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风





邱非最近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也许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赶路的途中,邱非就用这个问题来打发时间。想得太投入没看路,他被脚下的凸起绊了个踉跄。

邱非堪堪用战矛把自己支撑起来,低头一看,绊他的东西原来是根骨头。

骨头大概是人骨,白森森的表面上沾满薄薄的泥土。埋得不深,不然就不会被路过的他带起来。可能是逃难被误杀的平民,也可能是战死的士兵。邱非想。

这种年头的人骨太常见了,遍地都是。

在战场上那如同草木倒下去的一片又一片士兵,没人处理后事,无需多时便会被秃鹰啃噬,然后变成一副枯骨。邱非每挥舞一次他的战矛,也会有无数人倒下,也会有无数亡魂升起,无数白骨抛掷野外。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会变成黄土之下的可怜人。

邱非凝视脚边的骨头良久,还是决定把它埋起来。

“喂。”

他挖了一个深坑,打算好好埋葬这个人,还差最后一把土盖上时,突然有一个清亮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传下。

邱非随着声音抬头,一个穿着破破烂烂软甲的男人蹲在树上,他掂了掂手中的果子,对他笑笑,做出一个抛出的动作对他说道:“接着。”

邱非仍盯着男人看,手中的动作却没听
停,下意识抓住飞来的果子。

先不说这荒郊野外的密林里怎么会有人,单是男人这长相——眉眼弯弯,皮肤很白,嘴角微微翘起,随意搭下的手掌薄而手指细白修长,倒像是落魄的少爷。可偏偏这人穿着一身盔甲。

眉角眼梢都挂着熟悉的感觉,邱非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种空落落的缺失感让他很不舒服。

“看够了没啊?”男人笑着说。

邱非摇摇头,感到不妥又点点头。看到男人越发浓的笑意,邱非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尴尬地抹了把额头上的汗。

“你到哪里去?”男人问道。

邱非犹豫一会儿,开口说道: “嘉世。”

“去哪里做什么?”

“打仗。”

“嘉世城不是快破了吗?”

“不会的,我在的话……”邱非顿了顿,掂量自己实力没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咬咬牙硬是把话头转了个弯,“我会守护嘉世。”

“嘉世还是会被攻占的。”男人抿抿嘴。

“如果他在……”嘉世就不会倒。话说到一半,邱非自己愣住了——他是谁?为什么他在嘉世就不会倒?

“快离开嘉世吧,不然的话你只能白白战死。”

“士兵的归宿就是战场。”

男人沉默,良久才对这个甚至可以称作少年的人说道:“可你守的是一座空城,你知道吗?”

“…………我知道。”

“那为什么还要守着它?那是荣耀还是什么?你以为,你独自守一座城,就是英雄了吗?”

“不,不是。”邱非有些急,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在这个陌生人面前解释清楚。

“你的道,是什么?”男人突然问道。

邱非很快说:“守护百姓。”

“那你守护的是嘉世的百姓,还是天下的百姓?”男人继续说。

“我……”

邱非一时间竟答不上来——他想要太平盛世,可他的内心深处,是想护嘉世平安,更具体说,是想护一个人一世平安。这样自私的他。

“你去别的主城吧,会有人接受你的。”

不我不想。邱非心里喊道。他是不想离开嘉世,还是不想离开谁。邱非的心里乱糟糟的——明明一开始他的目标都很明确,为什么撞到这个男人,一切都乱了。莫名其妙的怅然若失时刻压在他的心口。

“你要和我走吗?”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太熟悉,太令他留恋。邱非忍不住问道。

“我不能离开这里。”男人拍拍树干,“走不脱。”

“你叫什么名字?”邱非急切地想知道。

“你知道的。”男人指指心口,“好了你快走吧,天要黑了。”

“啊对了,帮我把这柄战矛也一起埋了吧。有它陪着会好点。”他扔下一把漆黑的战矛直直地插入土中,“不要再见了。”

不等邱非再说些什么,男人爬上更高更密的枝丫,一会儿邱非便看不到他的身影。

奇怪的人。

邱非想。

他站在树下,男人离开的瞬间他的心里要被掏空一大半,难受得紧。他埋好挖的坑,拿上战矛重新上路。

月亮升起时,终于快要出树林了。

邱非的脚步慢下,眼泪忽然冒出来。

一滴又一滴,邱非眨着眼睛,转过身,朝着下午遇到男人的那颗古树的方向,嘴唇抿成一条线不住地颤抖。

他想起来自己忘记的那个人了。








“国事是国事,私事是私事,你别混着了。”

“多笑笑,你这孩子才多大啊就天天板着张脸。”

“嗯嗯,我也喜欢你,我可喜欢我们小邱非。”

“快点长大啊,长大后我带你上战场。不过不用怕,我会保护你。”

“你喜不喜欢江南?我老家在苏杭,战争结束了,你和我去看十里桂花,还有桂花糕和桂花酒,不过你不能喝酒,成年了也不许。”





评论 ( 13 )
热度 ( 370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