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叶]关于叶长官拐跑队宠这件事


@白朗   点文

平行世界的叶修相遇

ooc







“不科学,你居然有腹肌!”叶修十分惊讶, 在对面人光滑结实的几块腹肌上摸来摸去。

“有什么奇怪的,”另一个叶修说,“把你扔到军营 里一样有。”

“手感不错啊。”

另一个叶修也毫不客气地对着穿国家队叶修 的软肉下手,虚虚的掐了几下感叹一句软绵 绵的挺好摸,然后又惆怅地摸了摸自己,叹 息道:“要不是当初打仗参军的话我也长这样 。那军营居然还禁烟!”

“你以为我会比你好到哪里去!”叶修痛心地 说道,“以前沐橙管我就算了,现在国家队队 员天天把我看着不准碰!”

“国家队队员?”一身挺直军服的叶修问道,“ 那是什么?”

“就是这一群。”叶修指向围着沙发站成一圈 的人。

张佳乐、黄少天等人还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修 和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另一个叶修交 谈。

“诶我那边碰上一起打仗时候也都看着我。” 叶长官悲伤地摇摇头,“一定是我长得太帅的 缘故。”

“嗯。”叶修十分认同。

“你这儿有烟吗?”叶长官忽然问道,眼巴巴 地看着叶修。

“没。”叶修拍拍空荡荡的口袋,“扫光了。”

“不如我们出去买包呗。军营里我只能偷偷嚼点烟草,多可怜是不是!”

“好啊。”叶修笑得弯了眼,“然后哥再带你去 逛逛。”

众人:“…………”

“喂就让叶修被那个家伙拐走了?”张佳乐说 。

“…………要不然你把他俩追回来?”

“卧槽我刚刚可是看见他靴子内侧绑着一把刀。”

“辣鸡,这就怂了。”

“滚!”

来到苏黎世的第二天,国家队全体队员,就集体站在酒店大厅目睹了关于异世界叶修穿越的灵异事件全过程,这个人还把他们的队宠顺走了。









叶修和叶长官跑到便利店买了两包烟,找到吸烟区吞云吐雾一番。吸完一根后俩人都表示这烟受不了,烟味淡薄荷味又太重。

叶修捻灭烟头说:“你要是跟我们回国的话就带你抽芙蓉王。”

叶长官问:“烟?”

叶修说:“是呀。”

叶长官说:“那好抽吗?”

叶修舔了舔嘴唇:“你不试怎么知道?”

叶长官耸耸肩,说行,只要回家叶秋别大惊小怪他怎么又多了个混账哥哥。

叶修笑了笑调侃道,别,混账是你,哥哥是我。

“我怎么混账?我就是你,我混账你不也混账?”叶长官挑挑眉。

叶修不可否认地努努嘴:“行行行,你不混账,我混账。那现在小混账请教您个事儿。”

“说呗。”叶长官被他这幅样子逗笑了。

“我们现在怎么走开啊?”叶修说。

叶长官这时才发觉他们被一群金毛蓝眼的人围住了,还有不少是拿出四四方方的东西对着他和叶修。

“跑呗。”叶长官抽抽眼角,这么说道。








“不错不错,有我当初躲记者的风范。”叶修说。

“你不是后半段被我直接抱起来跑吗?感情你以前也是这样的?”叶长官说。

“诶我可是身经百战,随便拐几个弯就把人带没了,今天这场地不熟不利于我发挥嘛。”

两人逃到一家咖啡馆。叶修点了两杯,叶长官对着黑糊糊的东西皱了下眉,浅浅尝了一口就放下了。

“你喝得下去?”叶长官问。这味道他都不想再尝第二次。

“难喝死了。”叶修说,“以前经常喝,不过比这便宜多了,还专挑苦的,越苦越好诶呀边喝边哭的那种。”

“啧啧,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嗜好。”

“跟你大半夜嚼烟草是一个理儿嘛。”

叶长官刚想问他怎么知道自己在深夜里嚼,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轻轻点了点头。

“你多大啊?”他问。

“哥今年二九。你呢?”

“真看不出来,长得挺水嫩啊。”叶长官笑眯眯地说,“我二十七。”

“我靠你居然比我小!你丫怎么长得比我高,基因明明一模一样没得跑的!”

“可能是我运动比你多。”叶长官捏了捏叶修细瘦的手臂,“你这样打仗分分钟被秒啊!”

“我又不用打仗。”叶修哼哼道,“我打荣耀就行了。”

“荣耀?”

“一个游戏 待会儿回去教你打怎么样?诶你这么聪明一下子就玩得溜。”

“真看不惯你这人,拐着弯儿非要夸自己。”

“诶你看不惯你自己啊。”叶修想了想又问道,“你今年…………有没有出什么事儿?”

“被嘉世赶了呗。”叶长官云淡风轻地说,好像被赶的人根本不是自己似的。

“哟,跟我那时候一样。”叶修喝了口略微发烫的咖啡,“没被通缉吧?”

“暂时没有,不过混得蛮惨的,没钱啊愁死个人。”叶长官假惺惺地哭丧个脸,挤出几滴眼泪。

“哭得一点都不真诚。”叶修批评他说,“你穿这人模狗样的,说说呗哪儿来的?”

“蓝雨偷的。”叶长官悲伤地叹气,“被抓住差点欠下丧失人格的协议。”

叶修乐了:“蓝雨那两个都在酒店呢,回去你拿他们出气?”

“别介呀,到我的那个世界还要他们帮忙。”叶长官说,“这日子不好过。”

“你干了什么?该不是不出席会议惹得老陶看不惯你吧?”叶修半开玩笑道。

“那东西去不去有什么区别啦。敌人来了我就拿矛扛枪上,该打的打,该指挥的指挥。”叶长官淡淡地说,“城在,我在。”

“后来呢?”

“后来我看啊,这么打下去迟早要完。敌人太多了,必须退出一座城引诱把他们一部分兵力困住。”

“这是要被戳脊梁骨的。献出城什么的。”

“这样做起码可以抵住战线。”他的眼神变得锋利尖锐,军人的血气流露,他说,“我愿担罪名。”

“…………”叶修敲敲桌子,摘下叶长官的军帽揉了揉他的头发,“诶听起来真像我会说的话。”

“不贫嘴你会死啊。”叶长官愣了愣,笑着说。

“还喝不喝,不喝咱们就走,跟我去逛逛,给你买身衣服。你这衣服啊,”叶修将他翻起的衣领抚平,“好好爱惜。”

“当然。”叶长官低声说,眼里充满骄傲于温柔,“这是我的荣耀。”









“我和他今晚睡一间。”叶修推开训练室,“那谁,方锐赶紧的搬出来啊,给你重新开了单人间。”

没给国家队的一干人反应过来,叶修转身就离开了。叶长官压了压军帽,对他们挥挥手跟上去。

“…………发生了什么???我他妈刚刚是幻听是不是??是不是??”

“不,为你点蜡心疼一秒。”苏沐橙冷静地说。

楚云秀神情悲戚:“我有预感,家庭伦理狗血剧要上演了。不过我喜欢!”

众人:“…………呵呵。”

gaygay的男队员们决定今晚去敲领队房门。李轩依旧强调他是直男不参与本次活动。

:D







end.

评论 ( 36 )
热度 ( 1601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