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叶公子……可有心上人?”吴小姐脸颊微红,声若蚊呐。

喻文州思量半晌,点头道:“有的。”

吴小姐脸上的潮红霎时褪去,愣了片刻道:“样貌如何?”

“自是不差,温文尔雅,美玉无瑕。与叶公子很是登对。”喻文州摇摇折扇。

“才气如何?”

“经书满腹,风花雪月,春华秋荣,皆可拈来作诗一二。”

“那……家境如何?”

“京中一富,门当户对。”

“当真有这么好的人儿?”吴小姐不死心地问道。

“当真。”

“那……她可心悦叶公子?”

“喜欢得不得了。”喻文州笑道。

“我可认识?”吴小姐眼眶微红,“可有幸知道是谁?”

“正是在下。”


△▼▲▽△▼▲▽△▼▲▽△▼▲▽△▼▲▽

在我眼里,有两种喻,一种温润如玉,一种斯文败类(。)

评论 ( 16 )
热度 ( 618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