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15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不行,”叶修长长吐出一口气,“你放弃吧。”

 


他的声音很轻很小,如果不是屏气凝神的话根本听不到。而轻飘飘的这句话犹如一把铁锤,砸得喻文州的心口凹陷了一小块。

 


他一愣,仍旧保持着微笑,眉梢扬起的弧度却是降下。喻文州故作轻松地问道:“怎么? 连让我追你的机会都不肯给吗?”

 


“你正在黄金年龄,这种事会拖累你。”在喻文州的注视下,叶修给出了这个仓促又缺乏说服力的回答。

 


“我可是在第四赛季就开始了,一向保持得很好对吗。你认为会影响到我?”喻文州说,“ 太小看我了吧,叶神?”

 


“…………”


 

叶修无力辩解,垂在椅下的手捏着一包烟,隔着锡纸捻烂了一根又一根。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我想不通。”叶修最后 只是这样问道。

 


喻文州说:“可能是你在青训营时的那句话就 让我心动了。”

 


“让你心动还真是简单。”叶修按住太阳穴揉 了两圈。

 


“你是那时候唯一照亮我的人。”喻文州补充道。

 


“你分得清楚到底是仰慕还是喜欢吗?或许是你一直想错了。”

 


“没有,”喻文州回答道斩钉截铁,“我想知道 关于你的一切事情,所以每个细节都记在笔 记本上。你可以理解为敌方战队队长对你的 研究材料,当初我也是这么想的。可后来我越装作不在意,却越没办法把视线从你身上 移走。每次看到你和别人走在一起我也就嫉 妒得要命。我有时候会梦到你,醒来后又怅 然所失。这种感觉——叶修你告 诉我,这是 仰慕还是喜欢?”


 

答案显而易见。

 


窗外的工作人员敲着玻璃提醒他们该走了,但喻文州却堵在门前。他的表情不再温和,如沐春风的笑容被锋利的眼神和凌厉起来的五官代替。

 


昏暗狭小的空间中,叶修几乎可以感受到喻文州烫人的呼吸。

 


“你是喜欢少天吗?”

 


“不对我不该这么问。”

 


“应该是,如果是我和他的话,你会更偏向于他对吧。”

 


敲击声越来越急促,喻文州的语速也越快。

 


最后他的嘴唇抿成一条紧绷的直线,用面具挡住窗外人的视线,忽然地吻上叶修。叶修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喻文州在他的嘴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惊讶中的叶修下意识推开喻文州,淡淡的铁锈味弥漫口腔。短暂的呆滞后他抓了一把头发,沉声说:“喻文州,你简直是个疯子!”

 


“过奖。”喻文州回道,“你并不厌恶我这样吻 你对不对?证明还是有些喜欢的我的,即使 只有一丁点儿。我会追你,直到你也喜欢上 我。”

 


“我收回刚才的话。你真是,”叶修咬牙说,“ 死不要脸。”

 


“呵呵。”

 


喻文州打开门,两人一前一后下去。挂着牌子的工作人员想问些什么,对上喻文州的微笑硬生生憋了回去。

 


微凉的夜风刺得叶修头皮发麻,空气中还浮动着烟火燃尽后硝烟的气味。他走在喻文州后面,懊丧地揉揉眉心,低头没走几步便撞上喻文州的后脑勺。

 


“怎么?”

 


叶修揉揉鼻子,视线穿过喻文州的发梢——黄少天正举着手机,半蹲在地上对着他们。

 



 

 

 

从后勤室出来,黄少天这才发现四个人居然走得一个不剩。

 


“没义气!”

 


他愤愤不平,一口气吃了两支甜筒才勉强平复心情打算去找他们。

 


经过摩天轮时被一对小情侣拜托拍照,黄少天本着大爷我是个好人的心思就答应了。

 


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不要在这里停下,最好连来游乐场的这个提议都不要答应。

 

 

黄少天通过屏幕看到在喻文州身后的叶修,下意识地调节焦距将摄像头对准叶修的脸。

 


这手机像素真好,不然他怎么能清楚地看到,叶修嘴唇上挂着细小血珠的伤口。


 

叶修向来不注重打理自己,嘴唇到了晚上大多是干的。而现在黄少天的视角里,叶修的嘴唇鲜艳了些,他几乎不用思考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黄少天有些发愣——是吻了叶修吧,喻文州 是吻了叶修吧。光明正大的,不用像自己一 样偷偷摸摸。而叶修,黄少天抬头直接看向 叶修,神色里似乎并没有厌意。


 

于是黄少天在喻文州面前建立的一点点优越感在这一瞬间就烟消云散。

 


他手指一僵,拍下站在原地的喻文州和叶修。

 

“可以了吗?”不远处的一对小情侣问道。

 


“好了好了!”回过神的黄少天迅速删掉那张照片,把手机还给女孩。

 


“谢谢!”带着黑胶粗框眼镜的女孩腼腆地笑 笑,从在她身旁的男生抱着的一束玫瑰中抽 出一朵递给黄少天,“送给你!”

 


“唔,谢谢。”

 


小情侣走后,喻文州和叶修走过来。三人并排走,不约而同地彼此间隔了距离。黄少天也不像往常一样缠着叶修。气氛安静得诡异。

 


“郑轩和小卢没和你一起?”拐过一个街口,叶修开口问道。

 


“他们在捞金鱼。”黄少天只觉得喉咙发干。 他握紧玫瑰花梗,明明是剔除过花刺的,仍 是扎得他鲜血淋漓。

 


“我们去找他们吧。”叶修说。

 


“嗯。我买了冰淇淋,你吃不吃?”黄少天僵硬地打开两个纸盒,“喏。”

 


浅黄色的粘稠液体装在盒中,柠檬冰淇淋已经化得只剩小小一块。

 


“化了啊。”他干巴巴地挤出一个笑容,压低帽檐挡住自己的眼睛,对叶修说道,“那我拿 去丢了。”

 


 

 

 


郑轩和卢瀚文趴在水池边,放在脚边的玻璃缸内装了不少红白的金鱼。

 


“哟你们来啦!一起玩吗?”守着卢瀚文的郑轩见他们也在一旁看,向他们挥挥手说道,“小卢捞到好几条了,黄少你也来试试?”

 


黄少天沉默地接过一个新的玻璃缸,摊主收了五块钱递给他一柄纸鱼网。他在水池里漫无目的地搅来搅去,纸鱼网被一条金鱼撞破了口也没发觉。

 


帽檐遮住的黄少天沉得滴出水的脸色,郑轩毫无察觉,还开玩笑说道:“黄少今晚状态不行啊。要不去打几把练练手?”

 


黄少天狠厉地将鱼网往水里一抽,像是举着冰雨斩向boss的戾气,溅起的水花全都打在他的脸上,把水池中的鱼都吓到了角落。

 


“我饿了。”黄少天抹了把脸,对郑轩说道,“陪我去吃冰淇淋。”

 


“啊?”郑轩显然是被黄少天这一举动吓到了。

 


“我饿了,去吃冰淇淋。”黄少天又重复道。

 


黄少天的眼神涣散,并没有聚焦到哪一点,郑轩却觉得锋芒在刺。

 


“哦好。”郑轩慌忙点点头,对在另一边的三人喊道,“我跟黄少去吃东西,一会儿门口见。”

 

 




 

“你刚刚的眼神差点吓哭我了。”郑轩扒了一口冰淇淋,推推黄少天问道,“你怎么了?”

 


黄少天只是拿了几杯砸在郑轩面前,言简意赅:“吃。”

 


郑轩噤了声。

 


烟花表演刚结束,不少人在这里吃。他们在一个花坛旁,蚊子多,郑轩又特招吸血的小东西喜欢,数十只蚊子全围着他转,郑轩也顾不得别人的眼光,掏出风油精撒了一圈。

 


“你少弄点。”黄少天皱皱鼻子,眼睛都被这股味儿熏红了。这家冰激凌里混着冰片,咬起来咔嚓咔嚓响,吞得太急又划得生疼。

 


“赶蚊子,我房间都是这味。”

 


桌上的纸杯纸盒几乎叠成一座小山时,黄少天又招手向服务员点单。

 


“黄少别吃了……我都快吃吐了……”郑轩边拍蚊子边在黄少天的视线下吃完一盒又一盒,一看黄少天还要继续,脸都白了。

 


“哦。”黄少天应着,又往嘴里塞了一口。

 


“…………”

 


“是不是因为叶神?”郑轩小心翼翼问道。

 


“嗯?”黄少天的脸色终于有了松动。他的眼神暗了暗,“算是吧。”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

 


“…………”黄少天想了想,说道,“我喜欢叶修。”

 


“嗯。”

 


“你不惊讶?”

 


“有什么好惊讶的,我早就看出来了。或者是黄少你表现得太明显了。”郑轩终于吃完最后一盒,舔舔已经没有知觉的口腔内壁。

 


“我向他表白。也是不小心说出来的。”黄少天挠挠头发,把额头抵在桌面上砸了几下,“可他回答我说不知道。”

 


“这也不应该让你这样吧?”

 


“啧。”黄少天握紧拳头又松开,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把事情全都说出来,“喻文州也是。”

 


“队长也喜欢叶神?”郑轩问,语气里却没有一点询问的意味。

 


“你又知道?”

 


“之前在祈愿牌那里看到队长写的牌子,上面只写了「叶修」两个字,当时还蛮疑惑的。你这么一说……就。”郑轩耸耸肩。

 


“我刚才看到喻文州和叶修一起从摩天轮上下来,真的特别特别不爽!!”

 


“不是吧,摩天轮这种玩意儿?黄少你也太小女生了。”

 


“他们一定是接过吻了啊!!想想就知道喻文州肯定是表过白了!”

 


“那你觉得叶神接受了吗?”

 


黄少天回忆了下叶修的表情:“……没有吧。”

 


“那不就行了。”郑轩拍拍黄少天的肩膀,“你还有机会。”

 


“别人多看一眼我都会觉得是抢你知道吗!何况叶修到现在都还没回答我。”

 


“不知道。”郑轩摇摇头,“我没谈过恋爱,也还没有喜欢的人,不能体会你这种心情。你当时是怎么向叶修表白的?”

 


“就是……”黄少天摸摸鼻尖,“他来的那天晚上在我家,然后出了点意外,呃,反正我就是顺口说了出来,我问他,他说不知道!”

 


“你要给叶修一点时间想想。你要他一下子接受,怎么可能?”郑轩说,“按你说的,你就糊里糊涂的说了,之后也没什么解释的,他不也就当什么都没发生翻过去了。”

 


“你的意思是我得再来一遍?”

 


“你还是先想想和认真和他的关系,还有之后怎么办。”

 


“这种事我早就想好了。”

 


“那不出手,你是怂啊?”

 

 

 

 

 

 

五人道别后,叶修跟着黄少天回了公寓。

 


半夜黄少天闹起了肚子,来来回回跑厕所,最后干脆蹲在里面不出来。

 


“你和郑轩吃什么去了?”叶修在药箱里翻止泻药没翻到,只能烧热水给黄少天冲蜂蜜。

 


“冰激凌。”黄少天隔着门闷闷回道。

 


“吃多少?”

 


“也就十几盒……”

 


“也就十几盒?你真行。”叶修把开水放在茶几上晾,打开平板看到郑轩发的动态,随口问道,“郑轩呢?”

 


“和我差不多。”

 


“郑轩发了朋友圈,说他现在快要虚脱了,并且表示这辈子都不想再碰冰淇淋。”


 

“哼……”

 


和黄少天打嘴炮期间叶修看到喻文州发来一条消息。

 


「晚安」

 


上一条是「到了吗」。

 


叶修纠结一会儿,还是回了一句晚安。

 


“喂,老叶。”安静许久的黄少天突然喊道,“上次说的那事儿,你怎么想?”

 


“哪件事?”叶修一愣。

 


“就是你喜不喜欢我?”黄少天憋了一口气,大声说道。

 


“你还年轻……”叶修又搬出了那套说辞。

 


“别他妈用这些来捆绑我!”黄少天像个炮仗被点燃了,他吼道,“战队形象受损的影响,我再过两年就退役了,两年内和你搞地下情,两年后就高调秀。要是现在我追不到你的话,我也不要你等我,我不打了就天天送花把你家埋了,蹲你门口,你睁眼闭眼都是我。如果还是不行的话,我就认了!”

 


不甘也不甘过,怂也怂过,吃醋吃到整个人都成了散发着酸味的坛子。喻文州心里藏有猛虎,那他就是猎豹。猎豹有他的隐忍,有他的理智,也有他的领地,他不可侵犯的地方。畏手畏脚、瞻前顾后的猎豹被唤醒的话,是要一往无前地争取自己的喜爱的人。管你是狮子、老虎还是蟒蛇,统统打败就好了。

 


他会一次又一次奔跑,停下,再跑,用尽每一块肌肉的骨骼,奔向叶修。

 


只要叶修还在那里,只要他不曾拒绝。

 


“叶修,你敢不敢?!”黄少天到了最后声音嘶哑,几乎是破了音的这样喊道。


 

余音一下一下地震动着叶修的鼓膜,十根修长的手指用力绞在一起。手边是黄少天手下的那朵玫瑰花,花瓣被揉散道只剩下孤零零一瓣坠在花梗上。

 


这番话倒是像在宣战一般。明明是坐在马桶上,黄少天却叫出这样的豪气干云。



叶修扯下那片花瓣,说:“随时奉陪。”






tbc.


评论 ( 42 )
热度 ( 839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