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秋







窗外飘过几片枯黄的梧桐叶,打着旋儿落入院里的水洼。

三四场秋雨后气温瞬间降下,蝉鸣在一夜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席卷了三四个月的炎热也终于退场了。秋天来得猝不及防。

韩文清倚在门框上,捧着冒着热气的马克杯,皱着眉头担忧地望向床上的一团米白色。

那是一只十分漂亮的布偶猫。海蓝色的眼睛眯起只留一条泛着宝石般光泽的缝隙,粉红的小鼻尖偶尔耸几下,两侧细长的胡子也随之颤动,白白的肚皮一起一伏。四肢摊开睡得相当放松。这只猫的名字叫叶修。

叶修这只猫似乎挺嗜睡,比如今天他就已经睡了七八个小时,现在还有更甚的趋势。

然而事实上他的确是越来越爱睡觉了,无论什么时候,找到一个温暖又舒适的地方马上缩成一团阖起眼。

韩文清放下手中的牛奶,俯下身用焐热的手去抚摸叶修脑袋。对方下意识地发出舒服地呼噜声。

于是韩文清眉头锁的更紧了。

他觉得叶修老了。

可不是,养了十年有余的猫,再怎么也该老了。

韩文清在电脑上处理文件时,叶修在床头徘徊良久后,突然后退用力一蹬试图跳上书桌。但仅仅是爪子够着了书桌边缘,尾巴无力摇了几下后掉在木地板上。

那是以前的叶修可以轻易做到的事。

韩文清从叶修蹲在床头时就悄悄用余光注视着他,瞥到叶修挣扎着扒桌他想过要不要帮一把。但他知晓叶修的自尊心,这种事情他不能帮。然后叶修就掉了下去。

布偶猫坐在地上垂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动动耳朵若无其事地扭头慢吞吞挪到猫窝里,屁股朝外地开始睡觉。

那种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得神情让韩文清心里狠狠一揪。

想到这里韩文清不由得加重了顺毛的力道,一不小心揩掉满指肚的毛。

叶修不知从什么开始掉毛,每天都掉一点点,于是韩文清每天都要一点点心疼。

他越来越怕冷,刚刚入秋叶修便每天都靠在暖宝宝旁边。大多数时候韩文清在沙发上小小的打会盹,醒来时总会发现叶修躲在自己的针织衫里。

小小的软软的,温暖得像一团光,但又似乎下一秒就会消失。

看了无端地让他难受。

韩文清这个糙爷们,在养叶修这件事上越发地心思细腻起来,也多愁起来。时常想着想着鼻子便酸了起来。

他脱掉鞋子爬上床,架起叶修抱在怀里,一遍遍摩挲毛茸茸的尾巴尖。叶修抵在他的左胸口处,肉爪贴着他的第二根助骨。

真害怕会失去这个小家伙。

是夜。

韩文清睡熟了。他怀中的叶修磨磨蹭蹭爬出来钻进被子,在爬出来时先探出的却是一双修长的手。那不是韩文清的手,骨节分明又不是特别突出。紧接着是伶仃的手腕、细白的胳膊。

一个眉清目秀、赤裸着胸膛的少年钻了出来。

他好奇地伸伸胳膊又摸摸自己的脸,借着玻璃上的反光模模糊糊看到自己的长相,满意地点点头,得意的样子活像只猫咪。他最后低下头,眉眼弯弯地和韩文清鼻尖对鼻尖。

『哎呀就是个过渡期你怎么能紧张成这样。真没见识啊老韩!』

少年嘟囔着,忽然笑得狡黠,像极了叶修偷吃小鱼干成功的模样,『真没办法我又没告诉你我是妖怪,就姑且原谅你了。』

少年又靠近了一寸,淡色的嘴唇碰了碰身下人的嘴角。

『擅作主张的毛病能不能改改?』 

『谁说要离开你了。』

end.

评论 ( 24 )
热度 ( 473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