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07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其他abo和抑制剂的普通世界

ooc








真是太糟糕了。

赤裸着上身的黄少天被同样只剩一条平角内 裤的叶修抱住。光滑的胸膛相互摩擦,刺激 得叶修敏感的身体发粉变红,粉嫩的乳头也 颤颤巍巍地立起来,有一下没一下地划在黄 少天的胸口,柔软滚烫。黄少天只感觉小腹 有一团火快把他烧熟。

如果不是理智尚还占领高地,他恐怕早就压 着叶修做起来。

叶修像八爪鱼一样挂在黄少天身上,高热湿 润的喘气激得黄少天一阵酥麻。

“我、我带你去泡澡冷静冷静。”

黄少天深呼吸几口,迫使自己的心跳尽量平 缓,他说着把叶修缠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扒 下,迅速套了一件T恤。被俩人折腾过的衣 服皱巴巴的,像一张被揉成团又展开的废纸 。

叶修发出软黏的鼻音不肯,还想重新贴上去 。但他手软脚软,被黄少天强行横抱起。

修长的双腿小幅度地蹬了几下便无力垂下, 叶修没法挣扎,就用脸颊在黄少天胸口蹭, 伸出红艳的舌尖隔着衣料舔,留下一摊亮晶晶的水渍。

黄少天感到湿漉漉地痒意,慌乱地不敢低头看叶修。他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到露天阳台。

黄少天公寓的阳台成半三角形,左边的邻居被一堵白墙隔开根本看不到这边情况。位于高层又不在闹市区,周围的建筑少有到这种 高度。于是黄少天装修时在阳台摆了几盆吊兰和大型绿色植物,形成天然屏障,然后干脆在内部修了一个不大的浴池。

离开闷热充满潮湿海风的房间,黄少天抱着叶修冲到阳台,被铺面的凉风吹得起了一层 细小的鸡皮疙瘩。

他把软绵的叶修放在藤椅上,放完水试好水温才将准备叶修抱进浴池。

白里透粉的一团缩在藤椅上,黄少天犹豫良久,还是决定先帮叶修把内裤脱下来。

纯黑棉质内裤被汗水浸透,紧紧贴在叶修的 肌肤上,勾勒出浑圆挺翘的弧度,中间的布料深陷,一道暗色的线条充满暗示性。叶修不舒服地扭了扭,白嫩的大腿和黑色的内裤形成鲜明对比。

黄少天一手圈住叶修,一手扒住内裤边缘, 整个身子差不多悬空。叶修下意识地用两条腿夹住黄少天的瘦腰。平角裤尴尬地挂在大 腿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腰部火热的触感穿到大脑神末梢,黄少天一僵。他有点恼有点羞地掐掐叶修的软肉,让叶修躺回藤椅,握住他的细瘦的脚腕让软趴趴的他动弹不得。

黄少天狠狠眨眨眼,一鼓作气扒下叶修的内 裤丢到地上。

深粉的东西蛰伏在腿间。叶修大概是很少用 ,颜色形状都嫩得很。黄少天匆匆瞥了一眼 就烧红脸别过头。

澄清的温水投射出弯曲的光影。刚刚把叶修 的小腿放入水中,他便像只无脊椎动物滑下 ,溅起小小的水花,软软地坐在池底瓷砖上 。

他双手搭住黄少天的肩,仰头盯着。叶修的 头发被水打湿,水珠顺着发梢滴下。他像是 壁画里的妖精,纯真又媚气。又像夜色中大 海深处魅惑人心的美人鱼,藏在水面下被细腻鳞片覆盖的尾巴轻轻拍打出令黄少天难耐的节奏。

黄少天被看得失了神,但很快又反应过来, 不管叶修听不听得进去,软话哄着他。

叶修黑白分明的眼睛蒙上一层水润的雾气, 眼角桃红,眉梢挂着沉沉的情欲。他的眼神 介乎于清明和混沌之间,泡入水中后安分了 许多,双眼迷茫地望着头顶的星空。

黄少天怕叶修淹下去,索性也坐在浴池边缘 。









黄少天一直有种奇怪的感觉,他怀疑这个叶 修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叶修。

从下机场开始,叶修就和他保持着若有若无 的距离,旁人看不出来,甚至他自己也是此 时回想才意识到,他们之间仿佛隔了层薄薄 的膜。

叶修的睡相极不老实,今晚却规规矩矩,他 不相信会是突然转性。

以及,凌晨的让黄少天他猝不及防的事件。

这样的叶修太突然,太色气,太主动得不可 思议,很不叶修。

黄少天对于感情意外的相当保守——如果不 是叶修自愿的话,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动叶修 。别人多看一眼他会觉得是抢,自己强迫一 次他也会觉得是侮辱。

因为太喜欢,像珍宝一般捧在手心,怎么舍 得伤害他。连他皱皱眉心也会疼一下。

淡淡的海风依然飘散在湿凉微燥的空气中。 黄少天其实有一瞬间想过,叶修是不是omega,那种存在于虚构世界中的性别。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很快就被他抛之脑后。

如果真的能在那个世界就好了。这里只能是 难以言说的感情。他们不是仅仅因为喜欢就 可以在一起的性别。虽然黄少天并不知道作 为alpha的他也怂了很多年。

但只是这个理由就放弃的话,他的喜欢也不 过这个程度罢了。

黄少天握紧拳头。

思绪发散一番再回过神时,叶修已经趴在大 理石阶上睡着,泛粉的肌肤恢复常色。细密的羽睫切割下弯弯的扇形阴影,安静而乖巧 。

微弱的星光透过吊兰在叶修侧脸上印上斑驳 。黄少天抿抿嘴,低垂眼睑,蜻蜓点水般在 叶修微凉的耳垂上吻了吻,又在脸颊上蹭蹭 ,柔软的嘴唇从嘴角爬到眉心。

“太喜欢你了。”黄少天在叶修耳边说。

真的。

他用浴巾把叶修包裹起来抱回卧室。








夏天亮得总是特别早。

叶修浑身酸软地翻了个身。他半睁开眼,花 了几秒钟让大脑脱了混沌的状态,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猛的爬起来。

他身上骨头像是被全部拆开又重组一般,后 颈火辣辣的。叶修环顾四周,接着薄荷色的 冷光看到到处都是被蹂躏过的衣物,毛毯也被踢成一团。

他心底一沉。

叶修头疼地拍拍脑门。脑海中闪过模模糊糊 的片段,他依稀记得昨晚是多神志不清干了破廉耻的事,还有黄少天对他说的支离破碎的话语。

——黄少天……对黄少天呢?

视线扫到一团乱糟糟的栗发——黄少天就在 床边。他盘腿坐在地板上沉沉睡着,眼底是 一片鸦青。

叶修恍惚间像是回到了四五年前。一模一样的场景,只不过世界变了个样。

叶修有些莫名的情绪,涨得发酸。

他轻轻叹气,揉了揉黄少天的软发。

“怎么每次都是你。”









叶修把黄少天叫醒,让他到床上睡。

“啊?你醒了?”黄少天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

“昨晚……”

“昨晚……”

两人异口同声说道,又同时停下。

黄少天不自然地挠挠鼻子。

“我不是叶修。”叶修说。

“……啊?”黄少天震惊,“你一大早就说胡话?”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叶修。你知道omega吗?”

迟早都会戳破的事,还不如自己先说出来。

“你……”黄少天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的人,没想到昨晚的瞎想一下子变成事实,“你在骗我吧?”

“昨晚的事……”叶修顿了顿,尴尬地说,“你也看到了。”

“你……你昨晚是发情?!”该说黄少天是受了刺激还是太相信叶修,一下子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本来已经过了。”叶修也不解。他问道,“你有做什么吗?”

“没有!我就是把你抱到浴池泡了澡!”

叶修扶额:“我说是在那之前。”

“我看到你脖子上有凸起的东西,就戳了戳……是腺体吗?!”

“你懂得多怎么还碰……”

“我……”黄少天难得无语,岔开话题问道,“我是什么性别?”

“男的啊。”叶修说。

“……abo。”

“alpha。”

“那和你关系怎么样?”黄少天颇有些紧张地问道。

“蛮好的。”叶修说。

“很好的朋友?”

叶修点点头。

黄少天把alpha的自己骂了一遍,这么好的机会你他妈居然这么怂。然后转念一想,自己他妈也怂。




tbc.

评论 ( 21 )
热度 ( 1082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