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17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睡你房间?”叶修倚在门框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群里聊天,叶秋则是在收拾他行李。



“不然去你那儿?你那房间从来没动过,被单都要换新的了,折腾半天还不如跟我睡。”叶秋搬出叶修的衣物挂到衣柜里,笔电之类的先放到一边。不出所料,在行李箱夹层摸出一盒烟。叶秋拿起烟盒冲叶修晃晃,“这东西我先没收了。家里不准抽。”


“我知道。”叶修耸耸肩,“不过我走的时候你可得还我。一个月我就这一包。”



“谁还管起你烟来了?”叶秋觉得好笑。



“不知道哪个笨蛋每次打电话都念叨我少抽点少抽点对身体不好,念得我都烦了干脆少抽几根免得他瞎操心。”



“本来抽烟就伤身体。”叶秋嘟囔。



“啧啧又来了。”



回到家,一家人先是吃了晚饭,然后叶父就开始在那儿教训叶修,一二三点不带重复。叶修低着头说是是是我不对,其实一直都在开小差,最后还是叶秋憋着笑把他拉上楼。



“对了,你骗我呢?爸妈压根没说相亲的事儿。”



“这得缓点,说不定明天早上就直接把你拉去。现在说了你会保证你不连夜跑回杭州啊?”叶秋整理完,坐在床上喝了一口水,慢悠悠地说道。一副你什么德行我还不了解的样子。



“我在你心中原来是这种形象!太痛心了!”



“难道不是吗!”



“明天是不是真的要去啊?”叶修扑到床上打了几个滚,用脚提提叶秋的后背问道,“不如你……”



“别,我之前就说了别想把我推上去。顺序都安排好了,明天下午是程家大小姐,晚上杨小姐。”叶秋坏笑,“你说是不是真的?”



“不说一天两个,一天一个我也吃不消。我就一打游戏的人家小姑娘还看不上我呢。”



“电竞局工作啦。北京有车有房收入稳定,相貌良好身体健康,不愁推销不出去。”



“感情你是想把我卖了是吧?”叶修说,“我在北京哪里有车有房哦,就我那点积蓄把自己养活就不错了。还有我要强调一点,不是相貌良好,是很帅。自己都不会夸自己。”



“是是是,你最帅。”叶秋倒到床上,抓起叶修的手指一根根捏过,“你们电竞不是一年收入几百万么,我听说去年那个王……”



“王杰希。”



“对王杰希,年薪一千二百万。你不是自称荣耀第一吗,工资比他差?”叶秋随口这样问道。



他抬起叶修的手和自己放在一起——明明是兄弟叶修的手却是漂亮得不像话,大概是打游戏需要格外注意保养。



“兴欣就一网吧开始的,我网管工资一千八,加几个零都赶不上。”



“之前呢?之前你在嘉世……”叶秋的手忽然一滞——嘉世的种种他都清楚得很,当初差点没把叶修从嘉世绑回来。他叹了口气,结束了这个话题,“你说你在家里待的好好的,怎么就要出去吃那么多苦。”



“不知道是谁要先离家出走的。”



“最后你还不是偷了我的行李!”



“我那是挽救迷途少年。我还能打游戏你出去干什么啊你,别流浪在外天天睡纸箱子就不错了。”



“我不能打游戏吗!咱俩基因是一样的打游戏你会我总该也会吧!”



叶修忽然掏出一个塑料盒子塞到叶秋手里。



“什么东西?”



“打地鼠机啊你没玩过?”叶修指指那个掉漆的老旧打地鼠,“你试试看?”



叶秋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按了开关老老实实玩起来。劣质音乐响起,红光闪了几下就没了,叶秋这玩的基本上是一开始结束了。



“这什么?”叶秋还没回过神。



“你死啦。”

 


“我还没打几下?”



“就你这手速充其量一百二,还想打游戏?”叶修收回打地鼠机,用事实教叶秋做人,“小时候老叫我替你练钢琴,手速甩你几条街。”



“那我什么都不会,我不知道自己回来啊!”叶秋说着就怪委屈的。



“就这话你还好意思说离家出走。”



“总比你一走就是十几年不回来好。”叶秋闷闷地说。



“乖啦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叶修摸摸叶秋的头。



“那游戏有什么好玩的。”叶秋继续嘟囔。



“因为有难度所以好玩。”



“不想和你说话了,快去洗澡。”叶秋推推叶修,颇为嫌弃地把他赶去浴室。








叶修洗澡也快,几分钟就冲完了,裹着浴巾直接出来。



“感情你洗完澡都不穿衣服啊?”叶秋抽抽眼角,看着叶修提着大浴巾大大咧咧地往被子里一钻。



“别说得我像个变态似的。家里我还管那么多干嘛。”叶修瞅了眼耳根子泛红的叶秋,笑道,“你像个小姑娘似的看你哥哥裸体还害羞啊?我还没全裸呢。”



“你在外面都这样?”叶秋忍不住问道。



“鬼咧。”叶修给了叶秋一个爆粟,“我到底是有多糟糕啊。”



“别老是打我头!”叶秋关了壁灯,拉上被子盖住头说,“睡觉!”



“洗了!”



房间里很暗,窗外的街灯透过浅蓝窗帘也变成暗蓝色打在天花板上,被框架切成一块块。盛夏时节,虫声杂乱,蝉叫得最厉害。他们两人都不说话,于是在偌大的空间里回荡得格外明显。



叶秋记得当年叶修就是在夏天出走的。



他好睡,想好的五点起来偷偷摸摸地溜走,结果六点过了才被闹钟叫醒,醒来发现,叶修走了。背着他的行李。叶秋以为叶修过几天会回来的,可等到暑假末也没见人影。他还帮叶修把暑假作业写完了,免得他家哥哥被老师数落。结果作业纸泛黄发脆也没能等到。



叶秋有些感慨,一晃就这么多年了。他们从一模一样到气质、抱负南辕北辙,不过区区弹指间。他一看到叶修耳垂上的那颗小痣,就亲切得要命。



“你不闷啊?”叶修掀开被子,让叶秋的脑袋露出来。



“管得着吗你,我乐意。”叶秋撇嘴。正在神游忽然被抓了回来。



“我是你哥,当然管得着。”叶修理直气壮。



“你还知道你是我哥。你干嘛啊不睡觉了?”



“不睡,想和你聊聊天。”叶修坐起来靠着墙,也把叶秋捞起来。



“你洗澡了没啊?”



“聊什么?”



“不知道,随便说说吧。”



“…………你怎么想着去杭州的?”



“当时没目的地,就买了张北京到广州的火车票,走着哪儿是哪儿。看杭州这名字还不错,就停下了。”



“真随意。”叶秋说。他笑了笑,“挺像你的。”



“那是。哥放荡不羁爱自由。”



“你下车后不会直奔网吧了吧?”叶秋问。



“哟这都被你发现了。”



“你还能不能干点别的……”



“这个我能赚钱嘛!”



“你离家出走后过年都没人陪我。”



“还有爸妈啊。”



“他们事儿多。你又不在。”



“瞎说!你每年都我这边跑!你说哪次你还落下了!”



“你还不乐意招待我!”



“废话!咱俩长得一模一样暴露了怎么办!”叶修语气弱了下来,“算了,别老说我了,没什么好说的。说说你自己吧。”



“我更没什么好说的。”叶秋仰起头像念演讲稿那样,“大学毕业进了公司,爸让我从底层做起,其实晚上也让我看公司的项目和财务,这几年算是渐渐上手了。钢琴初中毕业就没练过了。”



“挺无聊的。”叶修点评,“你后悔过没能出来一趟吗?”



“开始有过。”叶秋沉默一会儿,继续说道,“后来就不这么想了。这个家里总要留一个,你走了我就得上。不能往后退的。”



“…………对不起。”



“没事,习惯了。”叶秋故作轻松地笑笑,“你最好戒了烟我就省了一大块心病。”



“又拿这说事。”叶修戳戳叶秋额头,“我在浴室看见有盒保鲜袋封着的烟,你说你是不是不学好偷着抽?”



“没有。”叶秋摇摇头。



“嗯?”



“真没有。”



“那你用来辟邪啊。”



“那是……”叶秋似乎怪难为情的。他拨乱头发,低垂眼睑,看起来和叶修平时的神态一样。他做出点烟的动作,“想你的时候,就对着镜子这样做。反正我们长得一样,看见我就当做看见你了。”



微弱的光勾勒出叶秋的轮廓,叶修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像是在笑,又像在难过。叶修心里发胀。



他抱住叶秋,把他的脑袋往自己怀里按,双臂紧紧箍住。叶秋愣了几秒,靠到叶修肩上。



不知不觉叶秋已经这么大了,甚至比自己还要高。



“你不在,我也很孤独。”叶秋的声音哽咽。



他们好久没有这样亲密的拥抱过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十四还是十五年前?他们从少年走到青年,从星星走到月亮,可惜这一路没能同行。



“笨蛋弟弟,辛苦你了。”叶修轻声说。






tbc.



评论 ( 19 )
热度 ( 718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