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全城追捕—02




ABO







两个成年alpha加起来还是很有分量的,滑翔翼支撑不了太长时间。林敬言调整操控杆的方向,落地时就已经是在嘉世与霸图的交接边缘。

先是和刘皓对弈,再从嘉世逃出空中飞了一圈,双脚踩到实地时叶修升起一阵恍惚感,下意识就想来根烟。他曲起指关节,敲了敲软金属制成的腰带,暗灰色的金属立刻弹出一个小暗格,变戏法似的又摸出一根烟。

“喂……”叶修颇为无语看着林敬言抢走这第二根,“让我抽根烟缓一缓行不行?”

“张副队嘱咐过,把你救出后严禁抽烟。”林敬言摇摇头。

“我说小林你这个人,怎么整天张副队长张副队短的,”叶修轻拍了一下林敬言后脑勺,“你们韩队呢?”

“韩队也是这么说的。”

叶修:“…………”

叶修:“好当我没问。”

在空地上降落,两人丝毫不逗留,绕过大路直接钻入密林之中。叶修和林敬言在树上穿行,借助浓密的树冠来掩盖自己的身形。

“你那烧瓶是怎么带进去的,嘉世那些人不会搜你的身吗?”林敬言越过一颗松树,脚尖轻点便霎时间跳上了另一棵,抱着松果的小松鼠还没来得及被惊动,傻愣愣地趴着。

“呵呵……秘密。”叶修竖起食指抵在嘴唇上,冲林敬言眨眨眼睛,“信不信我还能变出一把武器给你看?”

“啊?”

“停下!”

叶修忽然大喝一声,正在疾跳的林敬言被他身上爆发的信息素所压制,竟一时间真的停下脚步,不能动弹。此时身体的行动比大脑下发的指令更先一步完成。

叶修还是穿着那件白大褂。他从贴身口袋里抓出数把手术刀,夹在五指间逆着林敬言投掷过去。

闪着银光的刀片从林敬言耳边切过,带起的寒风让他不由得冒出一身冷汗。接着有四声惨叫响起。

林敬言回头一看,不远处的灌木丛间已多了四具尸体,皆是被一刀插进咽喉而死。

“我……信。”

前后不过短短几秒钟,林敬言甚至没有注意到那几人是什么时候开始跟踪他们的,便都成了叶修的刀下魂。

“行了走吧,都处理完了。”叶修拍拍林敬言的肩,示意他继续赶路。

“那些是嘉世的?”林敬言揉揉脸,跟上叶修。

“当然。”

“只派四个人来追你?”

“派四个人跟派四十个人有什么区别吗?”叶修挑挑眉。

“……”

“好吧其实还是有区别的,比如来四十个人我可能需要的时间长一点。”叶修看了眼一脸呆滞的林敬言,自觉是开玩笑开过了,咳嗽一声道,“逗你玩的,我哪儿那么强。”

“哦……”

“对于嘉世而言,抓不抓到我都无所谓。”叶修缓缓吐出一口气,“只要把我逐出嘉世,身败名裂不再妨碍他们就好。”

“为什么?”哪一个主城不需要像叶修这样强悍的主攻手,哪怕是仅仅留在城中,以叶修以往的功绩,也是莫大的荣耀。林敬言忍不住问道,“他们不怕别的主城招揽你,然后去对付他们吗?”

“原因我不大方便说。至于招揽……”叶修微微眯起眼睛,“估计是很快要采取行动,来坏我名声,或者做出些让你们不敢招揽我的事来了。”






林敬言将叶修带到霸图主城外,立刻有接应的人带二人从侧门进入。

“这么偷偷摸摸的?”叶修掀起斗篷的一角,默默记住四周的地形——虽然双方打过不少次,但他从未进入霸图的内城是什么模样。

“担心有人监视。”林敬言侧头小声道,“还可能有内鬼。”

“你们霸图?”

“小心为上。”

在大厅里等候的人不是韩文清,而是张新杰。

“小张。”叶修脱了斗篷,冲张新杰挥挥手,当是打了招呼。

张新杰微微点头,将视线从书页移到叶修脸上的一刻便愣住了。他猛的站起身来,强行掰过叶修脸仔细查看。

“怎……怎么了?”叶修被他捏得嘴角发酸,口齿不清地问道。

张新杰紧紧抿着双唇,不作任何回答。他扫视过叶修近乎苍白的脸颊,对方的瞳孔黑得透彻,细辨之下整只眼睛似乎隐隐发出令人心惊的暗红色光芒。张新杰盯着看了一会儿,只觉得头脑有些发晕,身体燥热,不由自主地开始散发出信息素。

幸而张新杰的理智尚存,自制力也非常人所能比。他使劲掐了下眉心,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他放缓呼吸,细细回忆一遍叶修所表现出的症状,心中一惊,差点乱了方寸。

张新杰近乎粗暴抓住叶修的手腕,藏在镜片下的眼睛颇为冰冷。

“跟我去做检查。”

“我这身体好着呢你别用……”

“闭嘴!”张新杰手上的力道又加了几分,语气生硬,“不想死就跟我走。”

一番话彻底吓懵了林敬言,眼睁睁看着叶修被张新杰拖走,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要去报告韩文清。

张新杰带叶修来的是他的私人房间,各种仪器占了半个空间。没有消毒水的气味,反而是充满着和张新杰身上相似的气息,让叶修稍稍平复下不太舒服的情绪。

张新杰指指泛着冷光的金属台对叶修说:“躺上去。”

“我……”不愿意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张新杰的眼神就刮了过来。

“我不是在要求你。”张新杰面无表情,“叶修,我是在命令你。”

比起手术台,这张长方形的桌面对于叶修来说,更像是一块砧板,躺在上面的他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

“上衣脱掉。”

张新杰在叶修的胸膛上贴上电极片,接了三个检测仪。他不戴手套,微凉的指腹在叶修的腰侧游走。

“接下来的问题,我问,你答。”

冰凉的手术台硌得叶修难受,

“最近有没有发热的症状。”

“没有。”叶修瞪着张新杰黑白分明的眼睛,没好气地答道。

张新杰挑起叶修的腰带,打开暗扣解了下来,看到被勒出的红印后眼神暗了暗。他的手探向叶修的内裤里侧,摸到阑尾的位置骚了搔。

叶修发出一声闷哼,眼角有些泛红。

张新杰深吸一口气:“有没有被感染病毒的alpha攻击过?”

“没有。”

“多长时间自慰一次?”

“靠……”

“回答我。”

“一个月,”叶修顿了顿,“或者两个月。”

“前面还是后面?”张新杰看了一心跳检测仪。

“张新杰!”

“前面还是后面?”张新杰重复道,语气没有丝毫异动,仿佛不过是在问一间稀疏平常的琐事。

叶修咬咬牙,用胳膊挡住自己的眼睛,似乎是有些害羞:“前面。”

张新杰再次看了眼起伏的心跳线,没有做出反驳。

“你想和我做爱/吗?”

“什么?!”

“你想和我做/爱吗?”

“alpha怎么和alpha做!”

“你想不想?”张新杰按了按叶修后颈的腺体。

“不想。”叶修回答,“你这种满脸写着性冷淡的人,就算是omega也不想。”

“哦。”张新杰点点头,拆除了电极片,只留下一个贴在叶修的心脏附近,“可以了,你下来吧。待会儿跟我去抽血化验。”

“就……完了?”叶修惊讶道,没见过做检查这么简单的。

“没了。”张新杰捏了捏叶修小臂上薄薄的一层肌肉,替他扣上衬衫的纽扣。

张新杰低着头,以叶修的视角只能看到他的发旋,和意外显得很柔软的黑发。

前后的反差太大,叶修一时间还不能消化。他不自在地搓搓手指:“我自己来吧。”

“我来。”张新杰说着,已经扣到了倒数第二颗,修剪良好的指甲擦过叶修锁骨,让叶修瞬间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我刚刚问的你不要在意。”

“嗯。”

“但是一定要放在心上。”

“为什么!”

“关乎的你寿命。”张新杰扣完最后一颗,又细致地帮他整理好衣领,“如果你觉得回答中有什么纰漏,要及时告诉我。”

叶修错开张新杰的视线,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

“知道吗?”

“知道了。”叶修跳下手术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摆摆手臂抱怨道,“后背都快被冻麻木了。”




“他怎么样?”韩文清匆匆赶来,恰好碰上从化验室出来的两人。

张新杰拿着报告单,神情严肃:“非常不理想。”

“其实还好啦……”叶修小声辩解道。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韩文清恨铁不成钢似的瞪了叶修一眼,让张新杰继续。

“体脂偏低,心跳过快,信息素不稳定,内脏似乎有一定程度的受损。”张新杰说,“先让他在我这里接受治疗,然后联系喻文州,把他送到蓝雨疗养。”

虽然霸图拥有大陆上最优秀的医生,但地理环境恶劣,北靠荒漠,天气干燥,常常飞沙走石,对于叶修的健康实在无利处。相反蓝雨则是依山傍水,气候湿润适宜。

“好。我去安排。”韩文清点点头。

“这几天他和我一起睡。”张新杰收起报告单,拉住叶修的手。

“为什么?”韩文清皱了皱眉头,扫过两人牵在一起的手,脸上闪过一丝明显的不爽的神色。

“治疗期间会有突发状况,我需要及时治疗。另外他的身体情况我要实时监控。”

张新杰给出的理由于情于理,韩文清都无法反驳。

“好。”韩文清话虽同意,却还是有些不满。

“我还没说话呢!”叶修表示强烈反抗。

“你说的不算。”张新杰淡淡地瞟了他一眼。






霸图的标配床不大,作为副队长的张新杰也不例外。

张新杰抱住背对着自己的叶修,双臂环上紧实的腰身,和他紧密地贴在一起。

他抓住叶修的一只手扣在小腹上,五指插进指缝,和叶修十指相扣。张新杰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叶修的一根指头轻轻摩擦,不时地揉过手掌心。不过几分钟叶修的手里便出了一层汗,心跳也略急促起来。

这种肉贴肉的接触让叶修很不适应,尤其是他能清楚感受到抵在自己臀间的那个东西。

“咱们能不能……换个姿势?”叶修小心翼翼提议道。

“可以。”

叶修舒了一口气——让他这么靠近一个alpha着实不容易。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点头或者摇头就可以了。”

张新杰凑近叶修的耳朵,暧昧地拨开略长的软发,像是情人间的调情,呼出的热气更是让他的耳尖发麻。

然而张新杰的话里却没有丝毫温度。

“叶修,你是不是感染病毒了?”



tbc.

评论 ( 47 )
热度 ( 778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