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14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烟火表演还在继续,砰砰的爆鸣声中喻文州隐约听到数百米下人群的喧闹,和自己胸腔里发了疯似的心跳。

鼻尖弥漫的是苹果味的水果糖气味,叶修抛给他的,酸酸的前调和腻人的甜味。糖渣还黏附在牙尖,喻文州舌头翻动舔过上颚,浅淡的甜随着急促的呼吸咽下。叶修咬着的那颗似乎是柠檬味,金黄的糖粒夹在牙间和鲜红的舌头露出一点点。他的嘴唇沾上水光,柔软鲜嫩,一定很合适接吻。

叶修今晚穿的是白色短袖衬衫,纽扣解开两个,从喻文州的视角看去恰好能滑出流畅的劲线,一直往下是精致笔直的锁骨。衬衫下摆没有扎进牛仔裤,所以他甚至可以望到平坦的小腹。

喻文州就这样专心致志、目不转睛地看着叶修。他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放空大脑,五官变得格外敏感,捕捉到的信息毫无保留地反馈,不做任何处理。因为喻文州的思维已经罢工,完完全全地扑在叶修身上,等待着那张嘴唇会吐出怎么的答案。

喻文州就这么直勾勾地和叶修的双目对视。

“你…………”

叶修终于说出了第一个字,喻文州的心脏狠狠地跳了一下,期待下文。而随之而来的又是长久的沉默。

透过清亮的眼眸,叶修看到绚烂的烟花在绽放在消亡,火光映得喻文州的脸忽明忽亮,但他的眼睛却迸射出灼热的光芒。

叶修扭过头,抽出纠缠的视线。

搭在肩膀上的手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便脱力似的。喻文州垂下双手。

两人默默对立良久,喻文州开口打破诡异的气氛,他有些无奈又落寞地说:“坐着吧。”

叶修如获重赦,几乎是瘫在靠椅上,摸出烟盒也不管禁不禁烟了,抖出一根叼着。手里出了一层虚汗,按打火机滑了好几次才点上。

他猛吸几口,一时间换不上气被呛得咳嗽起来。喻文州连忙帮他顺气。

“咳咳……咳!”呛出生理眼泪的叶修掐灭还剩一半的烟,揉成一团攥在手心。他呼吸恢复顺畅后自嘲道,“好久抽烟没抽成这样了,第一次也没这么狼狈。”

喻文州默然。他当然知道,叶修这是在想化解尴尬,制造话题或者引入新的方向。无论如何最好是能把这场突如其来的告白,或者单方面的霸道宣言翻过去。

平时喻文州惯他,但此时怎么会让他如愿。

“你觉得怎么样?”喻文州说。

“嗯?”叶修装作不懂的样子,掏出一把糖直接塞进口里嚼,含含糊糊问道,“你说什么?”

“和我在一起,你觉得怎么样?”喻文州又重复道。

叶修不说话,只是专心嚼着糖,似乎那是很重要的事情让他分不开神。嘎嘣嘎嘣的糖粒咬碎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快,到最后是叶修的牙齿相互碰撞的声响。

喻文州轻轻叹气,双手交叉抵在额间,放缓语调说:“你能不能试一试,让我喜欢你?”

叶修抬头望向顶部,发现角落有一个黑点。他盯着黑点漫无边际地猜想那是什么:“你今天,有点不一样。”

“把自己一直想说的话说出来了而已。”

“…………我是说,给我的感觉,气势很蛮狠。”

“外表温和骨子里却倔强固执得很,心里像是有一头猛虎——这是你当年对我的评价。”

“你认真起来真的很危险。”






联盟建立之初,各项规定和制度都还未建立起来,职业选手去各个战队逛逛也是常有的事。

叶修套着宽大的白T恤就跑到蓝雨。对守门大爷胡诌一番我是你们队长的远方表哥后,不顾对方狐疑的表情撒着人字拖一路跑到训练营。

说是训练营其实也就是一件稍微大点的房间腾空,再摆上几张桌子和电脑,一群或是凑热闹或是来打发时间的孩子坐在塑料椅上盯着屏幕挥舞鼠标和键盘。

“呦呵干嘛呢老魏?”

正专心给一个小术士指导的魏琛突然感到肩上一疼吓得手上动作抖了抖,操控的人物掉下白块死了。

“卧槽你搞什么鬼!”魏琛扭过头一看是叶修立刻喊道,“我去你怎么跑我这儿来了?!”

“文明点行不行?旁边还有未成年呢一口一个卧槽我去的。啧啧,真为你们蓝雨的未来担心。”

魏琛脱口就像说一句“叶秋我操你大爷”,瞥见对方似笑非笑的表情又咽了回去——不说这句垃圾话对蓝雨形象不好,虽然这种东西早就被他的猥琐下线丢光了。总冠军、 mvp、最有价值选手,这些光环全都套在叶秋这个名字上,这时候把他的名字爆出来指不定训练营里的小孩怎么激动。魏琛在蓝雨里自诩为老大。既然是老大自不愿场子 被砸,特别是抢了他冠军的叶秋。

他忽视指导突然被打断一脸疑惑的孩子,搂过叶修压低声音说道:“妈的你来干嘛?偷我们大蓝雨的机密?我告诉你你这是不要脸!”

叶修嘿嘿地笑了笑,立刻不留面子地还道:“我还需要偷你们机密?呵。再说不要脸不是你吗,怎么变成我了?我可是冠军小王子啊。”

上挑的尾音勾得魏琛一阵恶寒。

“都说了文明点。我就是来转转怎么了?”

“你们嘉世的训练营你不管?”

“不是有老吴嘛!”

叶修和魏琛东拉西扯一番后就在两排孩子后乱晃——训练营里的孩子参差不齐,有的一看就知道是过来混的,在游戏可能还算有点儿技术,但摆在职业圈根本不够看,完 全是没经过思考在瞎打。叶修快速扫视一遍后来到后排的两个少年身后。

短发少年似乎是嫌天气太热,用一对橙色发卡把刘海撩起,露出汗津津的额头,对着屏幕上的竞技场眉飞色舞。使出技能的同时还在不停地念叨,性格很是活泼。不过在 交锋期间倒是冷静,并且善于发现和制造机会。一双手在键盘上灵活地跳动——和他相比,与他邻座的头发稍长也显得更温吞的少年的手速就明显不够看了。叶修粗略地 估计了一下,大概是在及格线徘徊。然而他的战术意识却高得吓人,看三步算五步,打得比短发少年有技巧的多。

魏琛把叶修拉到一旁,毫不掩饰得意的神情,指着他说:“嘿我跟你说这可是我们蓝雨的未来!叫黄少天!可厉害了到时候他进了联盟和老夫联手绝对完爆嘉世!”

一副炫耀自家孩子的蠢队长的样子。叶修嗤了一声:“说大话谁不会说?”

“呸!老子现在就让少天跟你打打看!输了别哭啊!”

“呵,哥会怕一个手下败将的徒弟?”

“靠!少天过来一会儿,有事跟你说!”魏琛有些气急败坏。

“诶对,把他旁边那个也叫上。”叶修忽然说道。

“他旁边的?”魏琛愕然,因为黄少天旁边坐着的只有喻文州。

“对对对,就是那个头发有点长的那个。”

“喻文州?他可不行。”魏琛犹豫地摇摇头——倒不是怕喻文州出丑。而是这孩子一直以来都不被看好。

“啧你说不行就不行了?你算老几啊?”

蓝雨还未进行扩建,学员们的房间都是五六人人间。叶修把魏琛拦在外面自个儿和喻文州黄少天对练。

“对上前三个身格……我去你慢了!”叶修恨铁不成钢地敲在黄少天脑袋上。

“靠我不敲我脑袋智商都要被你敲掉了!”黄少天仰头骂道,“别以为你是大神就可以这样!”

“我怎么了?”叶修反问,“还有,你已经死了。”

叶修戳戳变成黑白的游戏场景——夜雨声烦被一个boss的大招秒了。

“……靠靠靠靠靠!!”

黄少天哭天喊地回到复活点的同时,叶修转向丝毫不受干扰的喻文州。

少年每走一步按下的键都有些迟疑,似乎是不能肯定自己的判断。叶修捉住他的手替他按下那一键,轻声说道:“你的判断很对!果断点!这样子以后成为职业选手要吃 亏的啊!”

喻文州一怔,手上的动作慢下来——这是他第一次被肯定,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看好他。所以人都认为他是注定要被刷下去的。然而这个人,这个人。

“诶刚说你呢怎么又慢了?”

“我……真的能成为职业选手?”喻文州的声音有些干涩。

“当然啊!”叶修一脸的理所当然,“你的意识这么好,我都想把你挖到我们嘉世了!”

第一次接触荣耀时,喻文州便知道自己的手速不足,但他清楚,自己长于思维战术意识,比同龄或者区内的所谓高手要强得多。这是天赋,是他的骄傲。

所以即使在青训营的测试不被人看好,受到再多嘲讽,他也毫不在意,甚至可以说,他是有些轻视。但喻文州向来都隐藏得很好。

他不会如此怀疑自己的思维,慢几分的动作,不过是好奇,这个大神对于他这种人会是怎么看待——出乎他的意料。

“我很看好你。”叶修揉揉他的脑袋。

这么温柔。







“如果是向普通的我这样表白的话,不会吓到他吗?”叶修说。

“反应是一样的。你们是同一个人,我相信。”

“就算我答应了,如果有一天我们交换回来,不是都白费了?”

“我会从头再来。”

“坦白说,”叶修低垂眼睑,“我不无法回答你。”

“告诉我你的想法就够了。”

“…………感觉,不讨厌。”叶修说。

“所以我是有希望的对吗?”喻文州抿抿唇。

“…………”

“我知道。我什么都没有做过,却想要你接受我的告白,太贪心了。”

摩天轮缓缓下降,外面的工作人员敲窗提醒他们。

喻文州站起来,弯弯眼睛,对叶修说道:“那我开始追求你。你拒绝也好接受更好,但不能阻止我。这是我的自由。”

“准备好了吗,叶修?”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741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