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全城追捕—01



ABO






“真有趣,居然让一个omega给我做手术吗?”

一个浑身沾满灰尘和干涸血渍的男人的被锁链缠住双腿双手,绑在不大的铁皮床上。这张铁皮床相对于男人的身高来说的确不大,那个男人躺下后仍有一截小腿在空中晃荡。白一块黑一块的脸从被送进来起一直保持着悠闲的神情。

“我很佩服你的心态。”

穿着白大褂的青年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从衣着上看他似乎是医生。说似乎是因为他的外表年龄实在让人摸不透,少年般瘦弱的身躯和清秀的面容,却有着历遍世态炎凉的眼睛。他从随身的口袋里拿出一支针管和一小瓶无色溶液。

“当然,我可高兴都来不及!”男人从铁皮床上撑起上身,眯起眼睛,毫不掩饰眼神里的狂热,“嘉世居然派来一个omega,不怕我操|死你吗?”

青年淡淡地扫了一眼男人腿上的加粗锁链,然后抽出一次性皮手套戴上。

“哦,还有这个东西。”男人随意活动了几下脖子,显得毫不在意。他盯着青年戴手套的动作,如一只觅食的黑豹。男人甚至冲着准备针管的青年卷舌打了个口哨,“手真漂亮。”说着又往青年身旁凑近了些。

“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青年缓慢地推动管内橡皮活塞,透明液体随之被挤出几滴。青年微微抬起头,嘲弄道,“准备好你的阉/割手术。”

“那有什么关系,做完这个我依然是alpha。你呢?可怜的小omega,你一辈子只能跪在地上承欢!”男人目光灼热地盯着青年,像是发情的动物盯着选好的发泄者。

青年撸起男人袖子,平静地用棉签抹上碘液。

“你还没有被标记过?”男人埋进青年的肩窝,耸动鼻子,迷恋地深深吸了一口气,“真好闻。”

青年不理他,于是男人又自顾自地说:“有点儿像夏天傍晚的青草,被暴晒过一天散发出的那种……最新鲜的味道。”

被涂成黄色的局部皮肤在日光灯的照射下泛着光。

一直专注于打针这件事上的青年感受到脖子上被喷洒的热气,忍不住皱眉,厌恶道:“那是香波。”

“不我是说你的信息素,你真该尝尝被插入是什么滋味。”男人伸出舌头舔了舔,突然释放出浓烈的信息素。

这是发情的预兆。

青年心头一惊,马上听他说道:“闻着你的味道,”男人眼球充血,“我简直要发狂了。”

紧接着没等青年或男人任何一方做出先一步行动,管得严实的铁门被暴力推开,一群人涌了进来,为首的那人抬起下颚大声吼道:“把那个变异的alpha控制住!”

随着四五个身强力壮的alpha将铁皮床团团围住,为首的人也走到青年面前,从腰间抽出一把枪,指着青年说:

“叶秋,果然是你!”







到处都是坍塌的建筑,灰白的墙剥落露出猩红的砖块。废弃的日常用品、建筑材料、动物尸体统统堆积在墙边,难以言喻的气味弥漫。甚至有几个衣衫褴褛的人蜷缩在小巷的阴暗处。

这里是嘉世主城的边缘,自从斗神叶秋隐退一线副队刘皓上位后,疏于管理的地带。

在荣耀这块大陆上,一共分为九块土地,每块由一个主城管理。九座主城既是合作关系也是竞争关系,同归联盟支配。当外族入侵时各个主城自然需要冰释前嫌联合起来对抗;而当和平时期时则是互相看不顺眼,甚至每年还有一届比赛判定主城能力予以升降。而嘉世,则是在长期的辉煌后,忽的陨落了,连年实力不济,领地缩水地厉害。

于是在这时嘉世对外爆出消息:叶秋是omega!

斗神叶秋,那个带领嘉世一路高歌走向巅峰的叶秋,是个omega!

各种猜测不断滋生——

「听说了吗,那个叶秋是omega!」

「嘉世找的借口吧叶神那么强!怎么可能!」

「说不定现在是发情期缩在床上等人操呢!」

……

总之在这之后,嘉世便将叶秋雪藏了。宣告叶秋不能直接参战而转为幕后指导。

谁又知道内部发生了什么呢。

“队长叶秋那个家伙真的是omega吗?我怎么看不出啊!是真的吗是真的吗??卧槽绝得不是啊!我堂堂剑圣怎么可能输给一个omega!谁出去不笑死人了!这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是吧是吧是吧队长!”

蓝雨主城,会议室内。

黄少天焦躁地捏着一张报纸,几乎要把手上的纸片盯出洞。来回踱了几个步后把报纸揉成一团,砰地投向垃圾篓。

没中。

一向以精确为豪的黄少天身上竟然出现了这种失误。

“黄少淡定!”郑轩捡起纸团重新摊开,飞快扫视一遍后感叹,“亚历山大啊!”

黄少天白了郑轩一眼,又喋喋不休地向喻文州:“队长你说这嘉世打的什么鬼主意!我都好长时间没见着叶秋了!他们……”

“少天,”喻文州突然打断道,眼神晦涩不明,“安静。”








一条破落的小巷,一个白净的青年披着黑色大衣,骨节分明的手上有一个医药箱。干净得体的打扮和这里格格不入。

一阵恶臭传来,叶修下意识捂住鼻子快速走过。

他今天需要来给一个变异的alpha做手术,类似于阉|割。

不知从何时起,大陆上开始出现一种传染病,感染者会无端爆发发情期,变得狂躁嗜血,而这种感染者,只有alpha。说实话他并不是医生,堂堂斗神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可嘉世城主——陶轩突然对他说:“叶秋啊,你去准备一场手术。怎么做相信你是会的。”

会个鬼!

叶修在内心诽谤。而陶轩的意图,他却是再清楚不过。

通过一段不能成为教堂的地方后,叶修在一栋保存相对完整的建筑前停下。他微微侧头,对身后紧跟着的两人说道:“你们在外面等着。”

两人都是刘皓培养出来的,自是不屑于被架空的他。所以听了叶修的话后明显一怔,随即换上轻蔑的表情:“凭什么来命令我们?”

叶修挑眉,手从口袋里抽出来指向黑不见头的门内:“你们要进去?”

刚刚还一脸骄横的两人瞬间气势便弱了下来。

“守好了。”

“你想干什么?”叶修的眼神一下子冰冷起来,波澜不惊的眼神里透出冷意。他抬头直对黑洞洞的枪口。

“应该是我问你在干什么。”刘皓往前跨了一步,头向铁皮床偏偏,“那个alpha,送进来之前是打过镇定剂的,不会发情。”

刘皓又进一步,枪口抵在叶修脑门上:“为什么一碰到你,信息素就爆发了?”

“还是说,”

“那些变异alpha,都是你干的?”

“谁教你的?”叶修突然问。

刘皓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脸上洋洋得意的恶心表情都未完全扯下。

叶修进一步逼近:“让我猜猜,老陶?”

“你……”

“语言诱导?这时候是在录像吧?是不是还打算散播出去,把病毒的传播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你这种智商怎么会想出来?”叶修嗤笑。

“你什么意思!”刘皓瞟了眼看着alpha的手下,瞬间
脸色略变。

“是不是陶轩?”叶修声线没有任何起伏,“你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

此时的叶修和刘皓像是被推向一场精神上的透明战争。

刘皓被叶修盯得后背冒冷汗,分明这个家伙手上只有一只针管和一把钢制手术刀,却好像有着千军万马武装。他是被叶修管到大的,也见识过叶修的威严与强横,此时面对神色冰冷的叶修,被掩埋在深处的自卑忽然奔涌而出。

他下意识手上用力,捏到一片坚硬才回想起自己有把枪。于是刘皓又冷笑起来:“是又怎样。叶秋,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你已经被放弃了!”

“是吗?”叶修说道。又像是在问刘皓,又像是在独自喃喃。

叶修忽然笑了笑:“那我就得走了。”

“你以为你走得掉么……!!”

瞬息间围在铁皮床边的alpha尽数倒下,那个被判定为发狂的alpha一双棕色的眼睛盯着刘皓。

“你……你又是谁!”刘皓惊恐,这个原本抓来做实验的家伙,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年轻的alpha轻笑一声,食指竖起放在唇前:“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你!”

不等刘皓多说什么,alpha抓起叶修后领冲向铁皮床后的墙——那是唯一铁制的墙。

在刘皓不可置信的眼神下,alpha从叶修手里接过一瓶蓝色烧瓶向铁扔去,瞬间被溶出一个可溶两人通过的洞。

“再见。”







滑翔翼在浅灰色的空中划出一道白痕。

“呼。老王配的那东西不错啊!”叶修被alpha揽在怀里,随手抓了抓被风吹起的刘海,叼着根烟含含糊糊说。

“前辈还是得少抽烟。”alpha不容叶修反抗,便把叶修的烟掐灭缴收。

方才面容平庸的alpha摘下人皮面具,露出一张清秀温和的脸。

“老林你管得真宽。”叶修无奈。

林敬言推推鼻梁上架的眼镜:“这可不是我想管的,但不管你,张副队又得说我。”




tbc.


不要吃鲸,两年前的的坑


评论 ( 74 )
热度 ( 1322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