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作为一只猫

炒剩饭


猫化梗


背景是在老叶被逐出嘉世后


ooc





猫纪城里是在气温上是没有明确的四季分割的,当然也不会有春雨夏雷秋风冬雪之类的特殊景象,唯一的判断是靠生物的生理变化——比如前天还是恹恹的、透着干枯虚弱气息的小山坡,今天突然铺上一层细碎的带着嫩黄心蕊的白花,那是春天拖着长裙来了。再比如在某棵树上跳跃穿梭时,脚下嫩得掐出水的新芽变得坚硬有些硌脚,夏天就猛地抱住了你。



叶修最喜欢看月亮。



和人类世界不同,月亮在这里特别大,泛着柔和的光独占视野能触及的整个夜空的三分之一,似乎伸手就能碰到。表面大大小小的环形山一清二楚,这面左三右五,那面上六左二,每个季节对应了月亮转到的不同的面。叶修遇到什么有什么就找个山坡望月亮——内心在数一数二数三,嘴上不停念叨,脑子自然放空了。





——满鼻腔的树叶和湿润泥土混杂气味儿。



昨天刚下了场雨。雨水在这里消耗得很快,气候温和但降雨稀少,约莫三四个时辰也就被不计其数的植物吸收完了。一只淡金色的奶猫跃上山坡,宽大的草叶上聚集着一颗颗未曾落入泥土的水珠,奶猫拨弄几下叶片使水珠簌簌滴下——叶修收拾了个还算干燥的地儿躺下,侧卧在比他高出不少的青草上,扯来一根灯芯草叼嘴里随着胡须一晃一晃。金色的眼睛在夜里显得格外明亮,直勾勾地盯着不知大他多少倍的月亮。



一个、两个、三个……叶修反反复复数着不多的环形山——转到春天的月亮这一面环形山数量格外少。他数着数着不自觉地走了神,眼前的月亮变换成许许多多猫咪的姿态,或蹦或卧,交错出现。黄的白的,毛团子塞满叶修发疼的脑袋。



神烦!



眼神重新集中在月亮上。他坐起身子,吐出嚼得皮肉分离的草茎,前爪搭在空地上,放空好一会儿忽地抄起一块小石子打向右侧草丛。



微风乍起,草叶间沙沙作响。叶修方才投出去的石子泥牛入海一般,除了划空一道呼啸再无声响。



没有声响才说明有古怪——叶修也不急,慢悠悠地又拔了根灯芯草,淡淡说道:“来了就出来,别磨磨蹭蹭的。”



随即草叶被扒开,突兀的黑影露出——一只纯黑的猫钻入叶修所画的空地,抖抖毛清理下身上粘的草屑。



那猫毫不客气地做到叶修身边:“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叶修反问道。



黑猫无心和他斗嘴,直接问:“你这些天怎么样?”



“像你看到的,没缺胳膊少腿的。”



叶修一脸无所谓,黑猫反而是在他身上嗅来嗅去,间或扒开淡金色毛查看。检查好一会儿确认没有伤口后才放心地坐回去。



叶修被他这样弄得有些不自在,胡乱地揉了几把脸后慢吞吞问:“你怎么来了,霸图放假啦?”



黑猫定定看着月亮。



“老韩?韩文清?”叫着叶修还顺手用爪子戳了对方腰窝一下。



橙黄色眼睛在淡淡的月光下像是闪着亮光的玻璃球,脸部的棱角柔和不少。莫名其妙的温柔。叶修都快怀疑这个韩文清是不是正版的。



在准备先干一架试试真假时韩文清瞥了他一眼叶修立刻收回爪子:“让小宋帮忙管理,他也是时候需要熟悉这些东西了。”



叶修问:“你打算退了?”



韩文清飞快地吐出两个字:“没有。”



见不打算说原因,叶修自己心里也能猜个七七八八,没再多问。



“你和嘉世?”



“退了就退了,状态不行,老了啊。”



“胡说!”韩文清激动起来,“你什么状态我不清楚?!”



叶修张张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拍拍韩文清肩膀。



“算了,你接下来怎么办?”韩文清长呼一口气,平复心情一身黑毛塌下后问。



“……”叶修抬头望望月亮,“走哪儿是哪儿吧!”



“嘉世黑你黑到全城,你到哪儿?”



实力下降、拖队伍后腿、指挥不当、判断误差、与团队脱离……几乎所有战斗生涯末年的缺点都堆砌在他的身上。在这些流言面前功绩荣耀统统作废,蜚语在城内不断滋生。



叶修狡猾地笑了笑:“有说我长什么样吗?走在街上都不怕被人认出来。”他特意转了个身让对方看仔细,“我是只纯良的小奶猫啊,谁说是斗神叶秋了?”



“……”韩文清语塞——果然连伪装都做好了。



“啧啧啧老韩你就担心这啊,还专门跑过来。”



双眼眯成弯弯两道,胡子张扬地上下翘动。



这家伙真是……韩文清突然觉得之前得知消息的紧张都打了水漂——在从霸图到嘉世境内的途中叶修的无数种反应都在脑海内一一闪过:颓废的、愤怒的、不甘的、难过的、委屈的、茫然的……结果真真切切看到他时,种种猜想都被否决。一副满不在乎、风轻云淡的样子。金色的瞳孔澄澈、干净,又深不见底,无穷的力量在其间翻转滚动。



坚不可摧。



无论是神坛上的斗神还是身披月光的奶猫。



虽然这幅样子韩文清很想揍他。他收住爪捏捏叶修脸,一字一句说道:“我等你回来。”



他逆着淡淡的月光,说下这句分量不轻的话重重砸在叶修心上。



叶修忽的别过头捂住眼睛,只留一个毛茸茸的背影。



“怎么了?”韩文清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切地问道。



“老韩几天不见你钱包脸技能点又飙升了啊!”带着点鼻音的糯软声飘出。



韩文清糊了叶修一巴掌。



给点糖就嘚瑟!



软软的爪垫迅速擦干有那么一点点湿的眼眶。叶修透过爪缝,斜眼看到黑猫不屑的模样,眼睛再次笑得弯弯。







纯白的大猫进入叶修视野后,静静地盯着他,眼神上下游动,似乎要把他身上看出个洞。



叶修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浑身不自在。一大一小两只眼睛眨眨,引得叶修毛都炸起来。



“大眼你天生异象别这么老看着我……”



王杰希不理睬,自顾自的问道:“怎么变成这样?”



“恩?”



“这样的……形态。”王杰希围着叶修转了好几圈,最后定格在眼睛上。



“我变的,身体小,方便。”



两人一时无话。



这里已是嘉世主城边缘,密密的树木和厚实的草地是这里的居民。不知何时响起的虫声一层一层似水波从远处传来,随着草尖被夜风荡起的弧度扩散,渲染静谧气氛。



在这种气氛下,叶修有些尴尬——他偷瞄一眼旁边表情严肃的王杰希,被对方发现后瞬间转回。



这家伙想干什么?



泥土被翻起数道,不少细碎的小花也遭殃。他挠着指甲,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



王杰希打破安静:“嘉世找了新队长?”



“对啊。”叶修下意识回答道。



“越云的孙翔?”



“恩。大眼你知道得挺多啊!”



微草的王杰希,还是一如既往的仔细,总是第一时间收集整理好对手的资料。



王杰希冷哼:“毛头小子。”



不爽的王杰希,出乎意料的耍着小性子——毛头小子,这个彻底染上个人观点的词语,是不会出现在微草队长的词汇中。



“怎么?你对他有意见啊?”



“阅历太少,心浮气躁,一开始就当队长,”王杰希皱眉,“不行。”



“我可记得你也是一成年就挑上大担了啊。”



“……”



“说起来我也是!”



“……”



叶修笑了笑:“孙翔技术好,单挑强悍。别忘了他才打了几年,联盟没有遇到新秀墙的你数数有几个?团队……他总会学着融入别人的节拍!”



“他怎么能带领一支队伍……”对于叶修的种种辩护,王杰希不满。



“经验谁不是从无到有练出来的,你还指望他能突然打通任督二脉啊。孙翔年轻,有时间可以磨。”叶修话锋一转,“你怎么找到我的?”



王杰希一怔:“问的苏沐橙。”



“啧啧啧,守不住。”叶修故作伤心叹了口气,“大眼你快回去啊,你们家孩子要等急的。”



王杰希又不搭话了。叶修支开话题的意图很明显,他气愤,但不至于连着都察觉不到——叶修不想再进行这个话题。



为什么这么护着孙翔?为什么不能和我说出心事?为什么还是这么无所谓?王杰希心里翻江倒海。



虫声愈演愈烈。



叶修推推眼神飘忽的王杰希:"别想些有的没的。"



“我看好孙翔,因为他够强,当然有点战术意识更好,可惜这孩子……魔术师大大你吃醋了啊?”



孙翔是少有的天才,饶是强悍如王杰希也不得不承认。所谓实力是可以靠努力打下,而孙翔这种天赋,从起跑线上就已经甩了别人一大截。叶修喜欢人才,夸他,天经地义。叶修这句话里的深层涵义,无非是想他告诉不要把个人情感代入评价。他的心里王杰希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最后一句话是否是叶修想表达的还有待商议,但王杰希就这么默认了。心情瞬间明媚起来,他仗着体型优势,迎着月光把叶修举起来:"要回来。"



小奶猫被这猝不及防的举动吓了一跳,蜷缩成一团。听到这话后伸爪用柔软的爪垫碰碰大猫的鼻尖:"当然,我是谁啊!"



坚定的眼神又出现了。他就知道,他所爱的人从来都不会退缩了。想到这里,王杰希的眉梢眼角都染上笑意,顺着他的话问道:"你是谁啊?"



叶修一愣,随即笑了,说道:"叶修啊!"



因为是叶修,所以一定会带着满天尘土与光辉归来。






似乎是消失一个季度的星星都跑了出来,染得深蓝的夜空坠上无数颗,汇成一个个星图。地上的萤火虫也冒出来,亮着暖黄的光在草叶间穿梭。



萤火虫慢悠悠地飘荡,叶修两个小爪子在空中挥舞一会儿便捕到一只,饶有兴趣地捧在掌心捂成一个半圆,裂开一条缝悄悄观察惊慌的小虫子。



萤火虫胡乱的撞来撞去,透明翅膀扑闪得娇嫩的爪垫发痒,引得叶修吃吃地笑。小胡子一颤一颤,喻文州有点被萌到,他宠溺地笑笑:“前辈,不早了,快睡。”



“啧,你大老远的跑来就是为了盯我睡觉?不信。”叶修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一不留神把萤火虫放走了,懊恼地在喻文州肚子下翻了个身,“你有什么事?”



“就是来看看叶神过得怎么样,现在看起来还不错。”



喻文州吧把叶修压在身下,一边揉着叶修软软的肚皮一边掻下巴,叶修舒服的抬起头眯起眼:“你别,你们是商量好了一起组队来刷我的吧?”



“还有谁来过?”喻文州把头埋在叶修颈间用力嗅嗅,“让我猜猜……王队……和韩队?”



“对。所以老实交代,是不是商量好的?”



“这个真不是。”喻文州苦笑,“叶神,你懂的。”



两只都是聪明的猫,从喻文州一来叶修就知道他想干什么,同理喻文州也知道叶修想说什么。无需绕圈,可叶修就是喜欢逗逗,喻文州也就顺从地陪他。



“嘉世啊……都过去了。”



“可你呢?”



“我?”



“你什么时候能停下来休息一下?”



“你说什么?”叶修不解——韩文清说等他回去,王杰希说要回来,他都可以理解,可到喻文州这儿就换了个态度。战术大师果然不好懂。



喻文州捏捏叶修变成小奶猫后纤细的前爪:“你是要打算再会联盟的吧?”



叶修啧啧两声:“这都被你发现了。”



“加入哪个主城,还是新建一个?”



“文州你管得有点多了啊。”他俩的对话从来点到为止。



“不管是哪一种,你打算怎么管呢,像在嘉世一样把责任全都自己扛着?”



叶修不语,喻文州继续说道:“可他们还是来抹黑你。”



“那些话,半真半假。”



“哦?”喻文州作洗耳恭听。



“和团队脱节,你看得出来吧?”



“嗯。”



“因为·强势。”



叶修的话语和思维很跳跃,旁人听不懂,可喻文州跟上了:“我没有注意到其他人,只想着能拿到冠军,想着责任太重任务太多大我得自己扛着。限制了别人的发挥,有的人想要闪光可总是只能在斗神的阴影下,你觉得呢?”



“你太累了。”喻文州没有做出评价,拍拍疲惫的叶修,“睡吧”



“这些你早看出来了吧?”



“嗯。”



“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叶修半开玩笑道。



“以前我们可是敌人。”喻文州笑道,“现在不一样。”



“怎么?”



喻文州仍是笑,把舌尖上爱人两字咽下。他蹭上叶修,毛茸茸的大尾巴缠上,撒娇似的:“叶修~叶修~叶修~”



“文州…”叶修满脸震惊,一时间没转过弯,“你……坏掉啦?”



喻文州躺了一会儿后便恢复正常,嘴角翘起:“偶尔这样放松一下也不错。”



“这算哪门子放松啊……”叶修嘟囔着,眼睛不由自主地阖上。



橘黄色的果实散发微弱的光芒,忽明忽暗,暖色调把叶修的小脸染得格外纯良柔软。淡淡的蜜香味儿钻入鼻腔,一遍一遍安抚叶修的小心脏。这是喻文州从蓝雨带来的,虽然不能吃但放在身边会有安神定心的功能——叶修看起来是在这种气味下睡得踏实,肚皮摊开小爪子随意搭着。



喻文州看着,喜欢得没办法。他俯身轻轻碰碰叶修嘴唇,又勾勾尾巴。



“前辈快睡吧,苏沐橙托我带的东西放这儿了,醒来看看。”断断续续的话语随着花草味儿飘荡。







薄荷色的天空亮起。



满身的露水挂着身上很不舒服,叶修抖抖毛,落下一块水晶石头。叶修这才想起来有东西要看。



不规则石头握在掌心,叶修轻轻捏了一下,沙沙的磁声响起——是一个录音器。



——“前辈,我会努力赶上您!”沉稳中带点稚嫩,叶修听的出来,这是他唯一一个徒弟,邱非的声音。


——“喂喂叶修,我可不是故意挤你走的……你……你快回来。”别别扭扭,越说声越小。叶修忍不住笑了笑。孙翔啊。


——“叶神叶神!我和队长超想你!队长你说是不是!”


——“叶修你个老东西怎么说退就退了!也不更我说你把本剑圣当什么啦!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呢!你要回来啊不对你一定的回来!不然我这种高手可是很寂寞的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嘿老叶你也退了?没出什么事吧?要不来我这儿溜溜?”


——“哟老叶你终于舍得下来了,怎么样,很累吧。快来找我不过你钱我可就没打算还了。”


——“叶修……”


——“前辈……”


——“叶神……”


……


——“叶修。”



熟悉的声音一闪而过,叶修像是被雷劈过呆呆站在原地。一瞬间仿佛驾青鸟飞上九天,狂跳的心脏砰砰砰想要突破胸腔。叶修握紧拳头,用力到关节泛白。又忽的松开。叶修拨拨耳朵,捂住眼睛心想沐橙越来越调皮了——苏沐橙的声线和她的哥哥倒有几分相似,压低声线后叶修险些被骗了过去:“笨蛋……”



叶修揉揉有些发酸的鼻子,喉咙有些紧。本想是绷着表情的,却在转身的一刻全都崩溃了,开口全是哽咽:“整这些废话干嘛啊,还不如送我几份材料……"



他想了想,化成人形,温柔地,小心翼翼的地把这块水晶装在贴近心脏的口袋里。


老板陈果今天迎来了第一位客人,客人径直走到台前,骨节分明的手指敲敲木头桌面,薄薄的嘴唇弯起好看的弧度。



他说:“老板,招人吗?”








猫纪城的居民都爱月亮,因为它是遥远的星体因为它会发光它是唯一。



在某些人的眼里,他们爱那么一个家伙和爱月亮一样。







他未曾被世界温柔以待,却依然能善待世界。他被许多人,例如我,深爱着。




end.

评论 ( 19 )
热度 ( 821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