啥急。

后来他们也不急了,反而助纣为虐。真是。

我也替你着急。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那时网上对你的污蔑,都骂出花儿来的不带重复的。我可气了,愣是一条条翻完,但是没有骂回去。我嘴笨,一生气起来就更笨了,浑身颤抖着跟人对了两个回合就骂不下去了。想黑人的人总是有千百种理由,而我支持你的理由也不过是我喜欢你和你是最好的这两个。

我边无力地抹眼泪边想你怎么能沉默呢,你应该骂回去啊,告诉他们那些都是假的,都是瞎话。现在想想也是太傻了。

有人说,别人对你的好总是转头就忘,而一点点的恶意却能记上一辈子。但你恰恰相反,唉。

我不知道你究竟受了多少苦,那不是没有经历过的人能想象到的。我无法说感同身受或者我都懂的这些屁话,你把所有情绪都隐藏起来,连悲伤都不曾流露,那我只能替你难过。

第六赛季那年我读高三,压力特别大,从寒风中回来躺在床上心力交瘁,加上各种不顺,旁边没人能说说话,几乎是要崩溃了。但想想你,我还是咬了咬牙坚持着。

说你性冷淡还有一个原因——我无法想象你会喜欢上一个怎样的人。总觉得你一个人就够了,旁边再搭上什么样的人都会显得累赘。当然,这个话题不是我能和你聊的,我就只写这么点儿。

前面的内容有点负能量,谈谈别的吧。

受你的影响,我在荣耀里玩的也是战斗法师。技术还可以,进了嘉王朝,但你从嘉世退出后我也离开了。你走了是一部分原因,还有一大部分是因为在工会里总能看到对你的不满和抱怨,我不乐意看到这些。

我在广州,按理说应该是更支持蓝雨,不过我粉了你。同宿舍的也有荣耀迷,大都是蓝雨粉,所以我只能偷偷摸摸地看你的比赛。

说起来我专门去了次杭州,打算报个训练营。但站在大门口时我就怂了,没敢进去,犹犹豫豫半天在旁边报亭里买了本最新的电竞周刊。那天我记得我付钱的时候,有个青年买了包烟,白沙的,他的手很好看。我觉得那是你,可又不能确定,谁叫你不肯在公众面前露面。后来我才知道那真的是你,开心了好久。

写到这里忽然有些写不动了,那不继续了,反正也是无所谓的东西。

我正在看十六进八的比赛,要给你写信所以没怎么认真看,但镜头拍到你在指导席上笑,所以大概是不错的。我待会儿再重看一遍。

顺便还有一句话,想来很多人都对你说过。我也说一次——

我喜欢你。

啰啰嗦嗦这么多就是为了这句,我写给你了,并且默认你会看到。

好了,晚安。

愿你被温柔以待。
                              

                                                                 

                                                                  

评论 ( 8 )
热度 ( 319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