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2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叶修斜斜地站在一棵柏树下,一只手揣在口袋,手指一下一下敲拍,另一只手握着背包带——他去的时候拖了满满三大箱,此时就只背了一个轻便的旅行包。

临走前的晚上王杰希帮他收拾了一大堆,他胡乱装了几件,被王杰希嫌弃地抽出来重新整理一番。他只带了几件换洗衣物和平板以及手机,零零碎碎的东西全留在王杰希的家,以至于他走了那里还是如几天前他和王
杰希一同生活的样子。

他来回转了几圈,心里有些毛躁,又像是溢满了某种情感迫不及待的想要表达出来。

五米开外的地方便是他家大门。叶修始终在这个位置,想走进去却在迈出腿的瞬间缩了回来。他抽出一根薄荷烟在手指间转转,忍着没点上,含在嘴里解闷。

——该怎么说呢?

叶修是打定了主意要说出来,可到了家,却又不如何开口。

“哥……?”他正犹豫不决时,有人从后面拍了拍叶修的肩。叶修下意识转过头,叶秋正拎着几个礼盒,颇为错愕地看着他。








被突然出现的叶秋带回家,进门便看到老爷子四平八稳地坐在对门沙发上看报纸,听见舌锁转动的声音,稍稍抬头瞟了一眼,瞧见叶修眼角抽了一下,抖抖报纸继续看。都没给叶修一张正脸。

叶修摸摸鼻尖,自知是自己不对,玄关处叶秋给他拿了双拖鞋换后,自觉的凑到叶傅面前,说爸我回来了。

叶傅依旧是看他的报纸,鼻子哼了算是应了叶修。

气氛实在尴尬,叶修杵在那儿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脚趾藏在拖鞋里偷偷地抖。

叶秋给叶修递了一个眼色,对叶傅说先带他哥上去放行李再下来。

叶傅不作声,叶秋就当他是默许了,抓着叶修噔噔噔跑上楼。

“呼——那表情,吓死我了。”关上房门的一刻,叶修如释重负般的瘫倒叶秋床上。

“什么东西还能吓到你?”叶秋半嘲讽说道。挑起眉的样子真和叶修一样,“我们小时候他也天天板着脸,你什么时候怕过了?犯错的时候都理直气壮地往我身上推。”

他心里揣着事,还是大事,现在当然怕老爷子。叶修转移话题问:“咱妈呢?怎么没见着她?”

“出去了,参加宴会,今晚不回来。”叶秋边说边习惯性地整理起叶修的箱子,他翻来翻去几遍,又看看叶修脚旁确实没有其他东西了,忍不住皱眉问道,“你东西呢?我给你装了那么多——你就带了这点?扔了?”

“我才没那么败家。放老王家了。”叶修随口回道,心里还惦记着和黄少天的事。

叶秋当时就有些不悦,他对这个王杰希有种莫名的敌意:“放他家了?他家是你家还是我们家是你家?”

“走得太急了,干脆有些就不拿了。”叶修用余光看了眼叶秋的脸色,“……要不然我改天再去趟带回来?”

“算了。”叶秋没了兴致收拾,也盘腿坐到床沿上,“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这才三天吧,咱爸气都还没消。”

“他还气啊?”

“废话,你就这么玩跑路,弄得爽约几家千金,老爷子面子挂不住。再加上你十几年回来这么一次还这样,他不生气才怪。”

叶秋絮絮叨叨的,平日的精英总裁模样全部放下,只有一个带着撒娇抱怨语气的弟弟。

那些本是叶氏集团合作公司的几位老总的宝贝女儿,叶秋花了些气力约到相亲,结果叶修这才见了没两个,便跑路到王杰希家,留下叶秋一个人收拾这烂摊子——他家老爷子是绝不管。好在顾着叶氏的权势,和看在叶傅面子上,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没再追究,叶秋又是酒宴又是礼品,刚刚应完最后一家。

多的两盒巧克力叶秋本是打算分给公司的职员,想了想还是拎回来喂叶修。他总觉得他哥在外面过得不好,营养更不上,因为明明是双胞胎却比他矮上一点,身子骨也轻得很,手腕骨看上去一捏就能碎。

“给。”叶秋拆开扁平的金属盒,挑了两块给叶修。

“这是什么?”叶修小心地捏起放在手心,打量一番又颠了颠,觉得轻得不可思议。

“松露黑丝巧克力,当赔礼的,多了就拿回来了。”叶秋看了他一眼,自家哥哥正盯着那两颗薄薄的蝴蝶状巧克力不知如何下口,弄得他有些哭笑不得,“你爱怎么吃怎么吃,还有一盒。”

“这么点儿?”叶修挺乖的吃下一个,舔舔上颚说道,“有时候沐橙会买些弗列罗,比你这个好多了。”

叶秋这是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他哥哥本应过得更好的。叶秋回道:“这可比那贵了不知道多少,不觉得好吃一些吗?”

“嗯……”叶修又扔进嘴里一块,“差不多吧,这种还有点苦。”

“……哎呀不说了。”叶秋深知是不能和叶修聊这个,“你回来有事儿?”

“没事就不能回来了?”叶修反问。

“你这回来的太突然,有没提前跟我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让你赶回来。”

“那好吧,有事。”

“什么事?”

我有喜欢的人这句话在叶修喉咙间打了几个圈还是被他咽了下去。他含含糊糊回答说: “就是有事。”

见叶修不愿说,叶秋也不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你房间要不要打扫?”

“嗯?”

“你是继续和我睡还是自己睡。”叶秋没好气说。他感到叶修总是在走神。

“还是你这边吧,估计我也待不了几天。”

“你又要走?”叶秋挺不高兴的,“说好的留在
家。”

“估计啊估计。”

那得看老爷子生多大气啊。

叶修打了个哈哈,说起早了要补觉,一头栽下翻身睡了。

叶秋看了看,知道这人是叫不醒了,无奈地替他盖上薄被,把空调温度调高几度,然后下楼去哄老爷子了。









叶修这一觉睡到天黑。期间叶秋叫他吃完饭,迷迷糊糊的他哼哼几声,说先不吃,像
只圆滚滚的仓鼠裹上被子不理叶秋。

老爷子已然用过餐,据叶秋说他下去时看见叶傅脸更黑了。

叶修悻悻地偷偷跑到厨房拔了两三口,绕过叶傅把剩余饭菜端到房里解决。按他的说法反正叶傅现在看见他心里就堵的慌,还不如让他先顺点心静静。

叶家在别墅区,空气质量好绿化相当不错。吃完后叶修便从二楼铁架楼梯上到天台想心事。

夜空如泼墨,寥寥几颗星子点缀,周围只有天台自带的一盏暖黄小灯照明。光线很暗,随着距离的拉长而减弱,叶修的思绪也发散到无休止。

他又开始想黄少天。这些天来一直占据他的颅腔的人。

叶修走得急,更准确来说是他心里着急想要告诉父母征求他们同意,然后立刻打电话给黄少天告诉他这个消息。

在此之前叶修没有感到自己有多喜欢黄少天,只是知道鲜有人能让他这么挂在心上——叶秋算一个,苏沐橙算一个,如今又加了一个黄少天。喻文州曾是一举一动都能牵着叶修的心的,现在每每想到他心里便纠结而酸苦,叶修便强迫自己不再去想,用黄少天的身影塞得满满当当不留一丝空隙。

因为不是怦然心动的那种开始,而是慢慢渗透入他的生活,太过于自然以至于让他自己都产生怀疑——对于黄少天到底是哪种喜欢。

如果让叶修来评价黄少天的话,大概会是冷这个字——和外界看待的不同,他们往往是通过黄少天在场上的无数文字泡、场下的话唠以及一张灿烂的笑脸,连他挑染的栗色头发也成了判断黄少天是一个活泼、朝气蓬勃的青年的依据。用微博上的迷妹说法就是国民暖男。

而事实上,叶修认为,黄少天的性格是种假外向。他像一瓶汽水,水可以容纳所有人,可同时也有不断冒出的气泡,飘飘悠悠升到水面炸裂,他在不着痕迹地排斥着。他和其他人熟悉又生疏,你和我勾肩搭背我跟你把酒言欢。

但他的心里其实并没有装下很多人,也没有很多能让他掏心窝子的人。青训营里的吊车尾、蓝雨现任队长喻文州是,当初把他带入联盟、他最尊敬的前队长魏琛是,还有就是叶修一个。徐景熙和郑轩李远这些同队队员或许都算不得。虽然他们确实是朋友。郑轩曾经学着叶修叫过少天,被黄少天一脸嫌弃地打回去。大概于峰是可以的,不然黄少天也不会在他作出转会决定时去专门找他,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关系到战队实力。

叶修趴在露台栏杆上胡思乱想,所以他怎么就和黄少天熟了起来呢?明明连所在的城市都横跨几百上千公里,每年见面的时间屈指可数,而且大多数都是在紧张的赛场上。但他们就是意外的混在一起,无论是以前的嘉世和蓝雨打,还是全明星周末,亦或是现在兴欣,黄少天总是要拖着也出去搓一顿,散散步也行。

叶修仔细回忆了和黄少天相处的时候,这才后知觉得和别人总是保持一层膜的黄少天和他在一起时是多么黏糊。

大暑的夜晚,空气闷热,稀稀落落的虫鸣从深绿的灌木丛中飘出,天空中的星星被云遮盖,看起来像是要下雨了。

叶修深吸一口从叶秋藏在洗手台下的烟盒里顺出来的烟,把还剩四分之一的烟梗捻灭。烟屁股的尼古丁和焦油对身体的危害最大,自从黄少天在他耳边唠叨过几次后他便再也不会抽完一整根烟。

关于黄少天突然向他表白的这件事,叶修还没缓过劲——即使他一直有这种预感,但当这件事真正发生时叶修依旧是被“我喜欢你”这四个字砸的措手不及。

得知被黄少天喜欢的叶修,在突如其来的告白内心产生极大的波动,就像一块很大的石头投入小石潭,但又最终石块沉底他趋于平静。叶修不讨厌这种喜欢,甚至内心有些欢喜。但他当时是慌张、坐立难安的——在他对捧着自己真心渴望回答的黄少天给出一个棱模两可的回答之后。

叶修不用闭着眼就能描摹出黄少天的帅脸,以及明亮的几乎揉进所有星辰的眼睛。

越想越甜,越想叶修就越是想立刻到黄少天身边。赶快向父母坦白的想法也愈发强烈。

他掏出手机,点开相册,嘴角忍不住地上扬,反反复复翻着他和黄少天的合照。

照片里的黄少天搂着他,像是要揉入骨血之中。








“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

叶修看得入神之际,叶傅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天台,站在叶修身后。

他转过身,双手背握的叶傅眉毛拧着。

“给你介绍了那么多,你也不要。叶秋又找我谈过,所以,”叶傅轻轻地叹了口气,“你喜欢什么样的你决定吧,我不干涉。”

手中的机壳在微微发热,如同一簇火苗将叶修从指尖点燃。

良久,他似是终于下了决心,深深地吸气,然后说道:“我可能喜欢男的。”

“我喜欢的是一个男人。”






tbc.

评论 ( 27 )
热度 ( 515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