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8


ooc

ABO







王杰希是在职工宿舍前的梧桐树下找到叶修的。

叶修低垂着头,稍长的刘海遮住他的眼睛。王杰希看不清的眼神,但他看到叶修的鼻尖是红的,脸颊上似乎还有泪痕,蹲在树下整个人一抽一抽的,想必是哭了很久了——王杰希的心脏也是一抽一抽的,神经末梢都在颤动。叶修难过简直就是像挖出他的心一样疼。

王杰希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叶修,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毫不掩饰地暴露在他的眼前。荣耀里的斗神永远都是无懈可击的,生活中的叶修也是强大得可怕。他从不会在别人面前露出多余的情感,但此刻叶修挂满眼泪的脸让他有些手足无措。向来冷静的王杰希有些慌张,他想抱住叶修柔声安慰,可又迈出一步后停下,怕走近了会惊扰到叶修。

他远远地站在路灯下,看着叶修缩成一团,手掌不时胡乱地抹抹沾满眼泪的脸颊。王杰希双手握成拳,因为太过用力骨节都泛出青白色。

此时他恨不得把叶修狠狠揽在怀里好好亲亲他,然后把他带回家让他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用担心——果然喻文州和黄少天一个都不能信,他们怎么能让、怎么可以让叶修这样难过?当初说什么只要他选择的那自然是好的,可现在的情况还说什么好?王杰希瞬间有种把黄少天抓来打一顿的冲动。

也就是在脑内想象一下解解气。不过他今天在视频里看到叶修憔悴的模样真的简直要气疯了——他什么都没想,直接联系了节目组拿到拍摄结束时间。队里的训练也是心不在焉,一解散就忙着赶来了。

嘴上说着放弃了不再念着他了,身体却已跨越一二三环,来到他身边。

王杰希在路灯下徘徊良久,等叶修情绪稍微平复点时才走上前,在他面前蹲下。

感觉有人,叶修抬头看了眼,愣了愣神,颇为窘迫地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水痕,带着鼻音闷闷地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叶修的眼角通红,眸子里的水光如一把利剑直直插入王杰希的心口。

叶修难过,王杰希也跟着难过。难过的王杰希摸摸叶修的发顶,轻声说道:“今天看你状态不对,就想过来看看你。”

“我没事的。”叶修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

“你别装了,眼泪都出来了还说没事。”王杰希皱着眉,心疼地用指腹揩净叶修眼角残留的水渍“你能不能稍微示弱一点,难过了想哭就哭出来,我又不会笑话你。”

被手指冰凉的触感刺激得一怔,叶修呆呆地望着王杰希,一时间回不神来,似乎他刚刚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一般。

叶修张张口,神情开始松动,他一颤一颤的像是在忍耐着哭嗝。直到王杰希对他张开双臂时,叶修才换上了委屈的表情,埋在王杰希的肩头,很快泪水便濡湿了一小块布料。

他很久没有哭过了,也很久没有过委屈的表情了。这个很久是个连他自己都记不清的时间——小时候他的父亲不许他哭。因为父亲是军人出生,什么都要求得严格些,连眼泪都被当做是软弱的象征。一旦他和叶秋有半滴眼泪,得到的不是父亲的安慰,而是批评。

刚进幼儿园时,整个班的小朋友都在哭,只有叶家兄弟俩乖巧地坐在座位上等待老师上课。忙的焦头烂额的老师奇怪,便问他们为什么。叶修说他不想哭,而叶秋则是冲老师笑了一下,然后抓紧叶修的衣角,骄傲地说:

“因为有哥哥在。”

之后离家出走,苏沐秋去世,叶修几乎快崩溃了。周围的人都拍拍他的肩膀说好好照顾小姑娘,安慰安慰她。苏沐橙也哭着抱住他说,哥哥不在了,你能不能别不要我呀。于是红着眼睛叶修咬咬牙把眼泪逼回去。

他是叶秋的哥哥,是苏沐橙唯一的依靠,是战队的队长,这些责任逼得他只能挺着腰杆,抛弃零碎的感情大步向前。

所有人都对他说要坚强,但从未有一个人说难过就哭吧。

叶修头一次哭到上气不接下气,把所有的委屈都释放出来。王杰希不说什么别难过都会好的话,而是一下一下拍着叶修的背。

他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但四年的艰难生活把他的悲伤绝望抹去,接着十年的艰辛又将他的欢喜气恼吞噬。一身荣耀一身血,离家出走的十四年中,他荣光披身,却始终是副不悲不喜风轻云淡的模样。

苏沐橙说他是个口是心非的人,他把所有负面情绪都隐藏起来,即使是在网吧当着工资一千八的网管,也笑着说我还挺喜欢这个工作的。即使是受到漫天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也笑着说些白烂话。这个人的心是石头做的好像永远不会痛。

——可他的心现在疼得要死,就像被钝器一刀一刀的剐,血管破裂组织分离,再囊上一把玻璃渣被人紧紧攥着。

他本以为他是便无欲无求了。毕竟他把一腔热血都投给了荣耀,这么多年来动心的只有喻文州一个,最后还是忍痛割去这份苦苦的暗恋,从此再也无人可以撬开他的心。

但他到盛夏的那天起他才知道,原来他的欲望是有的,那是一直都存在于深处的。

他的想要的,读作欲望,写作黄少天。








叶修哭得久了,声音也变嘶哑了,他一边打着嗝一边掉眼泪。

“还想哭吗?”王杰希贴在叶修耳边说。

“唔、哭不出来了。”叶修说得是实话,他的眼泪已经哭尽了。

“想喝水吗?”

叶修摇摇头。

“你带了手机吗?”

“嗯。”

“借我用一下。”

王杰希掏出手机,递给叶修的时候迟疑了一下,忍不住问道:“打给……黄少天吗?”

“这你都猜出来。”叶修揉了几把脸,似乎又恢复到了平常的神色。他故作轻松地这样说,眉眼间却满是哀伤,“你已经知道了吧,我和他的事。就算我不说,你也应该猜到了。”

“嗯,能凑出个七七八八。”王杰希说。他在看到黄少天没有录制节目,而叶修又是不在状态时就察觉不对了。

“他家里人反对,比我想象得还要严重,连蓝雨都不让他去了。”叶修的手在抖,却依然拨出了烂熟于心的号码,他说,“我想,不能再这样了。”

王杰希按住叶修的肩膀,希望能给予一些少的可怜的宽慰。他闭口不言,既不劝阻也不鼓励——这不是他能插手的事了。

那边的电话一直没有接听,而叶修则耐心地打下去。

“喂。”嘟嘟的电话声震得叶修耳朵都快麻的时候,终于接通了,那边传来不耐烦的声音,“有什么事?”

“喂,”叶修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不由得心尖一颤,哽在喉头许久的两个字脱口而出,“少天。”

这声少天喊得亲昵而悲凉。王杰希这才发现,叶修一直都在避免这三个字。

“叶……叶修?!”黄少天惊叫一声,随后是一阵嘈杂声,似乎是把门锁上了,然后他才小心翼翼而又满怀欣喜地对电话这头的人喊道, “叶修、叶修真的是你!我好想你!”

黄少天的声音染上了委屈的哭腔,又像是喜极而泣:“我好久、好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了。我妈把我手机没收了,电脑也收走我完全没办法和外面联系!今天电话一直在响,我妈不让接还是我姐争取来的。我还以为王杰希有什么事……原来、原来是你啊!我真的好高兴!”

黄少天的声音几乎是在颤抖,叶修不用闭上眼就可以想象出他明亮如星的眼睛此时是多么鲜活——叶修抓着胸口的衣料,用力捏成一团。他尽量保持声线平稳,声音却是嘶哑得不像样:

“少天,别再继续了,我们还是,算了吧。”

黄少天沉默了几秒,随后爆发出一连串让叶修心酸的笑声。黄少天一边笑一边说:“叶修……哈哈哈哈老叶你是在开玩笑吧被说这样的话来逗我啊!本剑圣的心脏可是很脆弱的你要是给我吓坏了可是要负责的!一辈子的那种!”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在说真的。”叶修深吸一口气,觉得胃里疼到快要烧起了。

“不会的、你不会丢下我的。”黄少天语速极快,好像这样就可以推开这个事实,“你不是叶修对不对!好啊伪装成老叶来骗我!居心叵测!我是不会放弃叶修的!”

“少天,别再骗自己了。”心如刀割。

“你是怕我妈妈会阻拦吗?不用担心啦我会解决的!这几天她的态度已经有改观了!相信我再努力一段时间说不定她就会同意了哦!”

“少天,我们不是相互喜欢就能在一起的。这不是童话。”

“…………如果这是部小说,那这个垃圾作者可以去死一死了。”黄少天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无助而绝望地低声祈求道,“别这样啊叶修……我不想没有你。”

“就这样吧。”










喜欢的人和情敌说拜拜,王杰希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但他替叶修难受。王杰希轻声问道:“你不当面对他说么?”

“不敢。”叶修蹲下身,深深地把头埋在膝盖之间。他的心脏拧成一团破布,“我怕见到他,我就会对他说——少天,我们一起逃跑吧。”

“因为我真的真的,很爱他。”





tbc.




评论 ( 48 )
热度 ( 465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