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3

ABO

ooc








雨滴砸在叶修鼻尖,溅起的无数细小水珠让 他的眼前一时模糊,看不清叶傅的表情。

他依旧握着手机,太过用力骨节处都泛着青 白色,似乎是可以从这个方方正正的薄片汲 取某种让他心安和坚持的力量。

叶修用手背抹了抹水渍,立刻又有两三滴落 在他的发丝上。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豆大的雨珠在灰白的地 面上染出一个个深色圆点。叶修所处的是低 凹处,蜿蜒流下的雨水渐渐在他脚下汇合成 一滩。

“我很喜欢他。”

说完这话他不自觉地垂下头,下意识将目光 从他的父亲身上短暂地移开。

叶傅的脸映在 浅浅的水洼中,被不断落下的雨珠打碎又重 新聚合,倒影摇晃,而那双眼睛却一直紧紧 地盯着他。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叶修即使 是这样大略的一瞥也是心中一惊。

雨雾蒙蒙,叶傅的身形似乎是摇晃了一下, 随即又挺直腰板仿佛刚刚的细小踉跄未曾存 在。叶修记得他从不会赶时髦理当下流行的 发型,自然不会有刘海遮挡住他的眼睛。雨 水压弯了根根立起的黑发,一缕一缕黏在额 头上,有些滑稽的模样。可叶修始终望不到 叶傅的眼睛,黑糊糊的一团分不出眼白和眼 瞳。

下雨的缘故空气也变得粘稠稀薄。叶修控制 呼吸许久才吐出一口,生怕惊绕叶傅的思绪 让他吐出一个糟糕透的回答。

越是这般希望最后的落差便越大。

叶傅缓缓抬头,凌厉的目光直逼叶修。

“你说什么?!”

不论是在幼年还是如今的二三十岁,叶修依 旧畏惧叶傅的这种眼神——他当过十多年的 军人,杀气肃然便是在那时练成的。后来退 役从商也没消退过。人到暮年叶傅也算是收 敛许多,自认为是被时间流水打磨圆了棱角 ,然而埋得再深也无济于事。此时此刻,他 的戾气、暴怒,所以的负面情绪全都要撒他 这个离家出走数十年的大儿子上了。

“你再说一遍?!”叶傅的声音如暴雷一般在 叶修耳畔炸开。

他不等叶修说话,也根本不给叶修开口的机 会。叶傅一步一步地逼近,鞋跟踩在水泥地 上砰砰闷响,更像是踩在叶修心上,把他建 立的勇气与自信踩碎。

“你离家出走十四年不回来我不怪你。

“你不务正业把游戏当职业我不怪你。

“你浪费你的大好青春我不怪你。

“你不走我给安排的路我不怪你。你混到现在还是这幅鬼样子。

“你逃避相亲、不想结婚,我都算了。”

叶傅每说一句叶修的脸便白一层,这些话都是事实,他无力辩解。父亲冰冷到没有温度的话语几乎要把他一生的错误数落完了,彻底否定了他引以为傲的一切。他的嗓子干得厉害,什么都说不出。

“你呢!我纵容你这么多你最后又给我搞出这 样的事?!

“为什么规规矩矩的你不做偏偏要和别人不同 !你不顾我和你妈跑出去,现在说了要回来 又天天东跑西跑!给你找个伴你不要,叶秋 还说可能是你有看上的。是啊,确实有看上 的人,你跟我说,是个男人?!

叶傅的语气放缓,语调却仍是冷得掉冰渣。他耿直脖子一字一顿,像把他惯用的军刀在叶修的心口上划。

“叶修,你到底能不能让我顺心一次!”

话音落下时,叶傅带着寒意已然站到叶修面前不过两 尺的距离。他真是气急了,忽的手对准叶修惨白的脸扬了起来。








受不了家中的气氛,也是想着法子给叶修和爸创造一个和解的机会,叶秋收拾完碗筷便出门了。他就在这片区里晃没跑远,毕竟厚厚的灰云聚集似乎是要下雨的样子。

大抵是天气的缘故,叶秋总觉得心里被堵着。他拍拍胸口,脑内无端端地浮现出他家哥哥的面孔——诶,惹事。

叶秋本是打算七点回去,无奈这天黑得太快,又下起了雨。他先是在树下躲着,最后实在是挡不住,颇为狼狈地冒着雨赶回家。

区内的别墅比较分散,叶秋拐了几个弯远远地望见露台上站着一个身影,他挂在木架上的小灯照出模糊的轮廓。

叶秋认出那是叶修,于是放慢脚步,没考虑太多笑着想挥挥胳膊打个招呼。

叶修是侧面对他的,脑袋微微垂下不知道在想什么,也没有立刻回房避雨,直直的站在那儿衣物大概是像他一样湿透了。

叶秋心中滑过不好的念头,皱了皱眉随即加快了脚步。

待他又跑近几步时,另一个人也走向叶修。不过是他在露台下,那人在露台上。

叶秋眯起眼,发现快步走向叶修的人是他们的父亲——叶秋顿时咯噔一下,开始没命的狂奔。








砰——

叶秋猛的推开铁门,金属和瓷砖相撞发出刺耳的响声,震得屋顶雨棚也抖了抖,落下几串水珠砸到他的头顶。

凉得头皮发麻。

视线被雨丝切成无数段。他望向叶修二人所在的露台边缘。

父子已然分开,沉默地对屹着——叶傅浑身绷得像块铁石,眉头拧成死结,面如寒霜。叶修是面无表情的,但他的嘴唇死死抿成一条线,色素本就淡,这下更是毫无血色。

叶秋看得不明晰,他在叶傅那儿逗留一会儿,又扫视了叶修全身,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叶修的左脸——鲜红的掌印鲜明地覆在其上,似乎是肿了。

他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但他看见叶修受伤了。

叶秋几乎是失声叫出,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感受,何等酸苦交杂,只知道喉咙里似是灌了滚烫的沸水:“爸——!”

他商场上转得极快的精明头脑罢了工生了锈,一片空白。叶秋本能地冲到两人中间,抓住叶修的手腕,然后用极快的语速对叶傅说道,又是在恳求:“先进去,慢慢说。”

叶傅的眼珠转转,目光刮到他脸上,强大的压力也随之而来。

叶秋把叶修护在身后——他本就比他哥哥高,遮得严实,替他挡住叶傅的所有利剑。

叶傅的眼角抽抽,磨碎了后槽牙,终于怒吼道:“滚回你自己房间跪着!没我允许不许出来!”

得到允许,叶秋小声说了句知道了便死死抓住叶修的胳膊带走,被雨水浸润的皮肤都抓住白痕,仿佛稍微松一松他就会像烟雾一样消失。叶修还是浑噩的,无意识地任凭叶秋拖着他,离开露台前,他的步伐顿了顿,偏过头迷茫地看了眼在大雨中大口喘气的父亲。








叶傅让叶修回他自己的房间,那叶秋自然是不敢在这种小事上再拔一次老虎胡子。不过他也是偷偷钻了空子,没按全叶傅说的做。

叶秋从衣柜里挑出一条半旧的浴巾替叶勉强吸干挂着的水,抱来薄被把他裹得严严实实,又换了条毛巾擦头发。

期间叶修像只提线木偶,他说什么叶修便照做什么,一丝多余的动作也没有,乖得不像话。

可叶秋不希望叶修这样乖,他宁愿他的哥哥能向他抱怨一通,打他撒撒气也好。

叶秋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问他是怎么了。叶修不言,叶秋连问了好几次,叶修才像刚回过神似的,怔了会儿,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里冒出。

从叶修断断续续、前言不搭后语的叙述中叶秋了解了大概——他早该想到的——叶秋揉揉发胀的太阳穴。他早该想到叶修这次突然回来,对他又是一副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表现和对父亲的态度,就是有难以化解的冲突要出现。

“爸是当过兵的,七十年代的人,从小接受的是正统教育你还不清楚?”叶秋叹道。

他半跪在床上弯下腰擦叶修的刘海。他的哥哥的脸仍旧白得吓人,像是没有生气的矮墙。叶秋心疼地用手心捂在他的脸颊,视线不经意地往上移了寸许,对上了叶修地眼睛——糖浆般黏稠的、浓到悲伤的失落。

叶秋的嘴张张最终还是没将显得无力的安慰说出口。

他像对待小孩那样轻柔的摸摸叶修脑袋。

“我去换身衣服,你好好休息。”







叶傅的反应实在出乎叶修的意料之外——准确来说是把他吓到了。激烈的言语和冰冷的表情爆发时,叶修这才回想起他已经不是在ABO的世界,而是处于性别更加鲜明的普通世界。







叶秋再回来时,看到叶修正跪在落地窗前。

“你……唉你怎么真跪上了,刚淋过雨着凉了怎么办。”叶秋说着两手抓住叶修的肩膀要拉他起来,“我给你在门外守着,爸来了我就提醒你,在他面前装装不就完了。”

叶秋又拉又扯,差点就要将叶修直接抱起——可叶修就像块顽石跪着。

“你要跪,我拿块棉垫你垫着行吗?”叶秋叹气。

叶修摇摇头。

“你这又是何苦呢。”叶秋不知道今晚叹了多少声。

“同性别的人在一起不可以吗?”叶修忽然问道,语气平静得像在问天气如何。

“不是吧……”叶秋迟疑道,“我是不介意的,只是知道的时候有点惊讶。一二线城市思想都比较开放……”

叶修打断他,语调依旧毫无起伏:“那为什么——他会这样阻止我呢?”

尾音在湿冷的空气中发颤。






tbc.

发展比预期慢了ˎ₍•ʚ•₎ˏ

评论 ( 18 )
热度 ( 470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