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13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叶修说。

喻文州跟拉着叶修从后门偷偷溜出去,一路小跑到了摩天轮下。他掏出早早买好的票递给检票员,也不管对方对于两个男人同坐摩天轮的略带惊讶的表情,直接进去。

“是啊。”喻文州坐在叶修对面翘起腿。两个横椅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尺,喻文州的脚尖自然的垂在叶修的腿肚旁。他说,“我觉得不错。”

“…………两个大男人坐这个真的好吗?”叶修一阵无语,玩着手上的面具。

“都一样的。”

“怎么一样了?”叶修说,“情侣坐交流一下感情,我们俩纯粹是闲着坐十几分钟。”

“也可以交流感情,不如说说以前的事?”

“刚才和黄少天都讲完了啊。”

“你讲的都是你和他的事,不如讲讲你和我的?”

“你失忆了?”叶修笑道。

“关于alpha的我和omega的你。我很想听。”

“大同小异啦。”

“我想听。”喻文州固执地说道,“想多了解你,和你对我的看法。”

“…………其实也没什么。”叶修掏出一根烟,“能边抽边讲吗?”

“不能。”喻文州敲敲告示牌,“这里禁烟。”

“真没意思,讲个故事的氛围都没有。”叶修撇撇嘴,叼着烟不点燃,收起烟盒。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比和认识黄少天玩很多。

“其实那年夏天我去蓝雨,也是因为老魏一直跟我吹嘘他找了个多好的徒弟。当时我就笑话他说,人家是剑客,和你玩的术士有半毛钱关系。魏琛不服了,说那也是我带的,我训练营里的怎么不是我徒弟。”

“魏琛前辈一直这样。”喻文州闭着眼就能想出魏琛一脸骄傲炫耀的样子。

“我去了才发现那小剑客就是网上一直和我作对的那个。我跑到他身后看他练习,技术不错就是话太多。你坐他旁边是吧。”叶修用陈述句问道。

“是啊,然后你就看见了我。如果不是我坐在他旁边,你也不会发现我吧。”喻文州无奈地说道。

“胡说!我可是绕着训练室走了一圈,就看中了你们俩。”

“承蒙厚爱。”

“不是我说,你的意识和判断,我想想都后怕。”

“不过是个吊车尾。”

“老魏跟我说过。说你手速不够看,各种不看好。”叶修瞥了眼喻文州的表情,“不过哥帮你骂了回来。”

“我听到了的。”喻文州温柔地笑笑。

“你听到了?”

“我就在外面。”

“隔墙有耳呀。”叶修咂咂嘴,摸出一盒水果糖,扔给喻文州一颗,“再一次去蓝雨见到你的时候就是你打败他三次,让这老家伙无地自容退役的时候了。

“不怪你,他早就有想退的心,只是借着这件事名正言顺了而已。我在窗户外看完了你们的比赛,你可能没看到我。送完老魏,我又回去一趟看了黄少天,他哭成一团还硬是没哭没哭。”

“我呢?”

“你当时,你当时心情也不好呀。刚刚分化没几天,信息素控制不好整间屋子都是你的气味,没把我熏晕过去。就模模糊糊看到你脸色沉得滴出水。

“后来就是第四赛季你出道,一晃就这么多年。”叶修自嘲道,“岁月不饶人,我也这么年了。”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都是一样。”喻文州说。

“嗯?”叶修一愣。

“朱生豪的情书,想着就背了出来。”喻文州解释道。

“真不错。”叶修站起来,透过玻璃看向外面的夜景,“文州你要是追人用这个肯定行。”

“我已经在追了。”喻文州浅浅地笑,低声说道。







两人在窗前默默看向远方。

夜空点缀着几颗星星,无月无云。高处暖黄色的灯光打过来变得十分浅淡,让叶修的轮廓都变得柔和。

喻文州扭头盯着叶修,叶修望着广场上起起落落的鸽群。

叶修的五官并不算出众,但凑在一起就变得还看得要命,狭长的眼睛像是要把喻文州他吸进去,他也愿意溺死在这装下整条银河的眼睛里。

“叶修。”喻文州举起右手,“我来给你变个魔术。”

“你还会变魔术?跟老王学得?”叶修调侃道。

“看那边。”喻文州开始倒数。

“三。”

“二。”

“一。”

砰——砰——砰——

最后一声落下,随即便有数十朵烟花升起,在天幕边绽放燃烧。巨大的烟花点亮了夜空,一束接一束,橘黄、粉红、藏蓝,火树银花。

绚烂又耀眼,密集的烟火无论如何都有强大震撼效果。

“真漂亮啊。”叶修赞叹道,“你的魔术吗?”

“今晚九点,七夕节活动。”喻文州眼神柔软地看着叶修,“借花献佛。”

“不管怎么样,真的很好看。”叶修忽然问道,“就是因为这个你才带我做摩天轮。”

“也不全是,还有更重要的事。”

“什么?”

“你有没有听说过,和喜欢的人看烟花虽然很好,但和恋人一起看会更幸福?”喻文州欺身上前,捂住叶修的嘴把他压在玻璃窗上,“先不要说话,听我讲完。”


“这句话的意思是表白呢。


“叶修,我想你已经知道我要对你说什么了。

“昨天你就应该看出来,但一直在装傻。

“我现在把它直接告诉你。

“叶修,我喜欢你。”

“和我在一起吧。”喻文州近乎呢喃地说道。

烟花还未停止,绚烂的光芒印在喻文州眼睛里。一双桃花眼格外明亮。

他眼里的叶修是逆着光的,周身镶了一层细细的光边,柔和温暖。

喻文州忽然间就很想抱抱他,很想吻吻那张浅色的嘴唇。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752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