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密的吻沿着后颈一路撒到叶修的腰窝。

柔软、轻快,嘴唇与皮肤的接触只在瞬息之间,一个吻的余韵未开始下一个吻便落下了。像一片片沾水的花瓣铺满后背。

喻文州捏了捏叶修的瘦腰,上下安抚几下,轻笑道:“瘦了,没以前手感好。”

“你还挑上了?能让你摸就不错了。”叶修挑眉道,同时用小腿蹭了蹭喻文州,示意他继续,过长的前戏让他有点烦躁了。

喻文州却不遂他的意。

他捉住叶修乱动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修长素白的手指缠在一起。他们的手指关节都凸出的刚好,骨肉也匀亭,宛如精心雕刻的艺术品。

“干什么?”叶修疑惑道。

很少见喻文州这样温柔的举动——床事上的喻文州向来粗暴,与平日温文尔雅的模样截然相反,对叶修有强烈的控制欲,享受极致的快感。

“爱我吗?”

喻文州将叶修的手放到脸颊边轻柔地蹭蹭,黑暗中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看着他。恍然间似乎是有一片星海印在他的眼中。

叶修常调侃喻文州不用说话,光是看着小姑娘就能让人家春心融化。但喻文州用这样的眼神对着他,着实让他很不习惯,甚至小臂上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

“爱我吗?”喻文州又重复一遍。同样的语调,同样的温柔与真诚。

“你今天是磕了药么?”叶修皱眉道。

“我想知道你爱不爱我。”

虽然靠的极近,仅仅半尺的距离叶修仍觉得看不太清喻文州的表情。

“什么爱不爱的,你还是小孩吗?床伴关系,别当真了陷进去。”叶修拍拍喻文州的脸,漫不经心地说,“清醒点,喻文州。”

“对,”喻文州忽的笑道,“床伴而已”








写写喻叶片段练手

评论 ( 17 )
热度 ( 203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