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永远无法成功的事情




郑轩被黄少天叫出来的时候是极不情愿的。

据他丰富的经验来看,一定是黄少天和叶修又闹了点小矛盾,黄少天要找他明面上的诉苦实际上的秀恩爱。

郑轩瞥了眼菜单,毫不犹豫地点了店里最贵的,说这个这个都给我来一份,反正不是他出钱。他精神上受了折磨,好歹要给胃一点安慰。

服务员先上了一壶温热的茶,郑轩给自己倒了一杯,抿了一口准备听黄少天的长篇大论。

郑轩看向黄少天,黄少天盯着透明茶壶中沉沉浮浮的褐色细长的叶片。

郑轩把一杯茶喝到见底时,黄少天依旧在发呆。但他还是沉得住气的,因为这种现象往往表明着黄少天在酝酿。郑轩觉得即将遭受更大的痛苦,所以他招来服务员,又多要了一份霜花牛肉。

然后黄少天终于开口说了今晚的第一句话,他对服务员说给我来一罐冰啤酒。

不是吧。郑轩小小地惊讶了一下,以前黄少天叫他出来都没沾过酒,顶多来瓶果啤。所以这回可能是来真的了?

黄少天沉默地打开罐子,咕噜咕噜猛灌了两大口。他也不能喝酒,酒一下肚就感觉脑子有点不清楚了。

黄少天的嘴里呼出酒气,混在晚风里一起飘远。

“我真的和他谈不下去了。”黄少天说。

你哪次不是这么说的。郑轩偷偷在心里诽谤,表面上还是嗯了一声,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觉得他对我和对别人都是一样的,完全没有男朋友的感觉。”黄少天烦躁地抓抓头发,两三口喝完啤酒,把铝皮罐子捏瘪了扔到一旁,然后双手握拳在桌子上锤了一下,“不对,我还不如别人。那个周泽楷冲他笑一下喊一声前辈好,他都会走上前摸摸那家伙脑袋说小周可真乖!”

“偶尔表现一下前辈爱嘛。”郑轩安慰道。

“可我刚出道的时候他都没对我这样!嘴贱什么词儿都甩上来!说不了几句就要开始打嘴炮!他怎么一口一个小周老张叫得亲热……”黄少天懊丧地趴在桌上,用手在把自己的头发拨得乱糟糟的,噘着嘴嘟囔道,“他就不会那么温柔地摸我的头,每次都使劲揉得发型都乱了……”

“那是你跟他关系比较好。”涮锅上来了,郑轩丢下两片牛肉,烫了几秒捞出来,沾上酱飞快地塞进嘴里,然后发出满足的喟叹。

“有多好?你说能有多好??关系好那时候他怎么还是向着喻文州的。不说他头次来我们青训营就一直跟在队长后头看,我们出道后比赛上碰着他也是拉着队长说话,完全不在意我。”黄少天吃了两口便没了胃口,兴致缺缺地又要了两罐啤酒。

“大概是全联盟的人叫起来都没你俩的关系好吧,当然不包括苏妹子。”都滚到一起去了谁还能比你们黏糊了。“队长嘛……你看叶神每次不都是先和你打的招呼,然后才是我们,队长之间估计也要有什么交流吧,你别想多了。”

“我就是觉得他完全不在意我!比起我他对打游戏的兴趣明显要大一些!什么时候都是那种不冷不淡的态度,你说我每天这么热脸贴上冷屁股我好受吗!”黄少天把啤酒罐重重摔在桌上,“这日子没法过了!”

“…………你想怎么样?”郑轩小心翼翼地问道。

“分手!绝对要分手!我受不了了!”

“哦……那你……”

郑轩刚想说你可别今天分明天就和好了,就看见黄少天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串。他把上面红白精灵球挂饰取下来扔给郑轩。

“送你了!”黄少天粗声说。

“这是什么?”

“和那家伙买的情侣钥匙扣,现在看着就心烦!你帮我处理了吧!”

黄少天又抓抓头发,灌下最后一口啤酒就起身走人了。

“那个……”郑轩无措地捧起精灵球,望着黄少天逐渐消失背影,有股想把人拦下的冲动,“那什么你还没买单……”






后来叶修也找到郑轩,约出来吃饭谈心。

他说黄少天这性格怎么还是没改,十年前是个小孩子,有个小孩子脾气就算了,怎么现在二十四五的人了,还是这个样子。

郑轩唔唔地应了几声。

叶修说我不就是叫了几声小周,跟人出去吃了一次饭么,再说那餐饭小江也在,他怎么就生气了呢。

恋爱中的青年都是这样吧……郑轩斟酌一番后说。

都跟他恋爱五年了,天天都这样我可真受不了,这次说我跟别人太亲密了,那次嫌我只顾打游戏不关心他。哎你说是小周叫得亲还是少天叫得亲?

少天啊。

是啊!可他说别人也这么叫他的,完全体现不出差别,他还想怎么样?叫少天儿么还是叫天天?可别了我离开北京十多年京腔都磨没了。

要不……你再给他点时间?他会改过来的。

我给的时间够长了,他自己愿意一个人过就一个人过吧,分手就分手。

叶修说完,扔给郑轩一个皮卡丘挂件。

情侣钥匙扣?郑轩问。

送你了,你不要也可以丢了。

叶修颇为嫌弃地看着那个圆滚滚的皮卡丘。





原本以为是两三天就能和好的事,没想到他们一口气冷战了一年。只是他们的第六十八次闹分手,也是时间最长的一次。

看起来这两人真的是分手了,偶尔碰见了也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

后来黄少天退役,那时候黄金一代也差不多退了大半,大家就提议说改个聚会,就叫退役孤寡老人联谊,把相熟的退役选手都叫来了,当然也就包括了叶修。

在众人眼中这两人是铁打的好基友,于是就起哄让他们合唱。黄少天和叶修一人被塞了一个话筒,楚云秀比了一个ok的手势,看这架势是连歌都帮他们选好了。

不唱不行。两人在心里狂翻白眼,唱得十分不走心以至于被提前轰下台。

“什么啊,明明是你们先起的哄……”黄少天揉揉肩抱怨道。

“别,你再唱下去我可能走不出ktv。”张佳乐嘻嘻哈哈道。

然后黄少天缩在左边角落里喝闷酒,叶修躲在右边角落里心不在焉地玩手机。

也许是真的喝多了,黄少天的委屈伴随着酒劲儿一起涌上来。看一眼叶修就难过一下。他自暴自弃地塞了几口葡萄,心想你叶修怎么这么讨厌啊,都一年了怎么还不来找我。又想叶修你凭什么让我这么难过。

黄少天憋红了眼睛,醉醺醺地爬到叶修身边,到底是出于他个人的想法还是本能他已经记不清了,就记得他趴在叶修耳边说你好烦啊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我想死你了。你跟那个什么周泽楷摸头捏脸我就是吃醋了,很不爽,你为什么不关心我你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说到最后,黄少天发泄似的在叶修通红的耳根上咬了一下,然后一路吻到嘴唇,在又热又软的唇边上黏黏糊糊不肯下来。




郑轩一手精灵球一手皮卡丘,想要不要什么时候把这两个约出来好好谈谈,一直冷战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接着他就看到朋友圈里的一张图,下面满屏的yoooo。

昏暗的灯光下黄少天抱着叶修啃。

郑轩面无表情地关了手机,把皮卡丘和精灵球放在一块儿,非常想把这两个小挂饰和那两个一起丢掉,不要再来伤害他。

就说他们会和好的。黄少天和叶修说分手都是骗人的。






评论 ( 27 )
热度 ( 1090 )

© 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