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にゃん

炒剩饭


老套的猫化梗


看不懂几只喵之间的关系话是因为有前文(闭嘴x



ooc




叶修醒来睁开眼后,先是照常发了会儿呆,然后眼珠转动了几下,就发现不对劲。 




——比如桌子椅子之类的家具变得十分巨大,盆栽看起来像是高耸的树木,而摆在宽大毛毯上的金鱼缸用水族馆来比喻更为贴切,通体白色有鲜红冠的金鱼则顺理成章的是变异鲸鱼,铺在箱底的细碎石头和巨型墨绿水草隔着厚厚的玻璃向他炫耀自己的体型。




叶修和泡泡眼“鲸鱼”大眼瞪小眼,对方悠闲地摆动如纱的尾巴吐着泡泡,咕噜咕噜,一个一个上升。他顺着泡泡的轨迹往上看,再返回死死瞪着鳞片上波光流动的“鲸鱼”,淡淡的水腥味萦绕鼻尖——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他被自己一瞬间的想法吓了一跳,视线从“鲸鱼”跳到玻璃面上,然后呆住了——海蓝色透明玻璃上映出一个小小的物像:巴掌大的小奶猫盘在地板上,辨得出是淡金的毛色,直直竖起的尾巴上的毛炸开,比阳光更灿烂的眼睛中棕色瞳仁缩成细细一条梭子型——有点可爱——这他妈是谁啊?! 




叶修趴上玻璃面,脸颊紧紧贴住被毛压成一撮。他挥挥爪子镜中猫也冲他挥爪,他又不甘心地龇牙、做鬼脸、摇尾巴……最后镜中小奶猫伤心地学鸵鸟把头埋在毛毯里,爪垫捂住耳朵试图逃避现实。 




然而往往这样做是没有用的,总有那每一两个人会跳出来拉住你把事实抖出来。




窸窸窣窣的声音逐渐靠近——大约三四个物体包围了缩成一团的叶修,静了好一会儿后开始响起窃窃私语,听起来像是在对他这个陌生的闯入者交换意见。 




“这是谁啊……” 




“毛是淡金色的……” 




“挺少见的……” 




“该不会是……”




交谈断断续续叶修听得不真切,但这种肆无忌惮又赤裸裸的谈论让他很讨厌,特别是内容关于自己的。




“你们!……”他猛地抬头刚想对这些不礼貌的家伙教训几句,对上眼后到嘴边的气愤感叹号硬生生拐了个弯变成带着试探的疑问句,“……少天?张佳乐?孙翔邱非?” 




四只迥异的猫满满当当挤在叶修的视野中,其中朱古力色的伯曼猫靠的尤其近,几乎贴上叶修的鼻尖。听见叶修这样的话后猫咪们不禁楞了一下,布偶猫张张口,艰难地说:“叶……修?” 




叶修下意识点点头,圆滚滚的身子使他显得格外萌感。 




“啊啊啊啊!叶修!” 




“你你你你?!” 




孙翔激动了,只能发出一连串的叠音。 




叶修嫌弃地推推孙翔的脸,问道:“你们会说话?”




“……”黄少天沉默一会,决定不要告诉他事实,撇撇嘴说,“你现在也是猫好吗。” 言下之意听懂有什么奇怪的。 




叶修心情复杂地抬起一只小爪子,翻来覆去研究几遍后说:“我怎么变回去呢?”




“变回去干嘛!陪我玩啊!你看你看!”说着黄少天从毛毯边缘下拖出一只皮老鼠,献媚似的推到叶修面前。 




叶修冷静地谢绝黄少天的邀请:“我不变回去谁养活你们?” 




黄少天瞬时无语。 




“过一天就好了吧。”邱非试探性地提出。 




叶修想了想,除了等奇迹再次发生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于是抛出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现在干什么?”——既不能写文也不能逗猫。




“来来来去卧室,我陪你玩啊! ’’ 




黄少天顺势爬上叶修背部,体型差距看起来像是黄少天整个包住叶修。 黄少天无视来自三方的眼刀,心满意足地在叶修背上蹭蹭,爪子本来是自然下垂虚虚搭在腹部两侧,又不安分地动动揉了揉叶修软软的小肚子。他眯着眼,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咕噜咕噜”声:“叶修叶修叶修,去卧室去卧室!” 




虽然黄少天现在的外形是只猫的,但叶修觉得他肯定有一颗作为大型金毛的心。不知道是不是变成猫的缘故,他被蹭得意外舒服,有点想反蹭回去的意思。他伸长脖子喵呜一声:“走吧。”




“呜好好好好好!”




“你是不是真的是话痨吗?”




“……” 




小奶猫被紧紧护在中间,黄少天和张佳乐一头一尾夹住,邱非孙翔则是靠在一左一右。五只猫贴着墙角缓慢地穿过客厅。




“为什么要这样?”叶修忍不住缩缩身子,努力减小来自各反面的挤压。或许是心理错觉,他总觉得四只猫有意无意地在向自己发生不必要的肢体接触。




孙翔哼哼几声,把叶修不小心露出的尾巴勾回去:“你想被几只心脏看见啊?” 




“啥?’’叶修不解。




“哎呀就是张新杰啊王杰希啊之类的,你要是被看见是这副样子肯定被玩死。“黄少天想了想,忍住没有说喻文州的名字。




”不会吧,新杰平时挺乖的。”




“切,装的啊笨!’’张佳乐见叶修这么维护心里有些吃味,啐了一句,又推推邱非,“你说是不是?”




“有时候……恩……”




“你们在干什么?”温润的声音自上而下传来。




还想说些什么的黄少天瞬间翻身将叶修压在肚皮下,同时邱非也矮下身子挡住右侧。




“队……长!”黄少天忽的转身,被压在身下的叶修只觉得天旋地转,“我们几个要带邱非去逛逛啊,你看他这么小王杰希那家伙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本剑圣来亲自教他!哎呀你说那个王杰希啊真是神烦每次我去找叶修他都他要想办法拦拦拦的,队长你说是不是?”




几句话就把问题引向王杰希,听得叶修一愣一愣,感叹黄少天简直深得垃圾话和抹黑精髓。




但喻文州不愧是和黄少天相处多年,直接越过问道:“你知道前辈去哪儿了吗?”




“他啊……出去了吧大中午的我都没看见他!”




“是吗?”喻文州狐疑得地扫了几眼。




“对啊对啊,队长你要是看到他了要告诉我啊!”




黄少天压下把叶修紧紧挤在肚皮与地板之间,飞快地跑到卧室关上门。邱非等也从善如流跟上。




“你们干嘛?谋杀啊这是!”




叶修挣扎地从黄少天肚子下钻出,一身漂亮的毛被弄得乱七八糟。猫咪的肚子很暖和,是冬天暖手首选,可夏天就糟糕了。这种季节温度很高,今天尤其,似乎是地球到太阳的距离拉近许多,炽热阳光毫不掩饰地射入。叶修浑身汗津津的冒着热气,淡金色毛被汗水浸成一撮一撮,狼狈许多。




叶修觉得很烦因为变成这样不好打理,可在张佳乐眼里就不同了。他认为热气腾腾的叶修可爱又美味,恩……像他最爱吃的蜂蜜奶酪面包,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想着张佳乐舔舔嘴唇——好想咬一口。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叶修我来帮你理理!”




不容叶修有过多反抗以及其他猫的动作,张佳乐搭上叶修腿部,伸出舌头顺着一边舔。




“喂喂喂张佳乐下来下来下来!我来舔!”尚且沉浸在软软小小的猫咪叶修的触感中,忽然看到这一幕黄少天急了,“再不下来本剑圣分分钟秒了你!”




埋头苦干的张佳乐也不理他,硬是把叶修挡得严严实实。黄少天跳上来后见连插针的位置都没有,气愤地甩了张佳乐一尾巴。




“前辈,喝牛奶?”




一大一小两只虎皮猫——邱非和孙翔合力推来一盒刚开封的鲜奶,把四面纸盒掰低后摆到叶修面前。




这两只平时极不对盘,放在一个空间就会打起来,不知怎的今天却是合作起来。叶修被舔得舒服,没多想也就应了。粉嫩的小舌头有一搭没一搭舔着乳白牛奶,喝不够了便扒着纸盒探头伸下去。再起来是脸上印了一圈白胡子。




邱非碰碰叶修鼻子,在得到允许后开始清理他的面部——细小绒毛上沾的牛奶。而孙翔则借着这个机会握住叶修爪垫轻轻捏起来。




作为十足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显然错失机会并且没有看出他们的意图,于是抱住叶修毛茸茸的尾巴懊悔。




叶修被舔得舒服地翻了个身,露出白白绵绵的小肚子,眼睛眯成一条细线。不多时胡子轻微地有规律地上下起伏——睡着了。




四个毛团子也不嫌热,把叶修拖到阴凉处挤作一团。




毛茸茸、圆滚滚,绵软像云朵一般。




偶尔嗒嗒脚步声、沙沙树叶声、嘶嘶蝉鸣声混着夏日的午后一起发酵,夏天的味道,静谧又安详。




四只来自不同猫的爪子,不约而同地虚虚覆上小奶猫的身体。




谁呀?




他们爱的家伙。








end.




就是想写被全世界宠着的老叶!


评论 ( 25 )
热度 ( 701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