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5


ABO

ooc






叶家的餐客厅相连,中间只隔了半块磨砂玻璃墙。从客厅上楼梯是卧室和书房,叶修的那间在右边,叶秋斜着眼便能看到的位置——他这时候只希望他们家墙壁的隔音效果足够好。

“他犯了什么错?你连饭都不让他吃。”叶母质问,抽出叶傅手中的木筷啪地拍到桌上,调子愈发尖锐,“你说啊!”

“他怎么?”叶傅脸上满是厌烦,“你的好儿子找了个男人回来!”

叶母愣了愣,气势瞬间弱下许多,在叶秋小声地喊了句「妈」后才回过神来。她无意识地松开握紧的手,十指搭在桌面上敲动。

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道:“他喜欢男人女人有什么关系,他喜欢就好了。”

短短一句话落在叶傅耳中犹如暴雷。

“什么叫有什么关系?!能没关系吗!”他真是气急了——大儿子不听他的话,小儿子一心帮着他哥,妻子也由着。

叶母皱着眉头看着她的丈夫,似乎是在看一个不可理喻的人。

“他说他喜欢男人了,你能改变他吗?小修恰好喜欢上了那个人,你要硬生生把他们拆散?”

“你就让他一直这样下去吗!别人会怎么看?!”

“别人怎么看?你是歧视同/性/恋吗?”

“这不是歧不歧视的问题,他不能在正路上走一次?”

“什么叫正路?你告诉我什么叫正路?白人歧视黑人,封建男人歧视女人,在我们看来都是难以接受的事。现在你却说叶修不能喜欢男人,你不觉得可笑吗?”

叶傅向来辩不过叶母,一时间也想不出其他说辞:“我是为他好!”

“你能不能把你在军营里的那套改改?不要以为你做的都是为他好,别用这种话来绑架他!你怎么知道你安排的就一定是他想要的?是,你是想让他少走弯路,想着他好,但你有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了解他的想法?从小修出生到十四岁,你关注过他的成长吗?十几年你连他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给他塞乱七八糟的你觉得好的东西——现在你又要决定他喜欢的人了?”

叶秋叶修的母亲是江南人家的女儿,虽然说家里是以经商为生,但女红、围棋、茶道、古筝样样没落下,甚至在大学攻下双学位。从小天资聪颖,性格温润,良好的家教和儒雅的环境下培养出来的她,难得有这么失态的时候。

像是要把所以的委屈和不满都说倒出,叶母数落着叶傅的不是,语速快到吴语的尾音都冒出来,叶秋几次想插口都没机会。她说着说着情绪激动愈发激动,眼泪差点掉出逼红的眼眶:“要不是你那样——小修他会离家出走吗!我连见他的机会都少得可怜!”

字字都戳到他的伤口。听到这话叶傅也是发蒙,准备好的话一下子说不出口了,咬着牙吐了句:“都是你惯的!”

叶家父母脾气硬,谁都不肯让步。最后是叶秋实在待不下去,在叶母耳边小声说:“我上去看看哥。”

“我和你一起去!”叶母摔下餐具,刮了叶傅一眼,和叶秋一起上楼。








金属把手被上下拧动几次都不见门被打开。叶母靠在门前轻轻叩了叩门,又唤了几声名字还是不见任何动静,便用眼神询问叶秋。

叶秋默默鼻子说道:“可能是哥还在睡吧,昨天淋了雨而且……”

“小修还淋了雨?!”叶母瞪大了眼睛,焦急地跺跺脚抱怨道,“你爸真是的,居然这样对他儿子!小修本来长身体的时候营养就没跟上,在外面漂饮食估计也不好,身体不知道有差!”

其实他还有胃病……叶秋心里默默想道。不过他没敢说出来,这要是被叶母知道了,肯定又得跟叶傅吵一架,然后说什么也要把门砸开拖叶修去医院。

“也没有,他在兴欣的伙食挺好的,有他们老板娘管着。”叶秋说道。

“那以前呢,他在那个……那个叫嘉世的地方呢?”

“也……行。”就是泡面吃多了点烟抽了点,顺带整宿的不休息吧——叶秋想完自己都恨不得把叶修抓出来好好补一顿了,并且以后哪儿都不能让他去,待在家里吃的喝的供着。叶秋心里疼了一把,对叶母说,“您下去吃早饭吧,我在就行。让哥多睡儿,他昨儿个凌晨才躺下。”

“唉呀……”叶母也了解叶修的性子,出了这样的事,现在怕是除了叶秋谁都不想见。她一步三回头,不停地向叶秋念叨,“你好好照顾你哥,有什么需要跟我说,别管你爸。”

“知道了。”

待叶母走后,叶秋拿出钥匙打开了门,一看清里面的光景他的心就忍不住一缩——幸好没让妈进来。

“你怎么又跪着了?你当这好玩呢!”叶秋拉起叶修,在他冰凉的膝盖上用力揉揉,再次把人搬回床上。

叶修脸还是白得不正常,大概是受了昨天的雨的影响。他头发没打理,乱糟糟的搭着,整个人都透着一种病态。

他厌厌地坐在床沿,没什么精神气,血液不畅的双腿曲起任凭叶秋揉。

“你饿了没?饿了我把早饭给你端上来。想吃面还是饺子?”叶秋问道。

“吃不下。”叶修的声音有些嘶哑。

叶秋看了眼他的脸色:“你别操心了,妈回来了,她也在劝爸。再说我看爸就是一时气昏头,唉谁叫你一回来就提这事儿,他能不气吗?”

“好啦你,放宽心。”叶秋像小时候叶修安慰他一样,揉了把叶修脑袋,“有我在呢。”









叶傅怒气冲冲地回到书房,砰地一声甩上房门——他双手相握坐在沙发上,粗糙的十指像麻绳一样拧了拧,指腹的老茧都快被他刮下来。

这心里的气难得顺,他自己憋着这口气也堵得慌,可怎么都平复不了。他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脚跟跺得砰砰闷响,也不知道是给谁听的。从书柜跺到窗台,他拉起百叶窗看了眼窗外——雨蒙蒙的一片。又开始下雨了。叶傅烦躁地关上,又走到沙发坐下。来来回回好几次。

他最后抽出一叠宣纸摆到桌面上,也不用细致地磨墨,草草沾了点水便提笔开始写——没特意去想写什么,叶傅随便画了几笔,力道大的地方薄薄的宣纸都皱起了。几个字写完他这才回过神来,发觉笔下全是他大儿子的名字。

叶傅皱皱眉,把纸几下揉成一团扔进废纸篓,换了个字重新写,怎么写都觉得不好看,不多长时间纸篓里已被填满了。

他用完最后一张宣纸,握毛笔的手在空中停滞良久,似乎是颤抖了下。叶傅叹了口气,把笔搁在一旁。似乎是想到什么,他从上衣内层磨出一把钥匙,打开了中间的抽屉。

锁很旧了,已经有了星星点点的锈痕。他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买的,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换过。

抽屉里整整齐齐地摆着一摞证书和几张泛黄的纸张——叶修叶秋的毕业证、数学奥赛证书、口语优胜奖,甚至还有一张绘画的一等奖,和那张上色一塌糊涂的画夹在一起。最上面的是一张叶修的保证书。

叶修小时候皮,爬树、掏鸟窝什么破事都干遍了,鬼点子也多,小孩都跟在他后面跑。叶秋也是。

上小学那会儿,大概是二年级吧,叶秋被几个高年级的欺负了。叶傅把他俩送的是公里学校,什么人都有,像叶秋这样细皮嫩肉、穿着讲究的一下子就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

叶秋被堵在小巷子里,三个比他高一个头的男生向他勒索。叶秋心里自然是害怕又气恼——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这么威胁他的。

“瞪什么瞪?”为首的那个说。

“瞪你啊。”轻飘飘的声音从巷口传来,“我还没见过敢这么对我弟的。”

叶修提着书包向叶秋走来:“你怎么和这些人在一起?说了放学等我别先跑了。”

“你谁啊!”被无视的人不爽了。

“他哥。这么明显。”叶修说道,“把钱给我,快点。”

“说给你就给你?!”

叶修很不高兴,十分厌恶地看了那人一眼:“我最见不得别人我了。虽然他是挺弱的。”

叶秋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天他所见到的叶修。

明明只比他高一点点,身上肉还没他多,整个一瘦高瘦高的豆芽菜,怎么跟那几个人打起来那么凶——未成年的小野猫在对方胳膊上脸上划出了无数道痕迹,小野猫自己也被蹭破了皮,划伤了肉。但始终毫不动摇地挡在叶秋身前。

虽然说是那几个高年级的错,但叶傅还是让叶修写保证书,写以后不再犯类似的错误。

晚上叶修趴在桌上咬笔头,叶秋趴在他对面看看写。

叶秋觉得他哥哥是没错的,明明是为了保护自己却要受罚——想着想着叶秋的鼻子就酸了,再瞧见叶修脸上的红印子,刷的眼泪掉出了。

“诶呦你哭什么啊,我都没哭。”叶修手忙脚乱给叶秋擦眼泪。

“我……我看到哥哥……难过。”叶秋哭着说。

“我这不没事吗?诶呀你别哭啦!我这保证书都快被你打湿了!”叶修拿起他的那张保证书在叶秋面前晃晃,“你看,字都融成一团了。”

“恩……恩?”叶秋一听果真不哭了,可怜巴巴地忍住眼泪,还是不住地抽鼻子。

“你是我弟啊,只有我能欺负你。别人想都别想。”叶修这样理直气壮地说。









叶修的保证书上规规矩矩地写了事情的经过,说自己不该打架,以后不会再犯了。后面空了两行后,又起头一句「我认为……」。

叶修也认为他自己是没错的。

叶傅当时看到最后差点被气笑——叶傅把这张纸摊开在桌面上,歪歪扭扭的字让他想起叶修那张倔脸。

叶修脾气倔,认准的事别说十头牛了,就算把叶秋叶母一起加上都拉不回来,到底是像了谁?叶傅瞧见桌面映出的自己的模样——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儿子,这脾气比他更甚。

叶傅叹了一口长长的气。

他的大儿子虽说事事都不如他意,倒也没真的犯什么错,只不过是和他的意愿大相径庭。他在他的电竞领域也是有成,也不该责怪他什么。十几年的离家出走他不也是硬着心肠没给叶修一分钱。本是想着让他知难而退,没料到他硬是挺了过去还拿了世界冠军。

真的是老了。

叶傅坐在沙发上,浑身的神经都放松了,像是卸下了什么心病。

是该放手了。他闭上眼疲惫地想道。








“哥!哥!”傍晚,叶秋突然冲进屋,眉梢眼角都挂着喜意,“爸同意了!”

“同意什么了?”不知在哪儿神游的叶修一时没反应过来。

“爸说喜欢什么人看你自己,他不管了。”叶秋说。

叶修的心颤了一下,强压着瞬间沸腾的情绪问道:“你确定这不是气话?”

“反正他说他不干涉了,看他说话的样子应该是真的!”叶秋看来比叶修还要开心——他哥哥好他就高兴。

“是……是吗?”叶修昏暗的眼里一下子迸出亮光,他从枕头下摸出手机,还剩百分之五的电量,不过足够了。他手滑了几次才点开联系人,“我跟他说说。”

叶修现在只想告诉黄少天,他喜欢他,喜欢死了,他们在一起吧!

昏暗的房间里没有开灯,唯二的光源便是屏幕的冷光,还有叶修像是燃起了火焰的眼睛。

漫长的嘟嘟声后,那边终于接通了。

也许是单调的声音听得太久,那边开口说出第一句话时,叶修有些恍惚。

“你好……是叶修吗?”

略细的女声从听筒中穿出。






tbc.

评论 ( 47 )
热度 ( 502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