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6


ABO

ooc



叶修听着那声有些恍惚,以为是自己太久没听到黄少天的声音,所以才一时间没有辨别出——其实从他离开广州,与黄少天道别的那一刻来算,不过七天而已。

“请问还在吗?”

听筒中又传出询问的声响,还重复了好几遍。

清朗的女声带着些沙哑,或许是与生俱来的,或许是变声时的某种意外,也或者是长年抽烟染上的。叶修这下是听得明白,同时他的大脑也不够用了。

脑内所有的细胞都高速运转起来,猜测这个拿着黄少天电话的女人是谁——叶修的第一个反应是拨错了,他下意识侧头看了眼通话人姓名,清清楚楚的“少天”两个黑体字。

可能是医院里的护士?少天出了事在医院里躺着不方便接?啊这家伙真是不小心,毛毛躁躁的;是黄少天的女同学?这货居然还有同学聚会这种活动啊;会不会是他上次提到的亲戚家的女儿?这样的话那小姑娘缠得真够厉害——短短几秒内,叶修便推测了女人的几种可能身份,并且还脑补了几场小言狗血剧。

叶修并不是一个喜欢多想的人。倒不是说没有想象力,而是他懒得去构想那些毫无用处又没有一点实际性的东西,比起这些,他倒是更愿意考虑到底是先打副本还是先抽烟。

碰到黄少天后就不同了,准确来说是他察觉到自己喜欢黄少天之后,偶尔会想想他们在一起后会是什么样子,睡觉前有时会把这一生想和黄少天做的事列出长长的清单,会去描绘同他的少天腻歪的场景,一纤一毫尽览无余。

他变得乐于在这些白日梦上浪费时间。还变得动不动心里就浸满了蜜水,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每一下都会迸出糖渣。

所以无论电话的那头是谁,别人碰了黄少天的手机,还替他接通了,不知不觉也有了占有欲的叶修,自然是有些小情绪的。

尽管如此,叶修还是有礼貌地回道:“嗯我是,请问您……”

“我是黄少天的姐姐。”

“呃……”这样的答案稍稍地出乎叶修的意料之外,但比起他的预想倒是好上许多——起码他不会感到吃味。他的心咯噔一下,跳回胸腔,“您好。”

彼此间问候后,黄少天姐姐那边不开口说,叶修这里也不好问。隔着数千里的尴尬气氛油然而生。

一阵窸窣,那边似乎是打开了窗户,几声汽车喇叭声间或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夜市摆摊的响声和行人的吵闹声,广州的热气也顺着过来。叶修忍不住把手机更靠近脸庞一些——毕竟那头有,他日思夜想的少天。

“家里不方便,我在阳台上,可能会有些吵。”黄少晴清清嗓子说道。嗓音多了几分柔软,沙哑的声线想必不是天生的。

“没关系。”

“你和少天的事……我都听他说了。”

叶修暗暗惊讶,一方面是黄少天和姐姐的关系竟然这么亲密,不担心她会横加阻拦,毕竟他也是在窗户纸捅破后才向叶秋交代的。另一方面是黄少晴在说出这话是语气平淡,好像就是在谈些家长里短。

“是吗?”

“他一回来我就发现他不对劲了。活蹦乱跳怎么都停不下来——虽然他平时也是这样,但这几天格外亢奋。有时候动不动傻笑几声,高兴两字就差没刻脸上了。然后……”黄少晴顿了顿,接着说道,“他当天晚上摸到我房间说有话对我讲,他那么一个开朗直率的人,竟然扭扭咧咧了半天 ,最后还是我威胁他不说就快出去,才憋红了脸磕磕巴巴地说了你俩。”

叶修想了想黄少天涨红脸,说话都不利索的样子,顿时像是被香浓的蜂蜜灌了几大口,甜到心里了。

“他说这时颠三倒四,从你们刚认识的时候,到你答应他,足足说了一个小时,不停地「哦对了之前还有一件事」,说得我都理不清顺序。好容易讲完了你俩的情史,啊可能是他的暗恋史,这家伙又夸你夸了二十分钟,不带重复的,都快把你夸成神了。”

“嗯,他习惯性的这样说话。”

“习惯性的夸你吗?”

“没有没有。”

黄少天的嘴皮子有多厉害叶修是再清楚不过,毕竟对方的垃圾话至少有一半是往他身上招呼的,在黄少天直接挑明要追他后,更是情话连篇嗖嗖地来,每次点开微信QQ看到酸唧唧又甜丝丝的小短句——黄少天怕一段太长叶修没兴趣看,便小段小段地发。99+的甜言看得叶修眼睫毛都快滴出蜜。但黄少天对别人夸自己,他还是有些臊。

叶修挠挠脸皮,少见的不好意思地说道:“他就爱损我。”

“他也就爱你。”黄少晴说,“他是真的爱你。我都有点嫉妒了,我弟弟可从小就黏着我,忽然间黏着别人,三句话离不开你的名字,我还真别扭。”

叶修许久没听过别人对他说出“爱”这个字眼,霎时间愣了神。

“就连我妈都察觉到不对,昨天一直问他是不是谈恋爱了。他哪儿兜得住啊,估计也是想说得没办法 一口气全招了,不过没说你是谁。幸好没有说。”黄少晴叹了口气,和叶秋如出一辙,“不然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来。”

“怎么了?”叶修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种感觉刺激得他的胃部有点疼。

“我妈……诶她可宠少天了。她听说了之后,情绪特别激动,大概是怕她宝贝儿子被骗吧。”黄少晴多了几分哽咽。叶修这才知道,她沙哑的声线,怕是哭出来的。

“她不听少天解释,又把他房间里禁足,手机也没收了,我今晚才偷出来打算给他的,才接到了你的电话——你知道少天的性子,他哪儿肯啊,闹了整天我妈就是不松口。”

叶修的腹部绞痛,他的胃病不适宜地犯了。他咬着后槽牙问道:“所以……”

“所以你这些天先不要联系少天了,也不要在网上。我会打电话给你告诉你情况。我觉得我妈…………”黄少晴那边忽然一阵嘈杂声,伴随着物体碰撞的声音和一个女人的尖叫。

忽如其来的噪音让叶修把手机拿远了些。叶秋向他投来询问的眼神,显然是听到手机的漏音。叶修冲他摇摇头,示意没事。

他一手悄悄地抓住腹部,指甲隔着薄薄的衣料嵌进肉中,一手抓住手机轻微的颤抖。

那边似乎是发生了争吵,叶修即使不刻意去听争吵内容也知道大概——他最不愿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待那边恢复平静,再次传来的一个年纪偏大的女声。

“您好……”

“我不好。”黄少天妈妈生硬地回道。

“您……”

“你不用说话,听我说。”她近乎粗暴地掐死了叶修的发言权,“我不知道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迷的我们家少天,但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

“妈!”黄少晴喊道。

“阿姨……”叶修无力地说。

“别叫我阿姨。我儿子怎么会喜欢上你?我虽然对他很宽容,但这件事我觉得不会答应!”黄少天妈妈的近乎嘶吼。

他怎么就忘记了,这里又不是ABO世界,又不是所有人都会祝福两个同性别的人在一起。两个灵魂的相爱在这里不会予以绝对支持——所以这样的话,也是没错的是吧?

“求求你,放过我家少天吧!”

手机电池恰好在此刻耗尽。







沉郁的天空像是封冻的海水。按照小说的情节,应该下一场瓢泼大雨应应景吧,这样他也许能在哗啦哗啦的雨声中哭出来,哭得撕心裂肺哭哑喉咙,他才能好受些。叶修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却像是被粘稠的东西堵住,只冒出些低哑轻微的嚎叫。

他那种愉悦的、充满温情的同黄少天见面的心情,不知怎么变成了一块锈铁。这块戳人的锈铁卡在叶修胸中靠近心脏的地方,接二连三的话语如同一把铁锤,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的敲打着这块锈铁,使它卡进骨缝,撞裂骨头,刺入心脏使它永远停止跳动。

叶修觉得四肢发凉——可能是淋了雨的缘故。他是不是只要晕过去、被病痛折磨的死去活来,然后在医院好好昏睡几天几夜,不好的事情变全能成为过去式?

黑暗中,他看到了形容枯槁的自己。他知道是他神志不清了。

“你没有发现吗?你——已经死了。”

和叶修拥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孔的人说道。

“你胡说什么。”叶修低低地说。

“你摸摸自己的胸口。”

叶修迟疑一会儿,缓慢地用手盖上胸口。

砰——砰——

心脏还在跳动。

恶魔突然上前抵住叶修的手背,迫使他继续按着。

“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清晰地感觉到,心跳在逐渐变缓变沉,砸在肋骨上发出闷响。他的心脏在萎缩,血液在干涸——他的胸口只剩下一个狰狞的窟窿。

“你的心已经死了。”

那片锈铁终于完完全全地把叶修的心脏分成两半。










回过神的叶修头痛欲裂。他茫然地看着黑漆漆的屏幕,又抬头看了眼一头雾水的叶秋。

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呼吸频率,心脏乱跳,胃部疼得愈发厉害。

生理和心理同时疼到极限时,叶修忽然开始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他们是两颗土豆该多好,不用思考,不用被生活琐事所缠身。每天圆滚滚的、暖乎乎的抱在一起,永远永远不分离。

如果有如果,如果可以。

叶修急促地吸了几口气,像一条脱水的鱼,虚弱地躺在地板上。

“哥——”

“别说话,我想静静。”

叶修用尽全身力气说完这就话后,捂住眼睛,在冰冷的地板上蜷起来。





tbc.


我想天天


评论 ( 30 )
热度 ( 488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