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19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不认识路,叶修只好老老实实的跟着王杰希。

弯弯曲曲的小巷里边缘的有些青石板可能是因为当时觉得不方便,没有翻修换上新的四四方方的石块。叶修就沿着这些松动的石板一路踩过去,双手背在身后摇摇晃晃着。天气热,他卷起裤腿露出一点点伶仃的脚踝,在淡金色的阳光下白得晃眼。

  叶修虽然说四处乱晃哪儿都想看看,但隔一小段路都要抬头找王杰希,确定没有跟丢后才继续哼着小调左摇右晃。

  有时王杰希稍稍走快点,叶修就会立刻小跑着赶上,一定要距离缩短到几步。  

这幅小孩子的样子。 王杰希忍不住侧目多看了几眼。

  他专心踢着石子,忽然撞上王杰希的后脑勺。

  叶修有些吃痛地摸摸鼻子,问道:“干嘛呢?”

  “打车。”王杰希颇为无奈地转头看向一脸茫然的叶修,“你想走去我不拦你。”  








冷气开得很足,叶修一坐下便打了个寒战。王杰希报了一个小区地址,一旁的叶修听了感叹道:“厉害了我的老王,你公寓在二环啊。”  

虽然说知道叶修用的这是句网络语,但当他把王杰希这三个字用“我的”来修饰时,王杰希的内心还是有些触动。他的睫毛微不可见地颤了颤,表面一副与平日无二的沉稳。  

“少来。”王杰希不轻不重的拍了拍叶修的腰,“坐正点儿。”

 

叶修脊背酸疼,没骨头似的瘫在后座,只差没把腿翘到驾座椅背上。他冲王杰希撇撇嘴,从善如流地往上移了移,接着又往王杰希的肩上靠去,身体的重心全放在他身上。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儿化音这么重?”叶修半阖着眼睛,呼吸间的气流全吹在王杰希的耳根子和一小块颈脖侧面,暖湿的风和随之飘动的发梢搔得他痒痒的。

似乎有浅淡的海风味覆在叶修的周围。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若有若无的淡淡的香气格外好闻。王杰希定了定心神,没用多大力气佯作嫌弃地推了叶修一把,自然是没推动。

“自己靠着椅背去。”

“我累啊,你说端端正正坐那么几个小时还不让人放松一下搁谁谁不累啊。我这腰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叶修干脆侧身直接躺倒王杰希大腿上,“椅背硬,你这儿舒服我躺会儿。不介意吧老王?”

说完叶修的脑袋就在他的腿上滚了几圈,嘟囔着“怎么穿的是牛仔”。

“…………”所以只是问问并不打算征求他的意见吗。

反正也是会默许的。王杰希摸摸对方柔软的头发,用手指在发旋处摩挲。

叶修像是很享受这种抚摸,眯起眼像只吃饱后晒太阳的毛狐狸,四肢舒张露出毛绒绒、圆滚滚的小肚皮的那种。但嘴上的话却是没少:“别碰,长不高的。”

“都几岁了。”王杰希笑道,“还想长高不准摸头。”

“你这个一米八的不准说话。”

叶修偏过脸冲王杰希龇牙。 尖尖的小虎牙露出来,配上无意间露出的酒窝——这样的叶修真是,甜死了。

“好好休息吧你。”王杰希的手覆盖上叶修的眼睛,把明亮的光线都挡在骨节分明的手掌外,为他营造了一个黑暗而适合睡眠的环境。

“嗯嗯嗯。”

纤长的睫毛像把小扇子一样在王杰希的手心扫了几下也就安静了。叶修的嘴唇微张,一副累坏了的样子。

车内放着钢琴曲Flower dance,声音其实不算大,王杰希担心吵到叶修正准备让司机关小一点儿,抬起的胳膊才伸出一半,叶修仿佛知道了他要做什么,轻轻地扯了扯王杰希的衣角说道:“不用。”

那不用就不用吧。 王杰希左手托住叶修的脑袋,右手虚掩住裸露在外的耳朵。而后王杰希借着叶修看不见,大肆而又小心翼翼地用目光扫视他。

他低垂着头,腰杆挺得笔直,细碎的刘海挡住眼睛,俨然一副静坐不为外物所动的清高模样。然而如果拨开刘海与他的眼睛对视,就会发现他的褐色眼里满是怀中人的倒影和揉碎了的蜜糖。

“他是你…………兄弟?”司机忽然问道,声音里有几丝不确定。

王杰希的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声,用浸透糖水的嗓音说:“算是我家属吧。”

“怪不得,你们感情这么好!”

“希望还能再好点。”王杰希再次揉揉叶修的发顶,又恶作剧般的捏了捏他脸上的软肉。招来叶修一阵反抗。

路上堵起了车,司机按了几次喇叭车还是纹丝不动,百般无奈之下他打开车载收音机,戳戳点点选台。

「这里是电子竞技,现在为您播报的是大型网游——荣耀,本市战队微草…………」

王杰希本想听听,但这才放了个开头司机便很快切掉,并不是很喜欢的样子。

“啧。”

“你不喜欢听这类节目吗?”难得王杰希会主动找陌生人搭话。

“也不是………主要是一听到这个荣耀,就会想起我家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司机有些焦躁地抓抓头发。

“您儿子……喜欢荣耀?”

“何止喜欢,简直走火入魔了!天天抱着电脑不撒手,还吵着要当什么职业选手。”司机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叫他好好搞学习他不听,专跟我对着干。”

“这个年龄的孩子都这样。”

“盛樊盛樊,不如改名叫声烦算了!一天到晚吵吵吵烦死了!”司机忽然叹了口气,“也不是不准他玩,只是舍不得他去吃那个苦。当上职业选手,得是站在这个领域顶端的人吧。”

“嗯。”王杰希短暂地回了一声。

“他说的那个游戏,我也买报刊关注过。是分常规赛和季后赛吧。想进去的话可以自己组织参加挑战赛,他怎么找来那么多厉害的人呢。

“我知道网游里玩的好的人会被挖去。前年还是什么时候,有两个被……”

“烟雨。”

“对被烟雨签了。他就说他努努力也可以。但他没那么行,又一心想着进去,别把自己赔了。这个样子,他以后该怎么办?”

王杰希感觉到叶修的睫毛极快地颤抖了几下——怕是这番话让他想到了自己。

他也不接司机的话了,只是一遍遍地顺着叶修的头发。

过了十字路口,接下来的路车流量倒是不多了,很快驶到王杰希家小区门口。 王杰希付过钱,拍醒叶修。对方还是半睡不醒的状态,他拿这人没办法,半背着乘电梯回家。







“你家……真是够整洁的!”

把叶修放到沙发上,王杰希这刚洗了一篮水果的功夫叶修便窜起来在他家客厅乱晃。

“放假在这边住,其他时候都是在宿舍。”

“我还以为走到张新杰的家里了。”

“你去过张新杰家?”王杰希的语气微微上扬。

“你这关注点不对啊。我参观他宿舍,想想自己买房的话家里也得整得跟强迫症似的。”叶修颇有精神地跳了跳试着够飘窗顶。

“你是根本没睡吧?”王杰希递给他一个削好皮的苹果,沾着水的手又弹了叶修脑门一下。

“你和那司机一直在说话嘛。”

“那你下车的时候装什么装?还让我把你背上来。”

“我没让你背啊!是你自愿的。再说了我是你前辈诶!”叶修理直气壮。

“你有理了。”王杰希说, “你什么都没带,打算怎么办?”

“…………待会儿我打个电话让我弟给我送过来。”

“你不是说他会把你绑回去么?”

“所以你就下去帮我拿呗。”

“自己拿。”

“我靠老王我刚夸你是个好人你怎么转头就要卖我!”

“求我啊。”王杰希说。

“你今天格外不要脸。”叶修痛心道,“你是不是被方锐上身了?以前那个清纯又不做作的王杰希呢!”

“行了。帮你拿。”王杰希不和他闹了,指指南边的一间屋,“你就睡书房那间,床单被套我前几天才换过。”

“有电脑吗?”叶修问。

“我会搬到我房里。”

“别这样啊!”

叶修一下子垮了脸,可怜巴巴地望着王杰希。黑白分明的眼睛让王杰希想起小时候养的花栗鼠,纯良无害,湿漉漉的圆溜溜的。

王杰希硬起来的那么一点点心很快被叶修的这种眼神泡软了:“起码十二点之前一定要关机,不准熬夜。”






“你能不能跑前跟我说一声?咱爸妈又把我训了一顿。”

接到叶修电话,对方粗略解释一番后直接点了要拿的东西就挂了,叶秋气得差点把手机摔了。气恼过的叶秋还是乖乖收拾完后立刻驾车来到叶修所在的小区——自从叶修回来后,他们家的专职司机就变成了他。叶秋打开后备箱,边搬箱子边抱怨,说罢还揉揉耳朵一副饱受摧残的模样。

“能说吗?合着我说一句「我不想相亲了去朋友家避几天,爸妈那里你帮我顶着」你会放我走?”叶修抱臂站在一旁。

“你现在还不是跑了,我把你怎么了?又挨骂又给你送东西。”搬完最后一个手提箱,叶秋愤愤地关上车盖,力道大得车身都颤了颤,“ 以后你再惹出这些破事儿来我就不管你了。”

“我就是不想相亲好么,叫你替我你也不愿意。”叶修小声说道。

“结婚这种事你做哥哥的肯定要早我一步啊。相亲你想让我替,那万一看对眼了这到底算你的还是我的?到时候还不得露馅。”

“你看上了那就是你结呗。这样爸妈也不会催我了。”

“…………你滚蛋!”

“开玩笑啦。”叶修给炸毛的叶秋顺顺毛,撸了把刘海又替他理了理翻起的衣领。

“不过这相亲确实也不靠谱。”叶秋几下被叶修弄舒服了。

“所以你们为什么不让我自由发展?我自己找找对象谈谈恋爱多好。不是都说强扭的瓜不甜么。”叶修趁热打铁。

“你倒是自由发展个给我看看啊?你出去这么多年一个女朋友都没谈过。要是不强扭瓜都没有。”

“怪我咯?人家看不上我嘛。”叶修摊手。

“可能是你不把人家当女孩子看吧。”围观双叶两兄弟拌嘴的王杰希忽然插进来说道,“或者说兴欣三个女生愣是没把你当男人看。”

“对哦。”叶秋说,“听说你都叫人小唐、陈姐什么的。”

前二十九年里在他没穿越过来时,他们唐柔可是个标标准准的Alpha,陈果是Beta。他一个Omega这样叫还想怎样。

“有什么不对吗?难道我要叫柔柔、果果?沐橙我都没那么叫过别恶心我了。”

叶秋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称呼,只好说道:“只能让你多接触别的女生了。”

“你别,我害怕。”

“怕什么你,多见几次就不怕了。”

“不行。我已经逃到老王家里,你再给我找你就不是我弟。”

“那我也可以是你哥。”

“你东西搬完没?”

叶秋被问得一愣,不明白话题怎么突然拐到这里:“搬完了啊。”

“搬完了你就——该去哪儿去哪儿!”车没锁,叶修拉开车门就要把叶秋塞进去,“再说相亲我打你!”

“你等等,我还有事!”叶秋比叶修高一点,力气比他哥大上不少,双手撑着车框站起来。

“啧,还干啥快说。”

“王先生是吗?”

叶秋走到王杰面前。他们俩身高相仿,平视对方的眼睛。

“王杰希。”

“我哥这几天住你家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

“不过,”叶秋的眉梢眼角变得锋利,“你要是敢欺负他……”

“我都多大了你还在玩这套。”叶修说。

“放心吧,不会的。”喜欢他把他捧在手心都来不及。

“不准他抽烟,抽的话你就打他。”

“喂前面还说不准他欺负我呢!这怎么要他打起我来了!”

“开玩笑哦。”叶秋扭头面无表情地模仿叶修方才对他说话的语气说道。

“……你开心就好。”

“我不抽烟,小区的便利店我也会打招呼的。”

“那我哥就拜托你了。”

两人就叶修的不良习惯进行了深刻的交流,惹得叶修本人一阵阵不爽。

“太没人性了你们两个!叶秋你快回家去!”





王杰希拿了两个大旅行箱,剩下一个稍微轻点的留给叶修。

此时正是下班时间,电梯人多,王杰希家在四楼也不算高,他便提议说直接走上去。

“别,你要累死我啊。”叶修双手抬着箱子,有力无气地靠着墙——仅仅是从小门口搬到楼下就够呛。

“你也太缺乏运动了。”王杰希不等他,快步走上二楼。

“诶你等等我。”

其实叶修回北京只带了一个拖箱,比他手上这个还小。

“所以这多出的两个是怎么来的?”

两人把箱子堆到客厅。

“我哪儿知道,估计叶秋又给我装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吧。”叶修打开深棕色的箱子,清点物品,王杰希也蹲下一起。

“毛巾、牙刷、洗面奶、刮胡刀……叶秋还真是怕我缺着了。”

“我这边是电子产品,还有个打地鼠机。”

叶修回头看了一眼说:“哦,那是我上次拿出来给叶秋测手速玩的。你没事也可以拿去用。”

“算了。”王杰希把打地鼠机放到茶几上,紧接着抓起一团东西,意味不明地看向叶修,“这……你也要用?”

“嗯?”

一个大型轻松熊也被塞在箱子里——熊是最早的那一款,耳朵似乎是掉了又缝上去的,针脚别扭粗糙。看得出已经很旧了,却意外保存完整而干净。

“…………我小时候的,没想到这样给我带来了。”

“我还以为你一个人睡害怕。”王杰希调侃道。

“瞎说什么,这玩意儿我五岁就不需要了。”叶修反驳。

“那我给你放客厅了?”

叶修挣扎一会儿:“……还是放书房吧。”

银灰色合金箱的夹层有一包烟。叶修找到时颇为激动,再注意到包装后兴致就没了——薄荷烟因为被叶修嫌烟味太淡,而且抽完嘴里一股透心凉的薄荷味,通常都是避而远之。

他兴致缺缺地打开烟盒,里面还有一张叶秋写的便条。

「吃饭后和睡觉前都不许抽烟!还有,一天最多两根!」

字迹潦草,右下角附有一张生气的表情。明明嘴上说着不准不准还威胁他,却偷偷地又塞了一包。

这么短时间内叶秋替他把什么都准备好了。

“那一包就一包吧。”叶修掂着烟盒说。


夏天的白昼特别长,两人收拾完已是晚上七点,太阳还有一小半挂在地平线上。

叶修爬在软绵绵的抱枕堆里不愿起来,王杰希戳了几下他才勉强给个反应。叶修张开双臂伸懒腰,出去一半就缩回来,捂住上臂抽气道:“嘶——好疼。”

王杰希在他旁边挨着坐下,闻声捏捏叶修的胳膊,软乎乎的惹得他又多捏几下。

“诶呦疼!”叶修一把糊开王杰希的爪子。

王杰希也不逗他了,轻轻按揉着胳膊内侧的嫩肉:“你搬了这么点东西就酸了?”

“可疼了。”

“一点肌肉都没有。”王杰希说,“明天起跟着我起床晨跑。”

叶修内心翻了个白眼——他一omega要什么肌肉,他得有多少锻炼量才能长出来。

鉴于王杰希不知道,他也不能直接反驳。叶修抽出身重新躺倒沙发:“不行,我起不来。”

“你定闹钟,不起来我喊你。”

“我跑不动。”

“第一次就少跑些路。”

“我腿上有病,不能跑,真的。”叶修眼睛睁得特别大,试图让王杰希看出他目光里的真诚。

“你这是懒癌。”王杰希并不理会,反而在他腿上拍了一把,“你不跑我就告你弟去。”

“王大眼你还会告状了啊?学坏怎么学得这么快,一点都没有小时候可爱了。”

“说得好像我们有多早认识一样。”

“八年啊!八年不算长吗?我可是看着你从一个高冷小鲜肉长成闷骚……呃。”

“你住在我家,叫你跑步你就跑步,少贫。”

王杰希冷着张脸,毫不留情地在叶修的大腿上掐了一把。

“靠王杰希你这是耍流氓!”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622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