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04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没有文笔

改人物改情节改写小设定,改飞了就活该吧智障x







“怎么?不直接去俱乐部?”

 

两人下车后,叶修才发现黄少天带他来的地方并不是蓝雨,而是黄少天的私人公寓。这地方作为omega的叶修曾经来过一次,在那个蓝雨夺冠的夏天一场尬尴的发情期后。即使到现在叶修再次到这里,对于某些难以启齿的片段仍记忆犹新——被黄少天看到了那副难堪的模样。叶修摸摸鼻子。

 

“我们明天上午放假,后天打友谊赛。下午队长还得给我们开会呢你打算现在去干嘛?啧这可是窃听我们蓝雨的机密啊你说是不是是不是?”黄少天打开防盗门,领叶修进了屋,“你上次来这儿是什么时候?有三四年了吧?诶你那时候生病真是把我吓了一跳,居然还是倒在储物室门口,辛亏我发现你了!”

 

“那还真是多谢剑圣大大了。”

 

黄少天丢给叶修一条毛巾擦头发,想了想开口说道:“对了,你们住的酒店队长预定好了。”

 

“哟?这么有心?”叶修说。

 

“那当然了!不过……”黄少天顿了顿,舔舔干燥的嘴唇,“缺房间有一个人可能没睡的地方。”

 

“那换家?”

 

“都住满了!”黄少天飞快地说,“你想想我们G市每年夏天多少人来啊!要是你们没有队长提前预定的话都得睡大街!

 

“不如……叶修,”黄少天的声音紧张得有些颤,他眼神胡乱瞟最后盯着叶修的手尖说,“不如你就住在我公寓吧!”

 

说实话从接受友谊赛一直到此时,黄少天都是带有私心地打着他的小主意。他特意给叶修发了G市的天气,但他清楚叶修这样懒到没骨头的人肯定不会留心,所以在出门前拿了一件驼色风衣。接机也并不是蓝雨一群人都有事,比如郑轩、卢瀚文就是闲着的,但被他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订酒店的事也是由他包办。

 

黄少天的眼睛里充满期待和紧张。

 

叶修权衡了会儿——似乎来到这边后omega的特殊体质并不会有反应。他说:“好啊。但我行李还在他们那儿。”

 

“没事没事!”黄少天炸得说话都不怎么利索,“待会儿我帮你拿回来!或者你先穿我的!”

 

“那我睡哪间房?”

 

“和我一起呗,我家又没什么空房了。”

 

叶修眼皮跳了跳: “但是……呃,算了。你电吹风放哪儿了?”

“衣柜上面第三层。”黄少天嘟囔,“不是吧你还要拿吹风吹……”

叶修插上电源,嗡嗡的风扇声在他的头顶响起——叶修把黄少天的头按下:“多大个人了还不懂照顾自己。”被自己的话教育了一顿。

温暖干燥的热风从耳边吹过,撩起几簇头发扫过耳尖。叶修修长的手指从黄少天发间穿过,不时地擦过头皮——心里痒痒的。

静谧的下午,屋外雨滴嗒嗒屋内风扇嗡嗡。

头发吹到半干时叶修调成低档,黄少天耳边的杂音小了许多.

“难得啊少天大大,这么长时间没说话。”

“本剑圣一向都是冷酷少言,不屑于和你们这群凡人讲话。”黄少天舒服地哼哼。

“对对对咱们剑圣大大沉默寡言诶半天都蹦不出来一个字儿。“叶修附和着。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黄少天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叶修。

——明天就放假,喻文州倒是不会把他们留在训练室里训练一晚上——毕竟也没多大用处。所以每次放假的前一天大多是做做总结,队员依次上去发言,晚上去大排档搓一顿后倒头一睡。

兴欣一行人现在已经住进酒店,黄少天告诉苏沐橙他们叶修已经在他家住下了,收获了一堆省略号和一个坏笑表情。他也没告诉蓝雨任何人。以至于开会时黄少天一直挂着傻笑,让坐在他旁边的卢瀚文莫名其妙。

“黄少黄少怎么啦?”

“啊什么怎么了?”

“笑得这么傻!黄少你有女朋友啦?!”

“呸臭小鬼谁傻了!”黄少天哼哼,“后半句还差不多……”

“喔喔喔喔……呜!”

黄少天眼疾手快地捂住卢瀚文的嘴巴:“别乱叫!”

喻文州性格温吞,讲起话来慢条斯理,做起总结也一条一条仔细分析下来。黄少天坐在那儿心里像有千百个猫爪子在抓他挠他。他耐着性子听喻文州讲完,还不等郑轩满脸兴奋提议去哪儿吃饭,便请假说自己有事儿不去了。

再回到公寓时已是日落——G市下午四五点便放晴了,只可惜刚冒出头的太阳没过多久便要重新回到海平面下。

兴冲冲推门而入的黄少天一个叶字还没喊出声便禁了音。

对的现在是日落时分,会有晚霞会有余晖,渐变色的晚霞挂在天边,而金黄的余晖铺在熟睡人的半边身上——森林里冬眠的红毛松鼠在苏醒后,会懒洋洋地从树洞里钻出来,找到一根宽度刚好的树枝趴着,蓬松的大尾巴搭在肚皮上,眯起黑珍珠般的眼睛接受阳光的烘烤——现在叶修给黄少天的画面感就是如此。

叶修睡觉向来不讲究,很早以前黄少天便领教过。整个人成大字型躺在床上,也不知道是翻了多少次身打了多少滚,衬衫的几颗纽扣早已松开,下摆撩起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腰,暴露在阳光下像是刷上一层浓稠的蜂蜜。暴露在黄少天眼皮下更像一块刚出炉的蜂蜜奶油面包,蓬松绵软,散发出甜美的味道。

他不自觉的咽下一口唾沫,回过神来时凑得更近了。

夏天的日光无论是正午还是傍晚,都有着不可忽略的热度。叶修素白的脸颊隐隐泛粉,睡着的他很安静,放松的缘故连轮廓棱角也变得柔和。没有嘲讽的表情、风轻云淡的态度,只有碎发和微翘的睫毛打下的小小浅棕色阴影,意外柔软。

黄少天低头看得脖子都僵了,索性手肘一撑趴在床头,歪着脑袋打量。

他用小指缠起叶修的耳鬓垂下的一缕发丝,圈圈绕绕几个来回,像幼猫看到毛线团那样玩得不亦乐乎。叶修突然皱了皱眉,黄少天中了僵直弹似的立刻停下手中动作,心虚地叫了几声确定对方没醒才慢慢放开被玩得发梢打卷的头发。

修长的双眉、轻扇似的睫毛……叶修长得不难看也不算特别好看,可黄少天就是喜欢,越看越喜欢。于是他看着看着手又不老实了——指尖顺着叶修的鼻梁滑下,蹭上饱满又薄似花瓣的淡色嘴唇。

是错觉还是什么,黄少天总觉得,叶修变得有魅力了些——不是那种外表上的好看帅气,而是由内自外露出的一种,诱惑力。这种诱惑力勾引着黄少天时时刻刻都去想他,鼻腔里满是他身上的咸涩的海风味。

黄少天摩挲着叶修的嘴唇,有点儿像又韧又甜的糖果,脑海里没由来的冒出一句接吻的话触觉一定超棒。

正当他神游天边时,一股外力压着他头向下。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反应,嘴唇上便碰到一片温热。

“!”

 

海水,海水,无尽的海水。

他被冰冷湛蓝的海水包围,手脚四肢都是凉的,可他的喉咙渴得发紧,胸腔内更是有一团火在烧。他张开嘴,想让海水让他降温,但一股一滴都不曾进入,像是有一层无形的薄膜。

有多深有多宽他不知道,只知道由浅变深的海水里,有不断从他嘴边呼出、上升后炸裂的一连串气泡,除此之外再无他物——浩渺的的大海中,只有微如芥子的他。

——这是叶修第三次做这个梦了。

第一次是在无法控制的发情期,然后他掉入了普通的平行世界。之后在这个世界里的每个晚上,叶修都会重复这个梦境——无穷尽的海水和他。

每当叶修醒来时总会忘记,可当再次入睡时它又明晰地出现。

今晚叶修又来到这里。

和以前不同,他在这儿漂了不知多久,被火燎的渴意前所未有的强烈,意识也混沌非常。然而这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

不,不能用人来形容——叶修看得不清楚,但也能勉强分辨出长长的、带着流光的鱼尾——那是人鱼。

叶修并不惊讶——他明白自己正处于梦境,而梦里出现什么都不会让人感到奇怪。

开始还只是一个模糊的小点,然后越来越近越来越大。人鱼游到几乎和他鼻尖碰鼻尖的距离,但叶修还是看不清对方的脸——像被光晕所笼罩。

人鱼围着他打转,似乎对他很是感到新奇。

叶修心想你别转了好不好我本来晕你这么转下去我都要吐了……

接收到了叶修的吐槽似的,人鱼停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人鱼便扑了上来,来着一股子水汽。

瞬间叶修口腔鼻腔覆盖的薄膜像是被撕破,清凉的水灌入。燥热平息一大半。

但还不够,还不够。

如获甘霖的叶修想也不想对着人鱼吻上——他在梦里的海底,和一条来路不明、或者根本是他臆想出的人鱼,接吻。

这个吻很生涩,仅仅是两张唇瓣不停摩擦,交换津液。然后似乎是有人伸出舌头,强行挤入对方口腔,不断刮弄敏感的上颚粘膜带来酥酥麻麻的痒意。

最后演变为热吻。

两条舌粘在一起如胶似漆,不给对方一点儿喘息的机会。

叶修被吻得意识模糊间,脑海内只印下人鱼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和一块有韧性的冰块接吻是什么感觉?大概是冷、冰,但对于如同火烤的叶修来说,是夏日里的一杯柠檬海盐加了几块恰到好处。

火团被扑灭。恢复平静的他渐渐和人鱼的唇分离。

叶修从睡梦中醒来,逐渐清晰的视野里,是放大无数倍的黄少天的脸。

 

 

两人尴尬地坐在床的两头。

“晚霞真好看。“叶修冒出这么句没头没脑的话。

 

“是啊是啊。“黄少天头脑空白,下意识地回道。

 

“你们比赛打得不错。“

 

“恩恩。“

 

“叶修长得真帅。“

 

“对对对……呸!“黄少天一连串的对字冒出才后知后觉,”你怎么越来越不要脸了?我最帅!“

 

诡异的气氛被叶修的几句话打破。

“诶说起来那可是我初吻呢。“叶修淡淡地说,耳根却不自然地红起来。

 

“说得好像我不是一样。“黄少天小声嘟囔。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1127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