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06


ABO

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黄少天看到又软又好推倒的叶修时内心是懵逼的。

黄少天发誓他之前真的没对叶修做什么不可描述之事。






如果是和喜欢的人躺在一张床上,枕着一条枕头的话,盖着被子纯聊天也会紧张得不知所措。如果是黄少天的话,他大概会有更多的话聊天, 然后边认真的数睡熟后叶修的睫毛到底有多少,边紧张得不知所措。

但叶修背对他,另一侧也塞不下。

浅褐色的眼睛望着深蓝色天花板眨了两下,然后移到桌前的吊兰,接着是叶修的后颈上。

刚刚表白过一番的黄少天内心有些莫名的满足。他说话的声音不大,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呢喃,音线不由自主地像是浸了蜜糖一般柔和,黄少天此时回想起来觉得一阵恶寒。

其实并不知道叶修是否真的已经入睡,黄少天憋了许久,好不容易在这么一个环境下能和叶修靠的这么近,他压抑不住想说也就说了出来。也有一点点希望叶修是醒着的可以听到他的心意。

可惜看起来好像并没有。

黄少天翻来覆去睡不着,又担心动作太大吵醒叶修,只好百般无赖地盯着叶修看。这个人真是怎么看也看不够。

叶修的皮肤细腻得不像一个整天打游戏的宅男,后颈和大腿根的肉尤其嫩。当然后者是黄少天自己瞎猜。

月光透过飘窗斜斜地透出一块泛着光的浅墨蓝色四面体,把叶修后颈的质感映得让黄少天联想到热牛奶上凝的一层薄薄的奶酪。

黄少天又凑近了些,小心翼翼呼出的气能吹起叶修的软发的那种距离。

接着微弱的光,黄少天用眼神舔遍了叶修的整块后颈部位,期间叶修不安 分地动了动弄翘了几撮头发。

黄少天又好笑又觉得可爱,准备帮他理理时,突然发现叶修翘起的头发下 似乎有什么凸起的东西。他好奇地向那个地方碰了碰,意外很软。

黄少天又按了按,触感像灌了半袋的水包或者刚发酵的面团。

他忍不住戳了又戳,像猫咪得到毛线团似的玩个不停。

等到他被叶修的一个大幅度的翻身晃回神时,才闻到满屋子已经溢满了潮 湿咸涩的海风的气息,以及意识到叶修浑身泛粉,烫得不像话。







信息素的腺体不同于其他的唾液腺或者泪腺汗腺之类的。它生长在脆弱的 后颈,由一层薄薄的皮肉包裹,仅仅由液态物质构成。这种腺体既不属于 内分泌也不是外分泌,它分泌出的的激素大部分经过组织液输往全身再由 汗腺排出,另一部分则直接通过导管从后颈腺体散出。

这大概是为了让 omega显得更加诱人。

不知怎么就醒过来的叶修抱住黄少天,脑袋搁在他的肩窝上,后颈也就彻 底暴露在黄少天的鼻尖下。突然的举动惊得黄少天倒吸一口气,满鼻腔都 是咸咸的气味,像是一把粗盐直接洒在脸上,呛得他喉咙都有些干。

而很快这种不适就变为一阵阵的燥热在身上窜行,尤其是表现在脸颊和耳根。

“叶……叶修?”黄少天紧张得手都不知道放哪儿,僵着身子手臂虚虚环住 叶修,任由他这么抱住,“你、你还好吧?”

“少天……”而叶修答非所问,抱住黄少天的胳膊又紧了紧,嘴唇在他的脸上乱蹭,一脸委屈地说,“想要……”

甜腻软糯还带着鼻音的音调听得黄少天整个人都酥了一大半。他干巴巴地 问道:“要……要什么?”

叶修直接用动作回答的他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两个人都没有接吻的经验 ,如果下午的那次算上的话他们也还只是第二 次。

两张唇纠缠在一起,互不相让带着一股儿狠劲。先是叶修主动亲上来,滚烫的温度让黄少天快要沸腾。他很快就反过来,抱住叶修的脑袋反亲回去。

比起纯正的宅男叶修,黄少天的肺活量显然好多了。招架不住的叶修只好挂在黄少天身上,嘴角来不及吞咽留下的银丝顺着打开的领口流下,濡湿出一条深色的水痕。

生涩毫无章法的吻技让他们的嘴唇上都见了血。叶修毫不在意,他把黄少天推开一小段距离,然后伸出舌尖将血珠舔去。接着叶修再次被狠狠按在床上。

两人愈演愈烈,啧啧的水声在安静的后半夜里听起来格外响亮而色气。

黄少天把叶修抱起,从压在床上换成压在墙上。不知不觉黄叶二人的衣物褪去一大半,散落在房间各处。

肌肤直接碰上肌肤,汗水让他们的接触更加滑腻,动作也越来越大恨不得把对方拆吃入腹。

啪——

地灯的开关被撞开,暖黄色的灯光一下子照亮了这个暧昧高温的角落,也照回了黄少天的理智。

忽然停下的黄少天让叶修有些不满,他用大腿磨蹭着黄少天继续。

黄少天愣愣地看着这个浑身通红像极了樱花虾、眼里水光粼粼的叶修,他浅色的嘴唇都被吻得艳红甚至有点肿。

他尴尬地放开放在叶修头上的手,不自然地垂下:“啊……你怎么了?我不是故意的啊。真的,要不然我帮你放水你先泡个澡怎么样?”




tbc.

不会开车,玩具车也不会。谁让我开车我就跟谁急[咸鱼哭泣]

评论 ( 31 )
热度 ( 944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